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查理街
readx();    巴索干枯的面容开始扭曲。
  
      在疼痛、杀意的刺激下,显得越发的难看了。
  
      不过,它却并没有,因此而惊慌失措。
  
      “杀了我,皮尔和你的学生都得死!”
  
      强忍着疼痛,巴索拔高了声音。
  
      这当然不是对秦然说的,而是对秦然身后的赫伯特所说。
  
      巴索很清楚,在场的三人中,谁能够让它死,而谁又能够让它活。
  
      “赫伯特阁下,您难道要放弃你的好友、学生吗?”
  
      感受着秦然身上又浓郁了一分的杀意,巴索语速加快了。
  
      只是令巴索失望的是,赫伯特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而且,因为有着秦然的遮挡,它甚至看不到此刻赫伯特究竟是什么状态,脸上的神情又是什么。
  
      这让巴索大急。
  
      它很清楚局面已经从它的手中失控了。
  
      从一开始的占尽上风,到现在的落入下风,只是一瞬间的事,仅仅因为眼前的年轻男子的出手。
  
      而且……
  
      抓住它天灵盖的手掌还在缩紧着。
  
      疼痛让它无法思考。
  
      做为优秀的拷问者,对于杀气极度敏感的巴索,并不怀疑秦然的杀意。
  
      对方是真的想杀了它。
  
      因此,它本能的做出了对它有利的事情。
  
      “想想他们悲惨的模样,您就没有觉得心痛吗?”
  
      “或者,您想要先看看他们此刻的模样?”
  
      “我可以让你们见一面!”
  
      巴索又一次的张嘴说道。
  
      虽然口气依旧强硬,但任何人都能够听出其中的求饶之意。
  
      这一次,赫伯特没有再次的沉默了。
  
      “他们在哪?”
  
      绕过秦然,老学者走了出来,看着巴索问道。
  
      “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呃!”
  
      巴索又一次卖弄着自己的语言艺术。
  
      但头顶传来的疼痛,却提醒着它现实情况。
  
      下一刻,巴索就改变了说话的方式。
  
      “在查理街小广场,2567阁下可以随行,不过,您只能一人进入小广场的范围,2567阁下必须待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同样的,您出现在那里的时间也是有限,从我进入到这里后的30分钟,就是您的时间,一旦过了时间……”
  
      “拉特,准备马车!”
  
      巴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赫伯特打断了。
  
      查理街小广场,距离拉特家族的府邸不远,但也不近。
  
      以正常的步行速度,至少要走20分钟,但是从刚刚巴索出现在这里已经过去了近10分钟。
  
      步行是绝对行不通了。
  
      拉特立刻行动起来,赫伯特则趁着这个机会,在巴索看不到的位置,向着秦然打了个询问是否有把握的手势。
  
      秦然不着痕迹的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后,目光就再次看向了眼前的‘人’。
  
      那些绑.架了皮尔等人的怪物,为什么会派对方前来?
  
      在初次看到对方的时候,秦然就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当经历了刚刚的一幕后,他则有了大致的猜测。
  
      自然,肯定不是因为巴索满是恶毒的话语。
  
      如果只有那恶毒的言语,对方早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精神!
  
      或者准确的说是:意志!
  
      对方有着超出常人想象的意志。
  
      至少,一般人在他刚刚的压迫下不说崩溃,但也已经是心生惧意了,可是巴索没有。
  
      虽然疼痛.骚.扰着对方,但是对方并没有更多负面情绪的产生。
  
      “果然,被提防了吗?”
  
      秦然心底暗道。
  
      随着精神属性的不断提高,稀有级别的装备【半死人之凝视】也变得越发强大了,但这件装备并不是无敌。
  
      在与夜种郊外的一战后,秦然就知道,他的特异攻击手段会被提防。
  
      就好似血盟的艾伦,仅仅是看了一眼后,就猜到了【半死人之凝视】最大的弱点:目光接触。
  
      想要发动之后的特效,就必须要有目光的接触。
  
      不然,只会是白费功夫。
  
      或许原住民无法得知【半死人之凝视】的秘密,但推断出一些防御手段却是不难的。
  
      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就是找精神强大的、意志力坚韧的来面对他,或者带有一些防护的道具。
  
      而后者并不常见。
  
      所以,巴索这个不是十分合格的‘交流者’出现了。
  
      假如【梅斯丽之戒】不是还在冷却中的话,秦然一定不介意给对方一个最为直接的教训:支配对方,获得更多想要知道的信息。
  
      秦然相信,就算那些怪物有了防备,但对于达到S级别精神的他来说,对方还是不够看。
  
      不过,就算没有了【梅斯丽之戒】的辅助,秦然也依旧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从巴索最后的话语中来看,这些绑.架了皮尔等人的怪物是早有决定,完全不是如同巴索之前表现的那样‘强硬’。
  
      巴索这么做,无非就是性格使然,或者是想要获得‘额外’的赏识。
  
      没错,就是赏识。
  
      眼前的巴索尽管努力的表现着高高在上。
  
      但一个真正意义的上位者是绝对不会冒险出现在这里的。
  
      对方只是一个中层,甚至是底层。
  
      至于对方势力中的高层?
  
      必然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家伙。
  
      位置的选择,时间的选择,都可以说是一环套一环的。
  
      对方在无时无刻的向他、赫伯特制造紧张感。
  
      让他们迅速产生压力。
  
      甚至,对方选择巴索来交涉,也有着这样一层意思在其中。
  
      紧张产生的压力,不仅会让人丧失应有的判断,而且还能让人犯下本不该犯下的错误。
  
      简单的说:对方不怀好意!
  
      秦然有足够的把握,对方一定不会在赫伯特说出封印的地点、咒语后释放皮尔等人。
  
      而应该是……
  
      杀人灭口!
  
      秘密,这样的存在,总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对方必然是布置重重。
  
      “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秦然默默的深吸了口气,甩手将巴索扔下,他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了。
  
      他从不会小觑敌人。
  
      尤其是在得知夜种、猴怪这些只不过是失败品,而他所面对的却是成功品时,更是如此。
  
      哪怕按照他的猜测,对方应该没有高级的战力。
  
      但谁又能够保证,这不是对方故意放出的烟雾弹呢?
  
      ……
  
      PS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