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翠柏
    查理街,一条长不过50米的街道。
  
      而所谓的小广场,也只是因为一棵不知道多少年前种植在街道中的翠柏而得名的。
  
      那颗翠柏足有30米高,茂密、紧致的树冠丝毫没有因为秋季而变得凋零,相反,一根根的针叶饱含翠绿。
  
      远远的看去,就好似看到了一把巨大的绿伞。
  
      在树下,四边有着四把木石混合制成的长椅,既能够供人们休息,又以另外一种独特的方式将这棵翠柏保护了起来。
  
      在长椅不远处,则停留着两辆宽大的四轮马车。
  
      车厢被包裹的严严实实,除去那两个车夫外,谁也不知道车厢内会是什么。
  
      远处,一辆马车缓缓的靠近了。
  
      而在相距大约20米的时候,这辆马车停了下来——
  
      “好了,这里就是极限了!”
  
      “赫伯特阁下,接下来就需要你亲自去和那位交谈了!而2567阁下……”
  
      “请您留在这里,我已经了解到了您的勇武,请不要做出什么让我们双方都遗憾的事情来!”
  
      充当车夫的巴索在让马车停了下来后,就进入车厢对着赫伯特、秦然说道。
  
      两人谁都没有答话,互视了一眼后,赫伯特走下了马车,秦然则在马车中注视着老学者的背影。
  
      随着赫伯特的出现,街道上的人在急速减少着。
  
      但秦然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视线的增多。
  
      包含着恶意的眼神,如刀剑一般的刺来。
  
      不过,秦然却是坦然处之。
  
      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的。
  
      他在心底却是急速的转动着大脑。
  
      对方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除掉他这个最大的‘阻碍’!
  
      既然是杀人灭口,那自然没有放过谁一说。
  
      包括他、皮尔等人,还有赫伯特在内,都是对方必杀的目标。
  
      对此,秦然心知肚明。
  
      硬要说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赫伯特需要说出封印的地点、咒语,要比他更有价值一些。
  
      简单的说,在对方的计划中,赫伯特是最后一个死的。
  
      而皮尔等人?
  
      早已成为了笼中鸟,对方想要处死这些俘虏,也不过是一个念头。
  
      唯一的麻烦就只有他了!
  
      假如他是对方的话,自然是会把麻烦首先除掉。
  
      “会怎么做呢?”
  
      注视着赫伯特背影的秦然,目光微微扫视着四周,在一些阴影中,他能够清晰的看到躲藏其中的人。
  
      而在两边街道的房间窗户处,也是人影重重。
  
      当然,这只是能够看到的。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必然隐藏着更多。
  
      而那些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
  
      “2567阁下,我们是带着诚意而来!”
  
      “请不要将我们和夜种、猴怪那些失败品相提并论,我们也是有着自己的尊严的!事实上,在陛下没有被封印前,我们才是真正的贵族,而不是你所知的那些酒囊饭袋——尽管他们称呼我们为‘异种’,但我们却有着当他们望尘莫及的荣耀……”
  
      巴索突然开口了。
  
      并且,滔滔不绝。
  
      “‘异种’?”
  
      其中的一个词汇,引起了秦然的兴趣。
  
      “这是蔑称,他们是在嫉妒、惧怕我们!”
  
      “因为,他们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向着陛下效忠过,他们不过是一群乱臣贼子——不论是在身为人类,还是身为失败品时,都是那样的卑微,就算其中出现了一两个值得注意的家伙也是一样!”
  
      巴索表现着自己的骄傲。
  
      而且,不等秦然开口,就继续的说道。
  
      “巴托斯算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艾加了,前者的力量却是让人惊讶,但也不过是莽夫一般,唯独艾加不同!”
  
      “即使是失败品,我也不得不承认它确实是天资卓越,竟然掌握了复制伟大物品的技术!”
  
      巴索的话语不自觉的拐入到了一些隐秘的,让秦然在意的信息上。
  
      如果换做是其他时候,秦然一定会安静的听下去。
  
      可现在?
  
      耳边传来细微的、引线被点燃的呲呲声,足以让秦然明白对方用了什么手段。
  
      炸药!
  
      在他所乘坐的马车地面下,埋藏着相当分量的炸药!
  
      “真是简单方便且快捷的方法!”
  
      秦然心底感叹着。
  
      巴索驾驶马车,自然可以随意控制马车停下的位置。
  
      然后,在赫伯特离开后不停的用言语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如果他稍微大意,或者感知等级低一些,又或者点燃的炸药埋得再深一点的话,这次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过,这样的鬼蜮手段从来都是隐蔽为胜。
  
      一旦暴露的话,那就是毫无用处了。
  
      砰!
  
      坐着的秦然身体没动,就是一脚踢出,脚尖如同是长矛一般点在了还滔滔不绝的巴索咽喉上。
  
      秦然不知道对方是甘愿当这次任务的死士,还是有着什么特殊的手段能够躲开爆炸的波及。
  
      但不论是什么,秦然都不会让对方继续活下去。
  
      不仅是敌人的身份,还因为对方的所作所为。
  
      秦然可不会单纯的认为对方在拉特府邸说的那些话是玩笑。
  
      对方既然这样说了,那么皮尔等人必然是遭遇了那样的对待。
  
      嘎巴!
  
      脖颈断裂的响声中,巴索带着茫然、不可置信瘫倒在了马车的座椅上,到死它都没有明白,秦然为什么会突然出手。
  
      绿色的光芒在对方的尸体上浮现。
  
      秦然一把抄起后,就蹿出了马车。
  
      就在下一秒——
  
      轰!
  
      爆炸中,马车连带着拉车的马儿都飞上了天。
  
      浓重的火药味,撒发着黑烟,好似雾气一般笼罩在了整个街道上。
  
      气浪、不断颤抖的地面,让赫伯特这位老学者站立不稳的倒在了地上。
  
      所以,他能较为清晰的看到了他面前地面的……蠕动。
  
      “小心!”
  
      想到了什么的赫伯特脸色大变,高声提醒着秦然。
  
      不过,却有些晚了。
  
      轰!
  
      就在秦然双脚落在地面的刹那,又是一声轰鸣响起,不是爆炸,却比之前的爆炸更为响亮。
  
      成百上千根藤蔓,猛地从地下钻出,将秦然径直的笼罩其中。
  
      远处的那棵足有30米高的翠柏随着藤蔓的出现,则仿佛活过来一般,它摇摆着身躯,数根粗大的枝干如同是双手般撑在地面,让它拔出了扎入大地的根须。
  
      那些根须在离开地面的一瞬间,就化为了腿脚,让它屹立于地面。
  
      吼!
  
      震耳欲聋的吼声,从粗大树干的一个树洞中传出。
  
      迈着笨拙的腿脚,却因为高度,显得并不缓慢的向着被藤蔓掩埋的秦然走去。
  
      然后……
  
      那粗大如同是帆船桅杆的枝干,狠狠的砸下。
  
      轰!
  
      ps第二更~
  
      青龙卧雪。
  
      下午颓废在吃了个肠粉后,被饭店老板极力推荐的一道菜肴。
  
      至于结果……
  
      颓废不想说了,只想静静,也别问颓废静静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