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二章 密道
    马车是在一片土坡后停下的。
  
      秦然带着自己的物品,跳下马车的时候,已经是黎明即将过去的最后一刻,天色马上大亮。
  
      以雷霆要塞的高度,哪怕不是神射手,只需要目光锐利一些的,就能够清晰看到很远的地方。
  
      更何况,草原入侵者中,大部分都是神射手。
  
      而领军的将领只要不是一个蠢蛋,就知道该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
  
      所以,秦然、博思科都是小心翼翼的。
  
      “我只能够送您到这里了!”
  
      “祝您平安归来!”
  
      博思科罕有的以严肃认真的口吻说道。
  
      “嗯!”
  
      “帮我向玛丽说一声再见虽然之前很想要亲口说的,但……”
  
      秦然一耸肩,没有继续说下去。
  
      之前,秦然很想亲口和玛丽说一声再见的,但是女孩那副神情让秦然不知所措,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在马车了。
  
      没有亲口说出,自然是遗憾的。
  
      但有人转告的话,也是一样的。
  
      秦然就是这样想的。
  
      可他没有预料到博思科的反应。
  
      “殿下那里请您亲自去说…︽…”
  
      “这样的告别实在是太过沉重了,请恕我无法转达!”
  
      博思科说完就登上马车离开了。
  
      看着融入黑暗中的马车,秦然一挑眉。
  
      他知道博思科误会了什么,可是却没有机会解释了。
  
      他无法大声叫住离去的博思科。
  
      因为,那同样会让他暴露。
  
      摇了摇头,秦然将这些琐碎之事抛在了脑海外,开始全神贯注的打量着远处的雷霆要塞。
  
      那条密道位于雷霆要塞左侧的山壁间。
  
      虽然并不高,但也需要攀爬一些距离。
  
      更加重要的是,需要时刻躲避雷霆要塞上的视线。
  
      在夜晚的时候,有着夜色的遮掩还好说,一旦天亮的话,即使是秦然,也没有足够的把握。
  
      因此,秦然准备立刻行动。
  
      只是,当他看向雷霆要塞时,身体却不由一震。
  
      他看到了两个位于大道两旁的京观!
  
      由雷霆要塞的守军的尸体堆砌而成,虽然还没有那土夯实,但是让人看到已经不寒而栗了。
  
      秦然接触了不知道多少具尸体。
  
      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将尸体摆放成京观的模样。
  
      足足两三秒钟后,他才回过神。
  
      “炫耀功勋,震慑敌人?”
  
      秦然低声自语着。
  
      无疑,草原入侵者做得非常的成功。
  
      秦然有把握,以沃伦王都勒尔德里的残军士气,如果有可能来到这里的话,那真的会变成士气全无、军心涣散的模样。
  
      当然,这只是一个几近全无可能的假设。
  
      但秦然原本的计划中的一处,却要改动一下了。
  
      “嗜杀?不对!”
  
      “不单单是嗜杀,而是……”
  
      秦然大致扫过京观,那尸体的数量远远超过他之前闯关的数量。
  
      剩余的尸体哪里来的?
  
      一部分来自于草原入侵者进入雷霆要塞时的战斗。
  
      另外一部分……
  
      战俘!
  
      尽管来时挑选的道路是隐蔽的小道,但是秦然依旧能够从车窗内不时看到从雷霆要塞返回的溃兵。
  
      数量达到了数百人。
  
      与驻守雷霆要塞的人数相比较,这个数目并不太多。
  
      秦然当时猜测,这些士兵应该被俘虏了。
  
      所以,他本能的想到了,制造混乱,释放所有俘虏,为草原入侵者制造麻烦。
  
      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草原入侵者的决心。
  
      或者说……
  
      他高估了草原入侵者的人数。
  
      尽管时间不够充裕,但是詹姆士八世还是较为详细的介绍了一下草原人的情况。
  
      以部落为集合体,盛行奴隶制,以奴隶为货币,某些生僻的部落,奴隶比黄金更有价值。
  
      而奴隶最大的来源,就是战争。
  
      简单的说,战俘一般充作奴隶,击杀可以代表货币的奴隶,就是毁掉自己的财产。
  
      什么时候会毁掉自己的财产?
  
      无法真正拥有这些财产、万不得已的时候。
  
      能够让占领了雷霆要塞的草原入侵者产生万不得已的情况并不多。
  
      人数,则是最大的可能。
  
      “没有足够的人手看管战俘,所以,全部的杀掉?”
  
      秦然带着心底的猜测,快速的行动起来。
  
      至于对草原人的行为?
  
      他并没有更多的评价。
  
      毕竟,草原与沃伦就是敌对双方,两国开战用出什么方法也不为过。
  
      草原在此刻屠杀了战俘,做成京观威慑沃伦。
  
      沃伦在曾经强大时,何曾没有赶回数万头牛羊。
  
      这本身就是一个相对立、不停转换的关系,只有双方中的一方彻底灭亡后,才会停下来。
  
      秦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方中的一方会彻底灭亡。
  
      但他知道,他现在的立场,不能够让沃伦灭亡。
  
      至少,现在不行。
  
      嗖!
  
      背着一个崭新的,充满沃伦风格的背包,秦然纵身一跃,带着轻微的破空声,跳上了雷霆要塞的左侧山壁。
  
      按照图纸上所标注的,秦然没有太花费时间,就找到了入口处。
  
      在一株枯死的大树下。
  
      拨开了上面覆盖着的泥土,一条岩石打造的密道就出现在了眼前。
  
      秦然静立在侧,等到密道内的污浊之气散去后,这才缓步进入其中。
  
      黑暗并不能够阻止秦然的视野。
  
      他能够清晰的看到整条密道的走势是笔直向前的,来到尽头后,则有着台阶向上。
  
      这些台阶并不是平常所见的台阶。
  
      更像是石头雕琢而成的梯子,需要人手脚并用的向上攀爬。
  
      高度大约二十米左右。
  
      秦然背着背包,双手攀越,灵活的如同是一只猿猴,迅速的来到了顶端。
  
      不过,秦然并没有马上推开头顶的暗门出去,而是侧耳倾听。
  
      虽然按照詹姆士八世所说,密道的尽头应该是一个仓库,存放着一些军需物品。
  
      但那是许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时过境迁,很难保证里面的布局没有发生变化。
  
      更何况,草原人占领后,谁知道对方会将这里当做什么。
  
      凝神倾听数秒。
  
      没有任何的声响传入耳中。
  
      秦然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掌贴在了暗门上,就要用力推开。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踏踏踏!
  
      沉稳有力,齐齐的出现在了秦然的头顶。
  
      ps第一更~
  
      这章是定时的,因为昨晚实在是睡不着了,颓废干脆就爬起来码字了……
  
      虽然努力的调整生物钟,但又一次被打乱后,发现真心要黑白颠倒了!
  
      好心塞……(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