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支配
让夜种变得广为人知!
  
  这样的想法,不可抑制的出现在秦然心底。
  
  夜种之所以难以对付,并不是它们的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它们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隐蔽’方式。
  
  如果将这样的隐蔽方式公之于众的话……
  
  在出现了遂发枪的年代,夜种的威胁将直线下降。
  
  略微的斟酌后,秦然看着眼前不断求饶的赏金猎人、佣兵们开口了。
  
  “夜种,一种能够随意变幻成他人模样,以人类为食的怪物!”
  
  “它们惧怕疼痛,因为疼痛让它们无法保持人类的外形,它们有着比常人更加强壮的身躯,它们的皮肤甚至能够抵御一般刀剑的劈砍!”
  
  “而现在,它们混迹在了你们周边,时不时的出手捕食者——回想一下,有没有什么十拿九稳的任务,最终却失败的?而执行任务中,某些人会莫名其妙失踪的?有的同伴变得你感觉到陌生?”
  
  秦然并没有明确的说出诸如‘同心协力与夜种战斗’之类的话。
  
  因为,秦然很清楚,想要让一群与尸体为伍,被称作秃鹫、土狼的赏金猎人、佣兵们齐心合作,那是不现实的。
  
  这些人自私自利,只会关心自己。
  
  想要借助他们的力量,只能够从这些人的角度出发。
  
  秦然扫视着眼前随着他的话语,而神情变化的人们,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向着拉特走去。
  
  过犹不及的道理。
  
  秦然很早之前就懂得。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秦然这样的说道。
  
  “当然!”
  
  拉特点了点头。
  
  马车又一次的启动了。
  
  车厢内的气氛却不太好。
  
  在秦然开口道歉前,拉特抢先点破了秦然的谎言。
  
  “你根本不知道哈罗德的下落!”
  
  拉特有意压低的声音中满是怒气。
  
  被直接点破谎言的秦然,有些尴尬。
  
  他摸了摸鼻尖,没有说话,直接点了点头。
  
  顿时,拉特的呼吸就越发的急促起来。
  
  猜测与证实是两个概念。
  
  猜测还有着一线希望。
  
  而证实的话……
  
  却是需要面对了。
  
  “该死!”
  
  拉特咒骂着。
  
  眼前中年人的脸上浮现出来浓浓的担心、焦急。
  
  之前在家族宅邸的遭遇,与刚刚的经历,足以让拉特明白自己的儿子究竟是在经历着什么样的危险。
  
  更加重要的一点是:面对着陷入危险的儿子,身为父亲的他却无能为力!
  
  哪怕能够给自己的儿子提供一丁点的帮助,都会让拉特感到好受一点。
  
  可是,拉特却连自己的儿子在哪都不知道。
  
  甚至,拉特不敢去想象自己儿子身处的状况。
  
  因为……
  
  拉特很直接的联想到了结果。
  
  哈罗德的尸体。
  
  甚至是,连尸体都没有。
  
  失去唯一血脉的恐惧,令拉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放心吧,事情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糟糕!”
  
  “你应该相信赫伯特!”
  
  “至少,你应该相信我们还有机会!”
  
  看着拉特的模样,秦然解释起来。
  
  而最后一句‘机会’,成功的吸引了中年人的注意力。
  
  “机会?”
  
  拉特重复的问道。
  
  “嗯。”
  
  秦然一点头,将他的计划完整的告知了拉特。
  
  听到秦然的计划后,拉特皱眉思考了片刻后,这才说道:“想要传播消息的话,仅靠那些赏金猎人、佣兵是不现实的,至少需要更为广泛的渠道,我会联系伯尔市,乃至整个兰顿境内的报社!”
  
  “两天!”
  
  “我保证两天内,有关于你的消息会传遍整个兰顿!”
  
  话语掷地有声。
  
  显然并不是玩笑。
  
  “谢谢!”
  
  秦然颔首致谢、
  
  “不要感谢我!”
  
  “我是为了哈罗德!”
  
  “你之前说过我的保镖佩比有问题?”
  
  拉特说着,就再次看向了秦然,他很直接的问道。
  
  “一问便知。”
  
  秦然笑道。
  
  马车略微一停,等到佩比走上马车后,再次的启动。
  
  啪!
  
  清脆的鞭子声中,佩比面带敬畏的看着秦然。
  
  事实上,经历了刚刚的事件,拉特的保镖队伍都是这副模样。
  
  不过,佩比却是最严重的那个。
  
  因为,佩比心中有鬼。
  
  不需要任何的询问,当秦然的眼神看向佩比时,这位高壮的保镖就开始颤抖起来。
  
  拉特脸上的恼怒一闪即逝。
  
  做为付出足够优厚佣金的雇主,他自认为可以信任这些保镖。
  
  但现实却狠狠的扇了他一记耳光。
  
  “我不是有意……”
  
  佩比想要解释什么。
  
  但不论是秦然,还是拉特都不想要听这样的解释。
  
  拉特扭转了脸,一副将佩比交给秦然的样子。
  
  而秦然则是很直接的转动了一下左手中指上的【梅斯丽之戒】。
  
  水晶戒指上闪过一抹异光。
  
  刚要准备解释什么的保镖,先是一个呆滞,然后就变得恭顺起来,那是一种忠犬对待主人的恭顺。
  
  【魅惑】!
  
  【支配】!
  
  以S级别的精神等级,秦然很轻易的获得了眼前保镖的‘支配权’。
  
  “我想要知道一切!”
  
  秦然这样的说道。
  
  “是的,主人!”
  
  “我的一些把柄,落在了普克那个吸血鬼手中,他逼迫我为他服务,不然的话,就毁掉我现在安稳的生活——我原本是一个逃.犯,改头换面后才获得了佩比的身份,我不知道普克怎么掌握我的信息,但那个家伙十分的神通广大,他不仅有着诸多的手下,似乎还和伯尔市的高层有关系……”
  
  佩比说着自己知道的一切。
  
  一旁的拉特却是惊疑不定的看着秦然。
  
  目睹了整个事情发展的中年人感到如坐针毡般的难受,如果不是知道逃跑也没有用的话,他现在一定会跳车。
  
  哪怕这是他的马车。
  
  发生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
  
  不仅眼神可以定人生死,而且还能够操控人的思想?
  
  看着秦然的拉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些传说生物。
  
  感受到拉特的目光,秦然一挑眉,他讨厌被这样的目光所看待,但他更清楚的知道什么是更重要的。
  
  “那个普克在哪里?”
  
  摒弃心中的不快,秦然问道。
  
  “邮局旁的普克杂货店!”
  
  佩比立刻回答道。
  
  ……
  
  夜越发的深了。
  
  整个伯尔市都陷入了沉睡。
  
  突然——
  
  轰!
  
  巨大的爆炸声,让整个城市沸腾了起来。
  
  邮局旁的杂货店化作了一颗火球飞上了天。
  
  被炸成碎片的招牌四处飞散。
  
  最大的一块,飞出了二十多米,落在了一双靴子前。
  
  秦然低下头看着招牌碎片,又抬头看了看被烈焰吞噬的普克杂货店,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PS第二更~
  
  颓废想吃东坡肉……
  
  T.T(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