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单骑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施法失败?
  
  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了秦然心底。【△網WwW.】
  
  他看着放弃了默念,而是大声颂诵咒语的范德尔,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
  
  很明显,眼前的施法失败,与那位简妮.詹姆士女士是分不开的。
  
  对方应该早就猜到了自己弟弟詹姆士八世的安排。
  
  毕竟,这不难猜。
  
  这位国王手中能够动用的牌并不多。
  
  除去眼前的范德尔外,几近没有。
  
  之前锲而不舍的追杀,也不是针对他们,而是为了麻痹詹姆士八世。
  
  好让这位国王干脆的派出范德尔。
  
  接着?
  
  自然是除掉詹姆士八世。
  
  被当做护盾的范德尔离开了詹姆士八世的身边,简妮.詹姆士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
  
  至于范德尔?
  
  那位女士似乎不担心范德尔的报复。
  
  看看再次施法失败的范德尔吧。
  
  秦然有把握简妮.詹姆士已经准备好了让范德尔无法轻举妄动的措施。
  
  而一切就如同秦然猜测的那样。
  
  再又一次施法失败后,范德尔明亮恶双眼中浮现了黯然。
  
  “大师?”
  
  同样察觉到不对的博思科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的妻子背叛了我!”
  
  “连接这个传送阵的房间,只有我和她能够进入——而且,除了她之外,没有人能够破坏传送阵。”
  
  范德尔说出来一个令博思科和玛丽无比震惊的话语。
  
  而在震惊过后,博思科、玛丽不分先后的想到了詹姆士八世。
  
  “那陛下?”
  
  博思科焦急的问道。
  
  玛丽紧张的看着范德尔。
  
  “我在陛下的卧室布置了防御魔法阵,就算那位派出所有手下,大概也能够支撑三个小时左右,可是从雷霆要塞前往王都,骑最快的马也要五个小时,而且,那位既然孤注一掷了,就不会让我们安然的赶到王都!恐怕,现在雷霆要塞已经戒严了,我们……”
  
  之后的话语范德尔没有说明。
  
  但在场的人却是全都明白了。
  
  “完了、完了!”
  
  博思科彻底的瘫软在地。
  
  如果让简妮.詹姆士得势,以那位狠辣的手段,他这个国王的钦差、顾问绝对是不得好死的。
  
  但此刻,博思科想到的却是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她们会是什么下场?
  
  那可怕的猜测,让博思科全身颤抖起来。
  
  玛丽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仿佛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
  
  蓝色如同宝石般瑰丽的双眸,在这一刻失去了光彩。
  
  一直以来支撑她的信念,在这一刻倒塌了。
  
  她只是想要见一见自己的父亲。
  
  但命运的残忍,却让这个小小的渴求,变得难以实现。
  
  泪水溢出了眼眶。
  
  玛丽没有出声,就这样的流泪。
  
  不是放声哭泣。【△網WwW.】
  
  但却比哭泣,更让人心疼。
  
  范德尔愧疚的看着玛丽,他想要做些什么,可什么都做不了。
  
  妻子的背叛,让他一下子失去了所有。
  
  他没有了瞬息千里的能力。
  
  也没有了反抗那位的心思。
  
  背叛了她的妻子,还……
  
  怀着他的孩子。
  
  他期盼已久的孩子、继承人。
  
  抱歉!
  
  又一次的在心底道歉后,范德尔转过了身。
  
  有着沃伦最强巫师称号的他,在这一刻是软弱的。
  
  而这样的举动,让博思科更加的绝望了。
  
  钦差大臣敏锐的发现了范德尔的想法。
  
  无力感充斥在他的身体中。
  
  博思科忽然发现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话术’‘察言观色’是这么的无用、讨厌。
  
  他宁肯自己看不出对方的想法。
  
  或者……
  
  换成剑术!
  
  因为,那样他至少可以一拼。
  
  而现在?
  
  低沉、哀鸣的笑声,满是自嘲的响起。
  
  如同是乌鸦一般的叫声。
  
  呜!
  
  玛丽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哽咽声,牙齿下,嘴唇上血迹斑斓,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她抬手擦了擦,然后,握紧了腰间的佩剑。
  
  女孩在内心告诉着自己要坚强。
  
  她失去了母亲。
  
  她失去了父亲。
  
  但她还有仇人!
  
  她要报仇!
  
  女孩深吸了口气,想要说些什么。
  
  可一只手掌在这个时候放在了她的头顶。
  
  温暖的感觉,一瞬间就灌注到女孩全身。
  
  她抬起头,看着眼前年轻、稚嫩的面容。
  
  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
  
  平静的让人心安。
  
  淡然的让人信任。
  
  莫名的,控制不住的话语脱口而出。
  
  “救、救救他!”
  
  秦然低下头,看着泪流满面的玛丽,耳畔满是那充斥着哭腔的哀求。
  
  眼前的身影似乎与某个身影重合了。
  
  ‘妈妈、爸爸,你们在哪?’
  
  ‘为什么不要我了!’
  
  ‘我想要妈妈、爸爸。’
  
  ‘我很乖的,妈妈、爸爸你们快点来接我,好吗?’
  
  ……
  
  狭窄房间内,幼小的身影不住的哭泣。
  
  一直到眼泪流干。
  
  一直到认清现实。
  
  那种滋味,真的是太难受了。
  
  难受到,秦然现在都能够感觉到胸腔内心脏的疼痛。
  
  针扎、剑刺、刀割般的疼。
  
  疼!
  
  疼!
  
  疼!
  
  咚、咚、咚!
  
  剧烈的疼痛让【融合之心】急速的跳动起来。
  
  就好似是一面被敲响的战鼓。
  
  鼓声震天中,欲.望之兽开始发出低低的咆哮声,宛如是受伤的野兽。
  
  滔天烈焰中,背生双翼的身影低吟悲鸣。
  
  然后,野兽睁眼,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及色.欲喷涌而出。
  
  然后,身影怒展双翅,混沌、蛮横的气息横扫寰宇。
  
  它们化作最本源的力量。
  
  一场风暴在秦然体内出现。
  
  一闪即逝。
  
  但是却驱除着疼痛。
  
  驱除着自怨自艾。
  
  驱除着……
  
  即将诞生的痛苦回忆!
  
  秦然用力揉了揉女孩的头顶。
  
  金色长发的触感柔柔的,软软的。
  
  “好!”
  
  他轻声说道。
  
  绝望的博思科抬起头傻傻的看着秦然。
  
  沃伦最强巫师范德尔猛地转过了身,开始又一次打量着秦然。
  
  两人的目光,都带着不可思议。
  
  “2567阁下,你或许不知道……”
  
  范德尔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停下了。
  
  因为,秦然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话语。
  
  转身向着雷霆要塞走去。
  
  “要单骑闯关吗?”
  
  “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不可能、不可能……”
  
  范德尔一怔,然后,摇了摇头。
  
  只不过那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微不可闻。
  
  博思科怔怔的看着秦然的背影,双拳猛地捏紧。
  
  玛丽看着秦然的背影,嘴唇微张。
  
  然后……
  
  哇的一声,她痛哭失声。
  
  PS第一更~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