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刺杀
清晨。
  
  秦然坐在拉特家族府邸的会客厅内,看着眼前的拜访者。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手掌粗糙,眼角、嘴角的皱纹要比对方的年龄多得多,同样的,也是因为爱笑的缘故。
  
  事实上,自从与秦然见面后,对方的笑容就没有停下。
  
  如果不是对方已经介绍身为警察的身份,秦然一定会认为对方是一个商人。
  
  对方完全没有秦然认知中,警察的严肃。
  
  哪怕是对方的前任卡尔金,虽然坏到了骨子里,但是表面上依旧是不苟言笑的。
  
  “很荣幸的认识您,2567阁下!”
  
  名为罗杜的新任警长先是微微一欠身,然后面带微笑的说道。
  
  这不仅仅是话语上客气了,甚至……还带着一丝卑微在其中。
  
  秦然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一丝卑微。
  
  或者说是,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有求于他。
  
  秦然自认为不会看错。
  
  他曾在许多人的身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最多的就是他曾经的‘工友’了,当这些工友向老板提出、涨薪或休假的时候,大多是这副模样。
  
  秦然好奇是什么让对方以这副模样对待他,心底很自然的升起了些许的疑惑,但看向对方的神情,却满是淡然。
  
  既然主动权在自己手中,那为什么不耐心等待对方亲口说出,获得更多的主动权呢?
  
  秦然不是一个奸诈的人。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为自己谋求更大的利益。
  
  尤其是当他出力时,他一定会让自己出的这份力,物有所值才行。
  
  罗杜看着保持淡然、却没有开口说话的秦然,略带不自然的挪动了一下身躯,让自己的坐姿显得越发的卑微后,这才继续开口。
  
  “昨天在普克杂货店旁,有人似乎看到了2567阁下!”
  
  “而我的人更是在一间被烧火的房屋下发现了一个冻结的密室!”
  
  “说实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是不敢相信,就好似您昨晚所说的那些……”
  
  “夜种!”
  
  “我从没有想过我的手下中竟然会隐藏那么多的食人怪物,而且,每一个都和一些凶杀、失踪案有关,而这些案件又全都指向了普克杂货店!”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些身居高位的夜种在我们采取行动前,它们就在昨晚被刺杀了,包括我们的市长阁下、秘书长阁下、下议院议长阁下和我的顶头上司!”
  
  在一堆明显没有营养,仅仅是做为试探的开头后,罗杜转入了正题。
  
  这位新任警长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秦然。
  
  那目光中满是审视。
  
  其意味,不言而喻。
  
  “你怀疑是我出手?”
  
  秦然没有回避的与对方对视着。
  
  “不、不!”
  
  “怎么会呢?”
  
  “我们只是希望知道更多关于夜种的事情,如果您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些刺杀者的信息,那就再好不过了!”
  
  “毕竟,我的人勘查了现场后,得出的结论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了!”
  
  “所以,我想问您,除去夜种外是否还有其它怪物?”
  
  罗杜连连摆手,一脸惶恐,但是话语却是清晰不已。
  
  秦然甚至能够感受到,罗杜说出这些话时,气势微微出现的变化,不再和煦,而是锋锐。
  
  就好似从豆腐,变成了刀子。
  
  “掩饰吗?”
  
  秦然心底暗道。
  
  但不论是什么,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至于夜种之外的怪物?
  
  秦然也没有打算隐瞒。
  
  从双方现在的阵营来看,是敌非友。
  
  既然是敌人,秦然就不介意给对方添堵。
  
  “是,一些我也不清楚的怪物,或者说……”
  
  “怪物实在是太多,我都有些无法分辨了!”
  
  “你可以去找拉特,他应该还保存着那只袭击我们的怪物尸体!”
  
  秦然点了点头道。
  
  “真是太感谢了!”
  
  “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是否能够替我们勘查一下现场?要知道我的属下虽然敬业,但是他们却实在是外行,也许会有遗漏也说不定!”
  
  罗杜请求着。
  
  秦然下意识的就要拒绝。
  
  他更想要在这静待今天的报纸上市,等待着赫伯特的消息。
  
  但随之而来的支线任务提示,却让秦然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
  
  ……
  
  “改变现在局面?”
  
  秦然沉吟了片刻后,向着罗杜点了点头。
  
  即使支线任务提示没有详细说明现在的局面是什么,但秦然却有着自己的猜测。
  
  大致是两个。
  
  第一,他对那些有别于夜种的怪物,基本上是一无所知的,这次支线任务会让他知道更多。
  
  第二,赫伯特的一些消息。
  
  而且,不论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他都将获得眼前新任警长的好感。
  
  秦然从不会小觑一位警长的帮助。
  
  猫有猫道,鼠有鼠洞。
  
  谁也无法保证,一个看起来无比困难的事情,换了一个方向后,不会变得简单。
  
  更何况,眼前的伯尔市高层几乎全灭。
  
  眼前看似一个小小的警长,谁又知道最终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从对方积极的模样来看,抛去应有的那份责任外,更多的会是什么?
  
  向上爬!
  
  获得比现在地位更高的地位,以及相应的权利。
  
  对此,秦然不置可否。
  
  因为,这是人之常情。
  
  只要不要是传说中的圣人,就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并且因为这些**,而变得或是努力,或是渴求,又或是……卑劣。
  
  只要不因为**而迷失,秦然不介意和对方合作。
  
  至于迷失了?
  
  答案,显而易见。
  
  “这真是太好了!”
  
  罗杜丝毫没有发现秦然的心理变化,他高兴的站了起来,语带兴奋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可以!”
  
  既然选择完成支线任务,秦然就没有拖延时间的打算。
  
  与拉特打了一声招呼后,秦然登上了罗杜的马车。
  
  一辆比之对方的前任卡尔金逊色许多的马车。
  
  不要说是奢华了,能够不走风漏气就是好的。
  
  而这样的马车自然是不需要更多描述的。
  
  有着警徽、制服开道,秦然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第一个案发现场:伯尔市市长的家。
  
  “就是这里!”
  
  罗杜推开门说道。
  
  秦然的眉头却是皱在了一起。
  
  ps第一更~
  
  颓废正在码第二更,晚饭前更新的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