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抱歉,颓废错误的估计了回家的时间!
    秦然的目光仅仅是在两件传说级别的物品上略微停留,就看向了雾气中走出的身影,当看到对方隆起小腹,秦然眉头一皱,但却没有放松警惕。
  
      敌人是不分类型,也不分状态的。
  
      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放心,我没有敌意!”
  
      对方连连摆手道。
  
      “我的丈夫是范德尔,之前因为一些事情,我不得已……”
  
      “感谢您所做的一切!”
  
      说着,对方就包含歉意,略显艰难的一鞠躬。
  
      范德尔的妻子?
  
      秦然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面容普通,除去气质略显恬静外,丝毫看不出任何值得留意的地方。
  
      不过,秦然却越发的警惕了。
  
      他可没有忘记,范德尔为什么无法正常的传送回沃伦的王都勒尔德里的。
  
      因为,对方的背叛!
  
      哪怕其中有着诸多的原因。
  
      但背叛的事实就是事实。
  
      不会因为对方的解释而改变。
  
      面对着秦然警惕的目光,范德尔妻子神情没有丝毫的改变。
  
      “请您稍等片刻!”
  
      对方这样的说着〗£长〗£风〗£文〗£。
  
      然后,为了表示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将双手放在小腹上,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秦然将双手撑在【狂妄之语】的剑柄上,就这样的注视着对方。
  
      诅咒的力量比秦然想象中的还要持久。
  
      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感受到其中任何一丝一毫的消退。
  
      之前秦然拼尽全力让自己没有倒下。
  
      而现在?
  
      他需要更多的辅助力量。
  
      例如双手。
  
      而且,依靠双手的力量,秦然也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
  
      不断加剧的肌肉酸麻感,正时刻的提醒着他。
  
      幸运的是,这样的等待并没有多久。
  
      玛丽、博思科和范德尔的身影就从一侧的房间走出。
  
      “2567!”
  
      玛丽疾呼着冲到了秦然的怀里。
  
      身受诅咒的秦然,根本无力拒绝,就被女孩扑了一个满怀,骤然加剧的重量,也让秦然再也支撑不住的倒在了地上。
  
      “2567!2567!”
  
      “你哪里受伤了吗?”
  
      “告诉我,是哪里?”
  
      女孩惊慌失措的看着秦然,蓝色的双眸中泛起了水雾。
  
      “没事!”
  
      “你的父亲在那里,你应该去看看他!”
  
      “毕竟,你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见到他,不是吗?”
  
      躺在地上的秦然摇了摇头,面对眼前的局面,他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是转移着话题。
  
      “可、可是……”
  
      “放心吧!”
  
      “我没事的,只是有些疲惫而已!”
  
      为了让玛丽更快的离开,秦然隐藏了诅咒的真相。
  
      “殿下,您应该让2567阁下好好的休息一下。”
  
      一旁善于察言观色的博思科这样的说道,然后,向着寝宫的方向一指。
  
      犹豫片刻后,玛丽终于点了点头。
  
      不过,在临走时,依旧不忘叮嘱的说道。
  
      “等我!”
  
      “我马上回来!”
  
      女孩说道。
  
      秦然笑着点了点头。
  
      但心地却不抱希望。
  
      系统虽然没有提示他主线任务的完成,但是按照主线任务所显示的:‘三十天内,护送玛丽前往王都’来看,距离他离开副本世界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再见!”
  
      秦然看着女孩的背影,心底默默的说道。
  
      他不知道和对方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了。
  
      或者准确点说:系统给他安排什么样的曲折经历,来让对方相信他有着必须要离开的理由。
  
      说不定,下次见面,会是几年后……
  
      对方都已经成年了!
  
      秦然心底叹息着。
  
      “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
  
      当玛丽、博思科离去后,范德尔一脸复杂的走到了秦然的面前。
  
      到现在为止,这位沃伦最强巫师都无法相信,秦然做到了他自认为都做不到的事情。
  
      “事在人为!”
  
      秦然看着范德尔缓缓的道。
  
      “事在人为吗?”
  
      “我可做不到!”
  
      范德尔自嘲的一笑。
  
      然后,这位沃伦最强的巫师就牵起了自己妻子的手,他默默的注视着妻子隆起的小腹,轻声的说道:“毕竟,我心有所属!”
  
      “请带我向陛下、殿下说声抱歉,我实在是无颜再见到他们了!”
  
      “在我的房间内,留下了一些我的笔记,希望这些能够弥补我犯下的过错告辞了,2567!”
  
      “期望我们再次见面的一天!”
  
      说着,范德尔就向着宫殿外走去。
  
      对方的妻子,又一次歉意的向着秦然一鞠躬后,才快步的跟了上去。
  
      秦然一皱眉,想要说些什么。
  
      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看得出来范德尔可不是真正的无颜愧对玛丽母女,而是担忧他的妻子!
  
      准确点说,是他妻子肚子中的孩子。
  
      “被要挟一次后……”
  
      “杯弓蛇影吗?”
  
      秦然心底暗道。
  
      然后,摇了摇头,看向了一旁的两件传说级别的物品。
  
      相较于范德尔的离去,他更在乎自己能够得到的。
  
      至于范德尔离去的影响?
  
      那更是不需要他操心的了。
  
      他相信玛丽的父亲能够做好的。
  
      尤其是再少了简妮.詹姆士这样的一个姐姐后。
  
      拿起两件物品。
  
      一个是小巧之极,仅有一指长短的黑色布偶。
  
      一个却是水晶打造的戒指。
  
      【名称:报应布偶】
  
      【类型:杂物】
  
      【品质:传说】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通过一些列必要步骤后,你将可以直接给敌人下咒,夺取对方的生命,剩余次数:1/1】
  
      【特效:无】
  
      【需求:神秘知识(大师)】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想要使用报应布偶,你需要获得对手的真实名字和血液!但需要铭记,对方的实力,竟会是下咒成功的关键!】
  
      ……
  
      【名称:梅斯丽之戒】
  
      【类型:饰品】
  
      【品质:传说】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1、魅惑,2,支配】
  
      【特效:无】
  
      【需求:精神B】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想要人见人爱吗?戴上它,就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
  
      【魅惑:开启技能时,你将与敌人进行一次精神属性的判定,当属性级别高于敌人时,魅惑成功!对方将成为你的挚友,会在十分钟内,尽可能的帮助你!当失败时承受一次重度伤势的精神冲击!1次/日】
  
      【支配:当魅惑成功后,如果选择支配,将进行第二次精神属性判定,被魅惑者获得精神属性+2的优势,判定成功后,对方将完全服从你的命令,判定失败时,你将承受一次致命伤势的精神冲击!】
  
      (标注1:魅惑对象包括但不限于人类)
  
      (标注2:副本世界获得的支配对象,无法带出副本世界,在你离开副本世界后,将以自身的方式继续生活)
  
      ……
  
      “下咒夺取生命?”
  
      “嘶!”
  
      秦然看着【报应布偶】的介绍,立刻倒吸了口凉气。
  
      他十分清楚这件物品的强大。
  
      完全可以称得上恐怖了!
  
      “只要知道真实姓名……”
  
      秦然猛地想到了某个人,并以此为核心的从脑海中浮现了个计划。
  
      但没等秦然完善他的计划。
  
      一阵急促的喊声就穿了进来。
  
      “草原入侵!”
  
      “雷霆要塞失守!”
  
      声音清晰的传入到秦然的耳中。
  
      顿时,秦然一挑眉头。
  
      PS第二更~
  
      真心抱歉了,颓废下午原本只是向小眯会的,结果……
  
      直接睡到了天黑……
  
      这是生物钟又要乱的节奏!
  
      苦逼的码字工伤不起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