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入侵
    雷霆要塞失守?
  
      草原人入侵?
  
      在听到这样消息的瞬间,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在雷霆要塞内经历的异常。
  
      战争机器仿佛示警一般的提前射击。
  
      内城墙上士兵拼死一战时,出现的逃兵,引的毫无预兆的溃败。
  
      “这么想来……”
  
      “那些人应该是草原人的奸细了!”
  
      秦然深吸了口气,目光看向了视网膜接连不断出现的提示。
  
      【触特殊事件!】
  
      【玛丽返回王都,主线任务视为成功!】
  
      【是/否选择5分钟后离去?】
  
      ……
  
      看着眼前的文字,秦然不由眯起了双眼。
  
      “可以选择离去?”
  
      “那如果出现了特殊副本的话,会是什么模样?”
  
      秦然猜测着。
  
      答案却是从心中浮现。
  
      沃伦一定会被灭国。
  
      而玛丽和玛丽的父亲?
  
      最好的局面,就是能够逃脱,组织起一些反抗力量。
  
      以秦然对玛丽的了解,如果女孩顺利逃脱了,对方一定会这样干。
  
      至于无法逃脱?
  
      那自然是最坏的局面了。
  
      死亡!
  
      甚至……更残酷!
  
      想象着可能会出现的局面,秦然抬起头,目光看向了寝宫,感知大幅下降的他,无法听清里面的话语声。
  
      但秦然肯定,玛丽一定不会是痛哭流涕!
  
      女孩绝对是在质问着沃伦国王。
  
      而大致的内容秦然自然猜到了。
  
      结果,秦然也猜到了。
  
      玛丽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早已经说明一切。
  
      “唯一的亲人吗?”
  
      秦然呢喃自语着。
  
      忽然间,他对究竟是哪一个结局失去了兴趣,他也不想要等到下次以进入特殊副本世界的方式来确认他的猜测。
  
      那实在是太慢了!
  
      他可等不到那个时候!
  
      也不愿意等到那个时候!
  
      因为,他还有着另外的选择!
  
      “果然,告别还得亲口说出才行啊!”
  
      秦然轻笑着,勉力支撑自己站了起来。
  
      他的脑海中,不停的转动起来。
  
      “如果选择不离去的话……”
  
      “我应该会顺势加入到对抗草原人的队伍中,可之前的战斗,早已经让王都的防卫力量变得不堪一击,这样的战斗必然会很艰难!”
  
      “不过,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
  
      “越艰难的过程,越高的通关评价!”
  
      秦然笑着灿烂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不离去!”
  
      他这样的说道。
  
      立刻,系统提示就给出了回应。
  
      【鉴于玩家选择,特殊主线任务出现……】
  
      【主线任务:三天内,击溃草原入侵者的先锋!】
  
      (标注1:触特殊时间,通关评价提升)
  
      (标注2:完成特殊主线任务时,通关评价将大幅提升)
  
      ……
  
      “三天?先锋?”
  
      秦然看着简短的任务提示,联想到了更多。
  
      “也就是说,三天后很有可能大部队出现在雷霆要塞外吗?”
  
      “雷霆要塞、雷霆要塞……”
  
      秦然手指摩擦着下巴,忽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似乎,并不难!”
  
      秦然低声自语着。
  
      吱呀!
  
      远处寝宫的大门推开了。
  
      博思科面带惊慌的跑出,一把抓住报信者,细细的询问着。
  
      在他的身后,则是玛丽和一位面容苍白的中年人。
  
      不过,当秦然细细打量后,才现中年人这个词汇,放在对方的身上并不准确。
  
      对方的面容看起来应该是四十多岁,但是眼角的皱纹,花白的头,看起来却像是老年人一般。
  
      而当对方走一步,就需要停留一秒,喘息数下后,老人一词更是实至名归了。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双目中却有着一丝威仪。
  
      詹姆士八世!
  
      对方的身份一目了然。
  
      “感谢您为我和沃伦所做的一切!”
  
      “但现在不得不再次拜托您……”
  
      “希望您能够带玛丽离开这里!”
  
      詹姆士八世声音有气无力,但语气去很坚定。
  
      走到秦然身旁,搀扶着勉力站立的玛丽,则是全身一颤。
  
      秦然清晰的感受到,玛丽握着他手臂的手掌一紧。
  
      早慧的女孩听到了之前的消息。
  
      事实上,那种分贝的声音,早已传遍了整个王宫,只要不是聋子就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因此,女孩很清楚自己这个仅见过一面的父亲要干什么。
  
      她想要阻止。
  
      却不知道该如何做。
  
      “抱歉,玛丽!”
  
      詹姆士八世看着女孩,面带愧疚的说着。
  
      下一刻,这位国王就看向了博思科,面容也变得严肃起来。
  
      “博思科,帮助我召集能够召集的士兵,我要登上城墙!”
  
      “我尽可能的为你们争取更多的时间……你带着家人和更多的平民,赶快离开勒尔德里吧!草原人大部队的目标是我和这座城市,他们不会追逐你们!而眼前只是小部分的先锋部队,是无法阻止你们离开的!”
  
      詹姆士八世说道。
  
      “陛、陛下!”
  
      博思科双眼泛红的单膝跪地。
  
      国王的私人顾问,明白了国王的选择。
  
      他仅仅抿着嘴,被眼泪模糊了的双眼,看着眼前虚弱的王者。
  
      如果没有简妮.詹姆士的话,眼前的王者一定带领着整个沃伦都变得强大无比了,而不是现在的……亡国!
  
      “别哭,沃伦还不到亡国的时候,至少你会带走一部分火种!”
  
      “那些贵族虽然混蛋,但也会带走一部分!”
  
      “我虽然无法亲眼见到火种变成烈焰的时候,但我的灵魂会在这里等待,等待着勒尔德里的重建!”
  
      草原人经过的城市不会存在。
  
      就好似他们喜欢以一次又一次的屠杀来震慑外族一般。
  
      屠城也不过是随意而为。
  
      之后的焚烧,更是必然的。
  
      詹姆士八世抬头看着代表着沃伦王室威严的宫殿。
  
      他在最后铭记着沃伦王室的尊严。
  
      然后,选择荣耀的战死。
  
      当他头戴王冠,拿起权杖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觉悟。
  
      博思科再次向国王行了一礼,就准备离开召集士兵了。
  
      虽然他知道,这个人数不会太多。
  
      但有总比没有好!
  
      “等等!”
  
      就在博思科刚迈步的时候,秦然阻止道。
  
      “你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吧?”
  
      “剑技,你能够找到的所有双手剑的剑技!”
  
      秦然看着面带愕然的博思科十分认真的说道。
  
      “都到了这个时候,您……”
  
      “好吧,我会为您带来的!”
  
      博思科本能的就要反驳,但是看到秦然认真的神情后,立刻无奈的叹息着。
  
      他不理解秦然到了这个时候,为什么还在斤斤计较这些。
  
      但想到秦然之后‘护送’玛丽的任务,他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对了,帮我准备一辆马车和驱除诅咒的东西!”
  
      “有人抢了我的战利品,我认为我需要去用我的剑告知一下他们,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秦然再次叫住了离去的博思科,缓缓的说道。
  
      “什么?!”
  
      博思科脚步一顿,转过身不可置信的看着秦然。
  
      准备赴死的詹姆士八世则瞪大了双眼。
  
      哀伤的玛丽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了秦然,脸上浮现了浓郁到极致的感动,并且化作某种莫名的力量,流入到了心房。
  
      秦然低下头看着神情莫名的玛丽,晒然一笑。
  
      “我可不是为了你!”
  
      “我只是为了自己!”
  
      “谁敢从我手里夺走属于我的东西——我就让他灰飞烟灭!”
  
      他说道。
  
      ps第一更~
  
      抱歉,还是起晚了……
  
      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