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幽蓝
巨大的冰霜之拳破碎时,时间为之一顿,犹如停止了一般。
  
  四溅的冰霜凝固在半空中,唯有烈焰升腾。
  
  无可匹敌的力量通过,秦然恶魔化的脚掌灌入到那庞大的身躯中。
  
  然后
  
  轰!
  
  ‘冰霜巨人’,在这一刻崩裂开来。
  
  每一粒冰晶都被蛮横的碾碎成沫。
  
  然后,在烈焰的灼烧下化为了虚无。
  
  即使是宾斯所化为的雾气也是一样。
  
  在生物本能面对上位者的恐惧浮现在心头的时候,宾斯就脱离了庞大的身躯,化作一团雾气准备遁走。
  
  事实上,这样庞大的身体被一击而碎,也是因为这样。
  
  不然的话,就算有着各种技能加成,秦然也无法做到这么轻而易举。
  
  但是!
  
  宾斯这么做,却又一次错误的估计了形式。
  
  如果是在前一刻,它这样做是无比正确的。
  
  但在这一刻,却是无比错误的。
  
  那不属于凡间的烈焰,如同是跗骨之蛆般跟随着雾气而动,不论宾斯怎么躲闪都无用,而当烈焰触碰到宾斯所化的雾气时……
  
  它完蛋了!
  
  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身躯。
  
  它的灵魂受着地狱之火的侵蚀。
  
  一瞬间,就失去了自我。
  
  叮!
  
  一枚鸽子卵大小的幽蓝色宝石从半空中落下,散发着淡淡橙色的光芒。
  
  恶魔化的手掌一把将宝石捏在了手中。
  
  【名称:幽蓝之石】
  
  【类型:宝石】
  
  【品质:稀有】
  
  【属性:???】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你需要找专门的人士来鉴定它!】
  
  ……
  
  “需要鉴定的宝石?”
  
  “而且,品质是稀有!”
  
  秦然一眯双眼。
  
  他并不是第一次得到宝石类物品,但没有任何一枚宝石会和【幽蓝之石】一般品质达到稀有级别,而且,还需要鉴定。
  
  不过,越是这样,秦然越是高兴。
  
  因为,这意味着【幽蓝之石】的价值不凡。
  
  而相较于【幽蓝之石】的神秘,另外一件稀有装备就直观多了。
  
  一枚颜色漆黑的戒指。
  
  没有任何的镶嵌,也没有任何的纹路,黑漆漆的十分不起眼。
  
  但任何小觑这枚戒指的人,都必将遭到大难。
  
  【名称:漆黑之墓】
  
  【类型:饰品】
  
  【品质:稀有】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利用手中的戒指在视野50米范围内,一片半径25米的超自然黑暗,被黑暗笼罩的生物将需要进行三次力量、体质、精神不低于b级的鉴定,力量未通过时,将被束缚5秒;体质未通过时,将会受到一次较强级别阴影能量攻击;精神未通过时,将会陷入较强级别的幻觉;任意两项判定未通过都会承受一次重度伤势,三次未通过将承受一次致命伤害,剩余次数1/2】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一件伟大物品的精仿物品】
  
  ……
  
  “精仿?”
  
  “可怕的能力!”
  
  秦然这样感叹着。
  
  他不清楚夜种新任首领艾加是如何做到将‘伟大物品’仿造的,但是有一点秦然非常的清楚。
  
  对方很强!
  
  无比的强!
  
  其危险程度要远远的超出和他交手的宾斯。
  
  宾斯再强也是有着一定限度的。
  
  可艾加不同!
  
  看看这件‘伟大物品’精仿级的【漆黑之墓】的需求,竟然是:无。
  
  简单的说,如果和对方交手,对方很可能掏出一大堆这样的精仿物来,而且,更加重要的一点:对方可以仿造‘伟大物品’。
  
  那么,‘伟大物品’必然就在对方的手中。
  
  精仿物已经达到了稀有的程度,真正的‘伟大物品’会是什么级别。
  
  “传说之上吗?”
  
  秦然猜测着。
  
  然后,他扫视四周,确认了没有任何危险后,这才接触了还有几秒钟结束的【恶魔变身】。
  
  硫磺散去。
  
  烈焰熄灭。
  
  岩浆凝固。
  
  就仿佛是打破一个石膏象一般,秦然破体而出。
  
  接着,风一吹凝固的岩浆就随风而去了,没有留下任何存在的证据。
  
  除了,已经破碎的查理街。
  
  整条查理街在秦然和宾斯的交战中已经被彻底的毁去了,不仅是夷为平地,地面上还有着因为爆炸留下的大坑,而焦黑的烧灼痕迹,冰霜的覆盖痕迹,随处可见。
  
  唯有一个地方例外。
  
  赫伯特等人所在的两辆马车。
  
  不论是秦然,还是宾斯,在交战中都是有意避开这里。
  
  因此,当一切结束时,两辆马车所在的地方就成为了一片孤岛,又宛如是沧海一粟般。
  
  “好恐怖的力量!”
  
  推门走下马车的赫伯特这样感叹着,然后,老学者以一种极为奇怪的目光打量着秦然,既有着惊叹,也有着审视,更多的却是不可思议。
  
  “2567,你也是‘贵族’吗?”
  
  老学者这样的问道。
  
  “‘贵族’?不是!”
  
  秦然一愣,就反应过来,所谓的‘贵族’与他所知的贵族不同,应该是对‘异种’的另外一个称呼。
  
  “是这样吗?”
  
  “不管你是不是‘贵族’,我再次向你表示感谢!”
  
  “谢谢你,2567!”
  
  老学者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了然。
  
  秦然看着老学者一副我知道你有难言的苦衷,我理解你的表情,眉头就是一皱,不过,却没有解释。
  
  人们都习惯先入为主。
  
  当有了这个印象后,可不是依靠几句话就能够说服的。
  
  所以,与其费力解释,不如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例如:之前他身体的变化。
  
  虽然细微,系统上也没有先是,但是【融合之心】的变化秦然却是清晰的感受到了,更加不用说那一缕特殊火焰的出现。
  
  “【融合之心】内果然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秦然默默的想道。
  
  他早有这个猜测。
  
  刚刚,也只不过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融合之心】是以最粗暴的方式放入他的身体的,只是让他暂时的‘活’了下来,但因为这种粗暴的做法,他出现了诸多隐患,也隐藏了诸多本该出现的能力。
  
  秦然没有抱怨这样的不公。
  
  能够活着,他就很满足了。
  
  更何况,活着他必然能够将隐藏其中的能力一一挖掘而出。
  
  并且,清除所有的隐患。
  
  当然了,这需要一步步的来。
  
  而现在?
  
  自然是将昏迷的皮尔等人带回拉特家族的府邸,再找医生治疗。
  
  不过,秦然没有想到在归途上,他竟然遇到了一个略微出乎意料的人。
  
  “嘿,康蒂,好久不见!”
  
  秦然打着招呼。
  
  身形却是不着痕迹的挡住了赫伯特。
  
  ps第二更~
  
  颓废要吃肉,补充能量!
  
  例如:阿胶驴肉锅~(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