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冲!
    风沿着赫尔山脉而起。
  
      由北向南,由小渐大,灌入了整条山脉间,唯一的峡谷中。
  
      峡谷无名。
  
      要塞有名——
  
      雷霆!
  
      一座完全由石头砌成的防御工事,历经沃伦王室三十年的时间,花费了巨大的人力、财力后,出现在了峡谷中,成为了沃伦王都勒尔德里的屏障。
  
      三千常驻的职业军人则让这座要塞越的牢不可破。
  
      即使是来自草原的强敌,也屡屡在这里折戟沉沙黯然而回。
  
      这更让沃伦人坚信,雷霆要塞是牢不可破的。
  
      不过,此刻,雷霆要塞却是如临大敌。
  
      吊桥被拉起。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走上了城墙。
  
      一队队骑兵在城墙后待命。
  
      一台台战争机器被从仓库中拉出。
  
      只因为,两个小时前从军部传来的一纸密令:一天时间内,阻拦任何想要通过雷霆要塞的人!
  
      擅自闯关者……
  
      杀!
  
      ……
  
      呼、呼!
  
      从谷口灌入的风越来越大。
  
      那呼啸声如打雷般,震耳欲聋。
  
      吹打在脸上,更让人感觉一阵生疼。
  
      但站在城墙上的一队队士兵,却坚挺如长矛、标枪,手中刀出鞘,弓上弦,杀气腾腾的看着远处。
  
      一道孤零零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谷口。
  
      黑色的斗篷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斗篷上一根根黝黑的羽毛,在月光下散着别样的光亮。
  
      浑浊、黯淡。
  
      仿佛在午夜坟场亮起的幽冥鬼火。
  
      不详之感,弥漫在士兵们的心头,让他们好似刀锋般的杀气为之一滞。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道身影动了。
  
      度飞快,犹如奔马。
  
      由远而近,数个呼吸间,就冲到了雷霆要塞前,那道身影完全没有停留的意思,一跃而起,直奔城墙。
  
      “放箭!”
  
      城墙上的守将高声下令。
  
      嗖嗖嗖!
  
      箭矢如雨,瓢泼而下。
  
      黑色的天空,瞬间被金属的锋芒所充斥,径直的淹没了那道跃起的身影。
  
      万箭穿心!
  
      目睹着这一幕,守将、士兵们这样想道。
  
      不自觉得,被不祥之感所影响的他们全都在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但是,下一刻,他们的这口气就被堵在了心口。
  
      他们瞪大双眼看着充斥夜空的锋芒被打乱!
  
      看着那道身影在箭雨中破空而出!
  
      “放箭!”
  
      “放箭!”
  
      守将不停的大吼。
  
      可完全的没有任何作用,一层无形的力场阻挡着箭矢的攻击,让所有的箭矢都无功而返。
  
      也不能说什么作用都没起。
  
      至少,那跃起的身影已经力尽要下落了。
  
      守将一喜。
  
      不过,这份欣喜仅仅存在了不到一秒钟,就被那道身影不需要脚踏实物的凭空跃起所打破了。
  
      “怎么可能?!”
  
      连续出现违反常识的事情让守将惊呼出声。
  
      甚至,连那道身影手中射出蛛丝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现蛛丝粘在城墙上,拽着那道身影靠近时,一切已经晚了。
  
      “砍断蛛……”
  
      噗!
  
      守将的话没有说完,身躯就被一柄暗红色的巨剑所斩断。
  
      而握剑的秦然,登上了城墙,黑色的眸子扫视着眼前的士兵。
  
      上级被击杀的士兵,并没有鸟兽散。
  
      相反,久经沙场的士兵们做出了最快的反应。
  
      “杀!”
  
      几近齐声的呼喊。
  
      一支支长矛直刺秦然。
  
      一瞬间,前后左右都是夺人性命的锋锐。
  
      但就如同那无用的箭矢一般,这些锋锐的长矛依旧没有作用,在刺到秦然身体前一寸,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止。
  
      与之相反的却是【狂妄之语】的劈荆斩锐。
  
      锵!
  
      金属切割的响声中,一支支长矛就这样的被切断了。
  
      一同被切断的还有握着长矛的人。
  
      妖异的光芒,在剑身上不住闪烁,随着秦然的脚步,在黑夜中划过一道又一道暗红色的光芒。
  
      鲜血很快浸满了这片城墙。
  
      一具具被斩断的尸体,肆意丢弃。
  
      但雷霆要塞的士兵仍然前仆后继的冲向秦然,阻止着秦然的前进,就如同是长江大河中的潮水。
  
      可一切都是无用的。
  
      如果说雷霆要塞的士兵是长江大河,秦然就是一座截流的大坝。
  
      不论江水多么的浩大,在他这里都被截断。
  
      不论江水多么的凶猛,都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直到……
  
      江******!
  
      噗!
  
      【狂妄之语】从左到右一剑横扫。
  
      挡在秦然身前的三个士兵被拦腰斩断,与此同时,左右与后面士兵的长矛则刺在了他的身上。
  
      铛、铛!
  
      响亮的击打声中,随着【普鲁斯之披甲】的消失,【卓越之铠】开始显示着自己强大级别的防御力。
  
      可这样的一幕,却让城墙上的士兵们感到绝望。
  
      没有了神秘力量的支撑,却依旧无法攻破眼前人的防御。
  
      而他们则被眼前人杀鸡屠狗般的斩杀着。
  
      哪怕是沙场老兵,在这个时候,心理也达到了极限。
  
      【卓越之铠】就如同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城墙上的士兵们胆怯了。
  
      被称之为精锐的士兵们后退了。
  
      他们为秦然让开了一条路。
  
      秦然看清楚了这条城墙下通往雷霆要塞内城墙的道路。
  
      宽阔、修长。
  
      在这条道路的尽头,五百人的骑兵已经集结完毕。
  
      金属的盔甲,明亮耀眼。
  
      笔直的长枪,高高举起,似乎要刺破苍穹。
  
      战马膘肥体键,不住嘶鸣。
  
      没有停留,秦然一跃而下。
  
      呜!
  
      沉闷的号声中,伴随着大地的震动,五百骑兵动了冲锋。
  
      举起的长枪平放而下,对准了那仅有的目标。
  
      他们要将刺穿秦然的身躯,然后,再将秦然踏成肉泥。
  
      尤其是当看到秦然径直的冲向他们后,感觉尊严被挑衅的骑兵们,将这样的想法当做了唯一的念头。
  
      大地的震动越的强烈了。
  
      地面的石子都开始跳动。
  
      但却不是由这些骑兵的战马出。
  
      而是来自,秦然。
  
      或者,准确的说是秦然身后出现的虚影。
  
      巨大的犀牛虚影,无比畅快的嚎叫着。
  
      它似乎回到了自己最熟悉的世界,迈开粗壮有力的四肢奔跑着,不停的奔跑,不停的越。
  
      任何挡在它前面的存在,都要一击而碎。
  
      哪怕是……
  
      千军万马!
  
      ps第二更~
  
      颓废想吃牛肉了……
  
      T.T(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