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四章 快剑
    黑暗,充斥四周。
  
      夜枭随着时间到来而消失。
  
      秦然一个人站在黑暗中,眯起了双眼。
  
      眼前的黑暗,应该是超自然黑暗,不然的话,以他达到c+级别的感知,哪怕是在无月的暗夜中,也能够模糊的看到周围才对。
  
      “遮蔽了视觉吗?”
  
      眯起双眼的秦然眉头一挑,脚步微微一错。
  
      嗖!
  
      一道劲风擦着他的身躯而过。
  
      箭矢!
  
      秦然根据经验,很轻松的判断出了攻击的方式,以及方向。
  
      不过,秦然并没有着急的追去。
  
      他在猜测敌人的意图。
  
      如果仅仅是为了出其不意的攻击,就制造一大片超自然黑暗的话……
  
      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
  
      以王宫这种复杂的建筑群,布置上一群弓箭手,完全可以做到相同作用的攻击。
  
      根本不值得这样的大张旗鼓。
  
      要知道,超凡级别的【潜行】也只不过是制造一片半径五米的超自然黑暗,虽然没有时间限制,但却极为消耗体力,而眼前黑暗的面积要远远的超出【潜行.阴影斗篷】的面积,要保持这样的状态,消耗的魔↖法材料,绝对是不可小觑的。
  
      “黑暗遮掩了我的视觉。”
  
      “因为,对方的布置,不能够曝光!只要被看到的话,就会不起作用!”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
  
      “陷阱!”
  
      “可用肉眼识别的陷阱!”
  
      秦然深吸了口气。
  
      转身向着与箭矢射来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不相信这片黑暗能够将整个王宫都笼罩。
  
      如果真的是那样,对方的实力根本不需要故布疑阵。
  
      嗖嗖嗖!
  
      箭矢接连不断的从秦然身后射出。
  
      表现出的紧迫感,连秦然这个被攻击者都能够感受到。
  
      不过,这些箭矢注定是无用的。
  
      左躲右闪,秦然不断的向着自己选定的方向而去。
  
      连续射出了三十多支箭矢后,射击停止了。
  
      但是,攻击却没有。
  
      秦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黑暗’正在流动。
  
      仿佛是风吹过了肌肤。
  
      “这是?”
  
      秦然一怔。
  
      身在敌人的布局中,任何的变化,都是值得在意的。
  
      可还没有等秦然想清楚眼前的变化代表的是什么,一阵巨响就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轰!
  
      并不是爆炸。
  
      而是被河水冲塌的大坝响声。
  
      接着……
  
      急速的水流淹没了秦然,眼前的黑暗纷纷的散去。
  
      他看清楚了自己身处的位置。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身处的东西内。
  
      一颗硕大的,半径超过五米的水球。
  
      而在水球外,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身着华丽衣物,手持弓箭,腰间挂着长剑,面容普通的中年人,但气质却极为不凡,一看就是身居高位。
  
      另外一个则是一身长袍,面容枯槁,嘴角还带着一丝鲜血,让对方看起来更加的凄惨。
  
      “之前的震慑是谁?”
  
      秦然打量着中年人,又看了看因为面容枯槁反而看不出具体年纪的巫师。
  
      他有些无法确定之前他感受到的震慑出自谁身上。
  
      不过,有一点秦然却是可以确定。
  
      那位面容枯槁的巫师,非常的怒火。
  
      “该死!”
  
      “让我不得不改变魔法陷阱……”
  
      “品尝窒息的痛苦吧!”
  
      “不用挣扎了,我的‘水’,不仅‘沉重’,而且夹杂了一些‘毒’,你根本无法挣脱的!”
  
      “你马上就要死了!”
  
      面容枯槁的巫师,怒视着秦然。
  
      对方语如连珠,却让秦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一切都如同他预料的那样。
  
      这样的陷阱布置实在是不够高明。
  
      但,陷阱本身却让人惊叹。
  
      他感受着周围水对他的挤压之力,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恐怕早就在这样的压力下脏腑受伤了吧?
  
      明明只是一颗半径超过五米的水球,单给秦然的感觉却好似坠入深海。
  
      不过,秦然的惊叹也就只有这一点了。
  
      至于对方嘴中的窒息?
  
      对于拥有【睿德穆兰之皮】的秦然来说,大海中,他都能够自由呼吸。
  
      而毒素?
  
      b级别的体质和【邪异之体】,令他完全无视了这些必定属于较强级别之下的毒素。
  
      下一刻,秦然就在对方无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缓步的走出了水球。
  
      构成水球的‘水’极为沉重不假。
  
      但秦然的力量属性已经达到了b!
  
      一个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程度,面对这些‘重水’,他最多就是有些费力而已。
  
      “怎么会?!”
  
      面容枯槁的巫师瞪大了双眼。
  
      对方连声低呼,根本搞不明白,秦然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以后,对方也不可能明白了!
  
      锵!
  
      寒芒闪过。
  
      巫师低下头,看着.穿.胸而过的长剑,拼尽最后一点力气看向了身后的人。
  
      “霍、霍利!”
  
      巫师不甘的低吼着。
  
      可却是完全无用。
  
      随着军务大臣抽出长剑,巫师的尸体栽倒在地。
  
      “只会玩弄一些被人一眼看穿的小把戏,简妮的身边可不需要这样的废物!”
  
      中年人缓缓的说着,目光看向了秦然。
  
      “你在愤怒?”
  
      “因为,我杀了这个废物?”
  
      “你不会质问我为什么要杀了一个废物吧?”
  
      “废物……本身就该死,尤其是痴心妄想的废物!”
  
      霍利饶有兴致的说道。
  
      “我在愤怒,你抢了我的目标!”
  
      秦然语气评价的说道,看向对方的目光则是带上了一分郑重。
  
      如果说之前秦然还在猜测他在王宫门外感受到的震慑是谁发出的话,那么随着对方之前的一剑,却是不需要再猜测了。
  
      霍利。
  
      这个名字,秦然曾听博思科说过。
  
      简妮.詹姆士最坚定的拥护者。
  
      沃伦王国的军务大臣。
  
      只是,秦然有些想不到,对方的剑术竟然这么高超。
  
      那一剑的速度!
  
      可是比他的挥剑速度还胜过一筹!
  
      即使因为【狂妄之语】很是沉重,且有着【卓越之铠】的负担,可秦然b级的力量和b级别的敏捷却不是假的。
  
      简单的说,对方的敏捷至少是b级别之上!
  
      “真正的阻挡者来了吗?”
  
      秦然心底暗道。
  
      然后,他马上双手握紧了【狂妄之语】。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霍利身上气息的变化。
  
      杀意!
  
      冰冷、锋锐的杀意弥漫在霍利的身上。
  
      “是吗?”
  
      军务大臣轻声自语着。
  
      下一刻,军务大臣就消失在了原地。
  
      快!
  
      比之前的一剑,还要快!
  
      而,秦然更快!
  
      因为……
  
      秦然最擅长的并不是双手巨剑。
  
      ps第二更~
  
      颓废求月票~求订阅~
  
      再次推荐颓废的公众号:吃货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