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幻.惑
砰!
  
  最前排的骑兵与秦然撞在了一起,巨大的爆裂气浪中,四周的骑兵人仰马翻,就仿佛是,海浪排在了巨石上,化为了朵朵浪花一般。
  
  而与之硬碰硬的骑兵,更是连带着坐下战马化为了一团血雾。
  
  接着……
  
  砰砰砰!
  
  爆裂接二连三的出现了。
  
  一条笔直的、充斥着鲜血的道路,从骑兵队伍中显现。
  
  秦然宛如一般锋锐无匹的刀子,将整支骑兵队伍一分为二。
  
  “可恶!”
  
  内城墙守将,看着这一幕,重重的一拳打在了身旁的岩石墙壁上,盯着横扫披靡的秦然,他的面容狰狞。
  
  做为军务大臣的心腹,这位守将很清楚己方阵营现在正在做什么。
  
  成功了,是荣华富贵。
  
  一旦失败,就是万劫不复。
  
  不能失败!
  
  想到失败的下场,这位守将心底有了决断。
  
  “放滑车!”
  
  守将低吼着。
  
  传令兵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内城与外城空地上的骑兵们。
  
  “我说放滑车!”
  
  内城墙守将又一次的强调着。
  
  “是!”
  
  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让传令兵一咬牙拿起了身边的火把,向着两侧山壁回旋晃动。
  
  咔、咔咔!
  
  一阵阵机簧声中,在与雷霆要塞相连的赫尔山脉、峡谷山壁两侧,一个个洞口在黑暗中显现。
  
  一辆辆需要二十人才能够推动,长三米,宽两米,高也两米,看起来四四方方,内里装满了石头的车子被推上了各自的轨道。
  
  然后,顺着山壁预留下的坡度,一推而下。
  
  轰隆隆!
  
  犹如平地一声雷。
  
  在骑兵们惊骇、无法置信的目光中,足足百辆滑车,从山壁上沿着预定的轨道,带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冲击力,笔直的滑下。
  
  冲下的滑车,完全占据了内城与外城间的空地。
  
  任何在这片空地上的人,都将被蕴含着万钧之力的滑车碾成肉泥。
  
  骑兵们深知这一点。
  
  所以,他们惊慌失措。
  
  因为,在这片空地上,完全没有躲闪的余地。
  
  除非……
  
  不少骑兵看向了天空。
  
  可惜的是,那是他们遥不可及的地方。
  
  但面对生命的危险,任何人都不会轻易的放弃。
  
  骑兵们开始脱下沉重的金属盔甲,减轻着自己的负担。
  
  不过,绝大部分的骑兵才脱掉一半的时候,滑车已经碾过了他们的身躯,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响动声中。
  
  一滩混杂着扭曲金属的血肉出现在原地。
  
  去势不止的滑车,则带着两道鲜红,继续的前行。
  
  撞在第二个、第三个骑兵的身上。
  
  而仅有少数几个高高跳起的骑兵,却即刻被火球击中,从空中掉落,让滑车碾碎。
  
  远处,内城墙上。
  
  四个足有三米高,四壁雕刻着繁复花纹,有着一个狰狞似狮口,又似虎嘴的战争机器正从中冒着黑色的浓烟。
  
  “混蛋!”
  
  “不是我们自己人!”
  
  “盯紧他!”
  
  “是他!”
  
  内城墙守将连连吼道。
  
  将全部注意力放在秦然身上的对方,完全没有理会这一丁点异常。
  
  内城墙守军只知道,在损失了五百骑兵的前提下,如果他还不能够把秦然干掉的话,就算他是军务大臣的心腹,也同样完蛋。
  
  那位严苛的上司绝对会把他一撸到底。
  
  甚至,送进专门针对军官的黑牢。
  
  这是他绝对不想要看到的。
  
  干掉他!
  
  干掉他!
  
  为了不进入那个可怕的地方,内城墙守将此刻只剩下了这个想法。
  
  因此,从一开始他就紧紧的盯着秦然。
  
  直到……
  
  秦然被滑车穿过。
  
  没错,就是穿过!
  
  站在那里的秦然如同是一个不存在的幻影般。
  
  “什么?!”
  
  “那个家伙去哪里了?”
  
  内城墙守将揉着双眼,确认留在原地的秦然只是一个幻影后,立刻高声喝问着。
  
  周围的士兵,立刻四处寻找。
  
  很快的,就有了结果——
  
  “天上!”
  
  一旁的士兵则再次看到半空中的秦然。
  
  “射击!射击!”
  
  内城墙守将对着操控着战争机器的士兵们喊道。
  
  顿时,火星子从浓烟中显现,战争机器纷纷瞄准了站在空地上不动的秦然。
  
  下一刻。
  
  呼、呼、呼!
  
  一连四颗足球大小的火球直射秦然,将秦然淹没在了火焰中。
  
  “哈哈哈!”
  
  看着被淹没其中的秦然,守将放声大笑。
  
  干掉了!
  
  他终于干掉对方了!
  
  这下他的地位算是保住了。
  
  但是,还没等这位守将的笑声停下,一柄暗红色的双手巨剑就从阴影中刺出,直接将其穿在了剑锋上。
  
  “怎、怎么可能?”
  
  守将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秦然。
  
  他刚刚明明看到秦然被火焰击碎了。
  
  不是最初的幻影!
  
  他可以无比的肯定。
  
  可是为什么秦然会出现在他面前?
  
  噗!
  
  秦然没有任何回答敌人疑问的意思,他手一挥,【狂妄之语】横切而出,将眼前的守将一分为二后,整个人就向着内城墙的另一端冲去。
  
  那里是通往沃伦王都勒尔德里的必经之路!
  
  内城墙守将到死为止也不可能知道,最初的幻影是来自一件名为【戏法海螺】的恶作剧道具,之后的幻影则是【傀儡幻象之戒】制造的,那宛如真实一般的幻影,欺骗了在场所有的人,让秦然凭借着超凡级别的【潜行】,借着黑夜与纷乱战场的掩护,顺利的到达了城墙之上。
  
  与外城墙上的士兵一样。
  
  这里的士兵同样围拢了上来。
  
  他们刀剑出鞘,准备搏命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
  
  “跑啊!”
  
  “他是巫师!”
  
  “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
  
  这样的喊声传来了。
  
  一个操控战争机器的士兵转身就跑。
  
  就如同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扔进了一颗石子,层层涟漪从士兵们的心底泛起。
  
  当第二个士兵跟着逃跑时,原本气势凝重满含杀意的士兵们,彻底丧失了斗志,他们惊慌失措的为秦然让开了前进的道路。
  
  秦然诧异的看着第一个和第二个逃跑的士兵。
  
  敏锐的直觉,告诉着他两人有猫腻。
  
  可这个时候,即使心中有着疑惑,他也完全没有时间去想这些。
  
  一纵身,秦然从内城墙上跳下。
  
  而就在他纵身一跃,离开内城墙的刹那,系统提示开始接连不断的响起。
  
  PS第一更~
  
  今天三更,颓废求月票!(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