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关键
    橙色从书籍的边沿发出。
  
      散发着只有秦然能够看到的光芒。
  
      【发现技能书:蛇形腿】
  
      【学习条件符合,是否学习?】
  
      “学习!”
  
      秦然给出了毫无疑问的回答。
  
      【学习技能:蛇形腿】
  
      【名称:蛇形腿(基础)】
  
      【属性相关:力量、敏捷、体质】
  
      【技能类别:攻击】
  
      【效果:双腿肌肉、关节可略微变形,略微增加腿部攻击的范围】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徒手格斗.双腿格斗(精通),力量e+、敏捷e+、体质e+】
  
      【备注:以诡异著称的踢腿术,让人防不胜防】
  
      ……
  
      一股灼热的气流游走在秦然的双腿上,他的脑海中出现关于【蛇形腿】的知识,接着一一融入到了身体中。
  
      几秒钟后,当一切停止。
  
      秦然猛地向前踢出了一脚。
  
      嘶!
  
      就在达到这一腿的极限时,秦然大腿上、小腿上的肌肉一拧,膝关节、脚踝一阵抖动,那绷得笔直的脚尖,发出一声好似蛇嘶,实则为肌肉、关节扭动的响声,竟然又向前凸出了5。
  
      “出其不意吗?”
  
      秦然评价着这项稀有级别的踢腿术。
  
      在他的脑海中,已经有了该如何具体使用这项踢腿术的想法。
  
      当然,并不是现在。
  
      至少要达到一个相当的等级才行。
  
      然后,走向了对方掉落的细长的窄剑。
  
      翠绿色的光芒,在上面绽放着。
  
      【名称:扣带之刺】
  
      【类型:剑类武器】
  
      【品质:魔法】
  
      【攻击力:较强】
  
      【属性:1,会心lv1;2,灵巧lv1】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曾是一位刺客的最爱,但它需要佩戴在腰部,才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
  
      ……
  
      【会心lv1:击中要害时,有几率造成多一倍的伤害】
  
      【灵巧lv1:它不会限制你的行动】
  
      ……
  
      “果然是刺客!”
  
      秦然看着【扣带之刺】的属性介绍,不由在心底叹息着。
  
      不论是【蛇形腿】,还是眼前的【扣带之刺】,都是属于出其不意,为刺客们所喜爱的手段。
  
      对于秦然来说,并不介意这样的手段。
  
      但可惜的是,和【扣带之刺】相比较,【野性之魂】更加的重要。
  
      将这把特殊的窄剑放入背包后,秦然转过身看向了愣愣的盯着盖尔阿特尸体的玛丽。
  
      女孩的神情中有着一丝仇恨。
  
      更多的却是茫然。
  
      但是,没有等秦然开口安慰。
  
      女孩拥有的敏锐感知就让她收敛了自己的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盖尔阿特是凶手的?”
  
      她问道。
  
      “就在刚刚!”
  
      “刺杀你母亲的凶手,为的是‘密令’才出手的,但是按照我之前的推断——能够知道‘见面’这件事情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
  
      “除去那位钦差和执行这个命令的下属外,也就只有你的母亲、你和盖尔阿特三人。”
  
      “而那个执行命令的下属,不出意外的话,应当是死士之类,可以排除!”
  
      “在排除了第一个人后,就剩下了你的母亲、你和盖尔阿特!”
  
      “三人中,你的母亲和你都是受害者,最大的嫌疑人自然就成为了:盖尔阿特!”
  
      说着秦然就看向了玛丽。
  
      “还记得他对我的敌意吗?”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在误导我了!”
  
      “他希望我将注意力放在哈威或者普尔其中一人的身上,并且让外界认为我才是那个凶手!”
  
      秦然说道。
  
      “但是,这并不能够说明什么!”
  
      玛丽皱着眉头,有些无法接受秦然的说法。
  
      “是不能够说明什么!”
  
      “事实上,一开始我也被迷惑了!”
  
      “因为,盖尔阿特在一开始安排的很完美,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如何出其不意的杀害了哈威、普尔的!”
  
      “如果没有之后的事情的话……”
  
      秦然没有反驳。
  
      就如同他说的,盖尔阿特在之前做得确实十分的完美。
  
      “你不觉得我们离开斯伍特堡后,盖尔阿特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向我‘说明’一番后,斯伍特堡就被大火所侵蚀,很巧合吗?”
  
      “而且,更巧合的是,这场大火还表露出那个‘凶手’没有得到真正想要的东西。”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演练好的一般,他实在是多此一举了!”
  
      “更加重要的是,他身上的伤痕——这些伤痕是迷惑我的关键点,也同样是让我反应过来的关键点!”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身上比划起来。
  
      那些都是盖尔阿特身上曾经出现的伤口,
  
      因为包扎,他仔细的观察过盖尔阿特的伤口。
  
      所以,在这个时候,秦然凭借记忆,丝毫不差的将那些伤口还原了。
  
      玛丽紧紧的盯着秦然的手指。
  
      “每一道伤口都恰好避过了右手、双腿和要害部位……”
  
      当秦然停下后,她才低下头,自语道。
  
      “嗯。”
  
      “如果不是游刃有余的话,是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而如果游刃有余的话,想要避开这些伤害,也是轻而易举的——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希望自己被伤痕所笼罩,除非他别有图谋……”
  
      秦然点了点头,看着低头不语的玛丽。
  
      犹豫了一下,才继续的说道。
  
      “虽然在动手的那一晚,他在你的食物中下了某种昏睡的药剂,让你在那晚陷入死睡,但他依旧怀疑你的母亲早已知道了一切!而当发现你母亲安排的后手时,更是坚信不疑——所以,他开始又一次的伪装自己,他希望如同之前一样,简单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得到想要得到的。”
  
      “可惜,他错误的估计我到来的时间!”
  
      “如果我再晚到来一阵,斯格耐必然会大举进攻,他将扮演一个身负重伤,却依旧英勇救主的形象——不仅是为了继续蒙蔽你,还有那位隐藏起来的钦差大臣,他需要通过斯格耐的‘嘴’,将一切宣扬出去。”
  
      “盖尔阿特,从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中。”
  
      说完,秦然原地一个纵跃。
  
      他钻入了树冠中,抬手向着树杈上的鸟巢一抹。
  
      一个密封的卷轴出现在了秦然的手中。
  
      同时,系统的提升声响起。
  
      文字开始在秦然的视网膜上显现。
  
      【发现关键任务物品……】
  
      【主线任务改变……】
  
      ps第二更~
  
      颓废这比想象中的还忙……
  
      明天中午的更新放在晚上一起更新……
  
      抱歉地说!(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