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来袭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您是否对我的身份还有疑虑?”
  
  “除去王室秘术外,我还有着其它证明的方式……”
  
  博思科连连说道。
  
  秦然看着滔滔不绝的国王钦差,整个人沉默不语。
  
  他对对方的身份随着之前的证明,早已经没有了疑虑。
  
  但对方想要和他们同行?
  
  秦然可不会这样轻易的答应。
  
  他很清楚对方是一个什么状态。
  
  被追杀!
  
  看看博思科此时的打扮和出现的地方吧。
  
  秦然有相当的把握,这位钦差大臣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哪怕改装易容都逃脱不了追杀,才会到斯伍特堡碰运气的。
  
  一旦答应了与对方的同行,必然会将对方的麻烦转嫁到他和玛丽的身上。
  
  即使这个麻烦本身就是因为玛丽而起。
  
  可这并不代表秦然会无偿的帮助对方。
  
  秦然是讨厌麻烦。
  
  但有一种情况例外。
  
  那就是……
  
  足够的利益!
  
  事实上,在副本世界中,秦然巴不得出现更多的麻烦。
  
  因为,那代表着是足够多的收益。
  
  而这是他一直孜孜不断追求的。
  
  看着沉默的秦然,博思科没有停顿的,话锋一转。
  
  “我愿意宣誓效忠玛丽殿下!”
  
  “当然,我也愿意向2567阁下您给予足够的诚意——五百枚金币怎么样?最多六百,不能够再多了!”
  
  “我并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家族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贵族,我为了维持我两个女儿在勒尔德里的开销,甚至不得不省吃俭用……”
  
  这位钦差大臣显然很聪明,以及相当的厚脸皮。
  
  在揣测出秦然的真实想法后,根本没有犹豫的就开始‘出价’了,而且,还不忘哭诉着自己的近况。
  
  这种行为,让玛丽为之侧目。
  
  就算是早慧的女孩,也不能够理解博思科为什么能够在一瞬间就有着这样的转变。
  
  秦然对此却是相当的淡定。
  
  他曾遇到过比博思科更加不要脸、乃至阴险的人。
  
  并且,因此而吃亏。
  
  所以,他很清楚该如何面对这种人。
  
  只需要铭记:不论对方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只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且为之坚持,以不变应万变就好。
  
  因此,秦然依旧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
  
  只是淡然的看着博思科。
  
  “一千金币!”
  
  “这是足够令人侧目的财富了,一个偏远领地的价格也就是这个价格!”
  
  “不、不,真的不能再多了!”
  
  “一千五百金币!”
  
  “这是我最后的价格了,它已经让我几近付出了所有的积蓄!”
  
  “难道您想要我家族的领地吗?”
  
  “告诉您,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我丢掉了性命!我也不会将它交给您!”
  
  “您能不能换一个条件,或许……我可以将领地分您一半?我至少要给我的两个女儿留下体面的嫁妆,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怎么样?”
  
  面对着沉默不语,一脸淡然的秦然,博思科开始提高着价格。
  
  而且,提升的速度,真的是让一旁的玛丽瞠目结舌。
  
  女孩以自己的‘家’斯伍特堡做为比较,当发现博思科报出一千金币就能够买下包括斯伍特堡连带着周围一大片土地后,看向这位钦差大臣的目光就变得怪异起来。
  
  她的心底,已经开始猜测,对方是如何积累了这么多的财富。
  
  尤其是随着对方报价越高,那种猜测已经偏离了最初的惊讶。
  
  原本只是怪异的目光,变得厌恶起来。
  
  博思科马上发现了女孩的转变,立刻,苦笑连连的说道:“殿下,请您相信我,我以我的名誉担保,我不是蝇营狗苟之人,我的财富都是通过正当手段积累而来,没有做出任何有损贵族荣誉的事情!”
  
  这位钦差大臣语气诚恳。
  
  不过,玛丽显然没有相信对方所说。
  
  感受着眼前王位继承者的目光,博思科的面容越发的苦涩了。
  
  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境,他又怎么会这么做?
  
  “请您相信我!”
  
  再次向着玛丽说了一句后,博思科就将目光看向了秦然。
  
  在他的心底,则是有了打算。
  
  一回到勒尔德里就举家搬往国外,以他的贵族名头,还有领地,足够他逍遥的过完下半生。
  
  毕竟,被一位王位继承者‘误会’,他的前途已经是完蛋了。
  
  甚至,还会有着生命危险,与其担惊受怕,还不如一走了之。
  
  当然了,博思科聪明的没有将想法写在脸上。
  
  他以更加真诚的语气,向着秦然说道:“2567阁下,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够拿出来的,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随着这句话出口,博思科无疑是将主动权全部交给了秦然。
  
  但博思科别无选择,他已经到了生死一刻。
  
  小命跟前,这位钦差大臣可是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的。
  
  而终于等到这个时候的秦然,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剑技,有关双手剑的剑技!”
  
  秦然说道。
  
  “双手剑的剑技?”
  
  “明白了!”
  
  “只要返回勒尔德里,我就为你寻找所有能够找到的双手剑剑技!”
  
  博思科点头道。
  
  “是到达勒尔德里前一刻,我就要看到记载这些剑技的书籍、卷轴!”
  
  秦然强调着。
  
  他的主线任务是护送玛丽前往王都,早有了数次被系统教训经验的他可是明白,假如主线任务没有改变的话,当玛丽踏入王都的一刻,就是他离开副本世界的一刻!
  
  他可没有时间等待博思科返回勒尔德里再去搜索。
  
  不过,这却让博思科心底却是一紧。
  
  这位钦差大臣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跑路的心思被看穿了。
  
  但细看秦然的表情,却又无法发现什么。
  
  心底泛起嘀咕的博思科,只能有用苦笑来掩饰自己。
  
  “您这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好吧、好吧,我会尽力的!”
  
  还想用更多言语来试探的博思科,当发现秦然的脸上浮现一片冷意的时候,立刻见风使舵的答应下来。
  
  然后,这位钦差大臣才发现,秦然的视线看向的是他身后。
  
  或许博思科在战斗方面一无是处。
  
  可担任国王私人顾问的博思科,对于一个人的眼神、神情的变化,那真的是无比的了解。
  
  他能够清晰分辨的出,秦然此时眼神中的杀意、警惕。
  
  是什么让秦然有着这样的眼神?
  
  敌人!
  
  只有这样一个答案。
  
  因此,下一刻——
  
  “救命啊!”
  
  博思科想也不想的就发声大喊,在玛丽鄙夷的目光中,连滚带爬的躲到了秦然身后。
  
  簌、簌簌!
  
  一阵令人后背汗毛直竖,头皮发麻的细碎的响声出现在了不远处的丛林中。
  
  当玛丽看清楚是什么发出这样的声音时,脸色就是一白。
  
  PS第一更~
  
  颓废真心觉得自己老了,在朋友那只是帮忙了两三天,今天醒来就发现自己全身发软,好似身体被掏空一般……
  
  T.T(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