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章 你说谁死了?
‘黑狱’班宁,声音高傲且冷酷。
  
  就如同一位执掌所有人生杀大权的君王。
  
  他宣布着秦然的死亡。
  
  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是那样的……
  
  被人们所认可!
  
  华尔威街的范围外,成百上千的玩家看着化为废墟的街道,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看向‘黑狱’班宁的目光满是惊骇,仿佛第一次明白了‘魔女之下,十大超新星’所代表的含义。
  
  尤其是这些玩家中最早到的那一批。
  
  他们都是各个团队、组织内的资深玩家,一直被委任盯紧秦然、‘黑狱’班宁的动向。
  
  所以,才能够在‘黑幕’出现的一刹那,就纷纷的从附近的街道赶来。
  
  “可惜了,2567冲动了!”
  
  “以他之前表现出的实力,只要再耐心积攒实力,终有一天是可以和‘黑狱’班宁对抗的!”
  
  “2567听说还只是一个半新人,这样的潜力真是可怕!”
  
  “再可怕又怎么样?”
  
  “遇到‘超新星’还不是死了!”
  
  “嘿,这绝对不是结束,要知道2567和无法无天可是不错的朋友!”
  
  “以无法无天的性格,一旦返回游戏的话,那才是真正热闹的开始!”
  
  “真是期待!”
  
  “是啊!是啊!”
  
  ……
  
  或是惋惜、或是不屑、或是讥讽、或是幸灾乐祸的声音,在资深玩家之间响起。
  
  让那些随后赶到、恰巧在附近的菜鸟、新人们纷纷的竖起了双耳。
  
  这些进入游戏,经历了最初茫然,或者依旧茫然的玩家们,本能的收集着信息毕竟,游戏中死亡,现实中死亡等等游戏规则,在一些资深玩家的宣传下,并不是什么秘密了。
  
  但正因为如此,更加的让这些菜鸟、新人玩家们越发的战战兢兢。
  
  而这样的情绪,随着眼前的一幕越发的加重了。
  
  不论是笼罩方圆百米,夷平了整个街道的‘黑幕’,还是那让人看着就心底发寒,却能射出上千道灼热射线的怪兽,都是他们这个阶段所不理解的力量。
  
  他们下意识的将自己带入‘黑狱’班宁,或者秦然的位置,无不得出了一个同一的结果:死亡。
  
  这让他们感到了沮丧。
  
  一些本来脱离茫然的玩家看到的是死亡的结果。
  
  因此,又一次的茫然、不知所措了。
  
  这让他们感到了兴奋。
  
  一些本来还在茫然的他们看到了过程中展现的力量,实在是迷人不已。
  
  因此,迅速的从茫然中脱离了出来、目光坚定。
  
  灰心丧气。
  
  奋起直追。
  
  两种不同的心态,好似两把不停挥舞的长剑,在新人、菜鸟玩家们的心底交击、交错而过。
  
  他们的气息逐渐的发生了变化。
  
  一些越发的弱势。
  
  一些却强势不已。
  
  资深玩家们,纷纷的将目光看向了那些展露自己强势一面的新人、菜鸟玩家,略微打量后,就走了过去代表着各自的团队、组织向着这些拥有‘潜质’的玩家发出了邀请。
  
  至于气势越弱的那批?
  
  无人问津。
  
  有些事情,一开始就决定了结果。
  
  在死亡的威胁下,一些事情变得更加的直接、残酷。
  
  血淋淋的,让人无法直视。
  
  但这就是,现实。
  
  突然远处响起了一阵骚动。
  
  一群人出现在了街道的尽头。
  
  “哈,有好戏看了!”
  
  一位早已到场的资深玩家笑了起来,然后看了看身旁刚刚加入团队的新人,自顾自的解说起来。
  
  “这些家伙都是‘独行者’,一群习惯在副本世界中,独来独往、贪婪的孤狼虽然在巨大城市中表现的很安分,但你千万不要指望和他们有什么合作!因为,他们根本不懂得合作,只会让整个团队崩溃离析!”
  
  “至于好戏?”
  
  “刚刚那个被干掉的2567也是‘独行者’之一,还是‘独行者’中名望极高的无法无天的好友,所以,现在这些家伙要报仇了!”
  
  资深玩家的话语中满是蔑视。
  
  不过,新加入的新人玩家却满是疑惑。
  
  “可您不是说他们是孤狼吗?为什么还会……”
  
  新人玩家问道。
  
  “装模作样而已!”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显现出所谓的‘友情’来,才能够让人明白他们的‘骄傲’!”
  
  “我敢打赌,这一定是一次虎头蛇尾的战斗!在‘黑狱’班宁出手后,这些孤狼很快就会散去的!”
  
  “一群傻X!”
  
  资深玩家撇着嘴角道。
  
  “是这样吗?”
  
  新人玩家看着气势汹汹冲来的‘独行者’们,低声自语着。
  
  莫名的,他有些不相信身旁资深玩家的话语。
  
  而这个时候,冲来的‘独行者’中,传来了一阵怒吼声
  
  “班宁!”
  
  扛着盾牌的汉斯,带着一只机械狗的柯尔。
  
  两个和秦然关系最好的‘独行者’对着‘黑狱’班宁怒目而视。
  
  “准备给2567报仇吗?”
  
  “两个不知所谓的蝼蚁!”
  
  笼罩着一层血色光芒的班宁冷笑道。
  
  “蝼蚁?”
  
  “那你真应该尝试一下蝼蚁的力量!”
  
  汉斯直接被气笑了,他竖起了盾牌,他要搏一把了。
  
  虽然明知道不敌,但也要一战。
  
  不然的话,他内心的火焰就要把他自己点燃了。
  
  柯尔没有说话。
  
  被系统遮掩的面容,让人看不清楚神情。
  
  但周围的人,都能够感受到柯尔气息正在如同岩浆一般的翻滚着。
  
  不同于汉斯的性格使然。
  
  柯尔此刻满是愧疚!
  
  秦然对他有着救命之恩。
  
  而且,对他有过不止一次帮助的无法无天更是拜托了他。
  
  但即使是这样,他依旧眼睁睁的看着秦然死了。
  
  柯尔没有抱怨秦然不听劝阻。
  
  现在的他,还没有想到这些,被秦然之死充斥大脑的他,只想到了,为什么不更加认真的劝说秦然。
  
  他为什么只会用私信?
  
  而不是登门呢?
  
  因为,他面对‘魔女之下的十大超新星之一’有着恐惧感。
  
  他胆怯了。
  
  他恐惧死亡。
  
  不过,现在他却有着更加恐惧的东西:一路而来,众多独行者看向他的目光。
  
  目光,如剑、如刀。
  
  剑剑刺骨。
  
  刀刀斩肉。
  
  “呵!”
  
  一声轻笑,柯尔从背包内囊中,掏出了两捆特制的炸药。
  
  并不是普通的黑火药。
  
  而是……
  
  液体!
  
  幽蓝色的液体,在巨大城市的自然光下,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光芒。
  
  柯尔毫不犹豫的将液体炸药绑在了自己的身上,他看着远处被血色笼罩的‘黑狱’班宁。
  
  生硬的吐出了一个字。
  
  “来!”
  
  ‘黑狱’班宁没有回答。
  
  周围先到一步的资深玩家们却是脸都绿了。
  
  他们可是清楚眼前液体炸药的威力,一旦爆炸的话,绝对会将夷为平地的华尔威街炸成一个深坑。
  
  这些资深玩家们纷纷后退。
  
  不明所以的新人、菜鸟玩家们,在听到短暂的解释后,也是紧随其后。
  
  但是,其中一些玩家看向这群被称之为‘独行者’玩家的目光,却变得不同了。
  
  尤其是当那群‘独行者’中又有几个人毫不犹豫走出,向着‘黑狱’班宁明确的表现出了战斗之意时。
  
  身材壮硕的拉蒙特,一手一剑,冰火气息围绕全身。
  
  偏瘦弱的莱文缓步而出,一张卷轴缓缓的摊开,神秘的文字在他的脚下浮现。
  
  一个高挑身披红色斗篷的女子凌空悬浮,一枚枚的宝石在她周围环绕、光芒四射。
  
  “哼!”
  
  “汉斯、柯尔、拉蒙特、莱文、工匠,还有谁?”
  
  “都一起出来,我好一次性的解决你们!”
  
  ‘黑狱’班宁冷哼了一声。
  
  “你是瞎的不成?”
  
  “当然是站在这里的全部了!”
  
  仅有一米五高的少女,排众而出,与汉斯等人并肩站立。
  
  “勒梅?”
  
  “你确定要和我做对?”
  
  ‘黑狱’班宁问道。
  
  “不是我要和你做对,而是我现在恨不得痛揍你一顿啊!”
  
  “2567,可是很不错的小家伙虽然他的理念狂妄,但是我很期待他会怎么做,现在你让我的期待落空了!”
  
  “不教训你的话,我心气不平!”
  
  ‘炼金师’勒梅双手环抱胸前大声的喊道。
  
  “好!”
  
  “很好!”
  
  ‘黑狱’班宁阴沉的低吼着。
  
  染血的逆十字架又一次的插入到了他的手掌内,血色的光芒一下子收敛了起来,‘黑幕’又一次的开始在天空上漫延着。
  
  最早赶到的那批资深玩家们,再次仓惶后退。
  
  ‘独行者’们却是发动了冲锋。
  
  “那么……你们就和2456一样,全部的给我去死吧!”
  
  面对着冲来的玩家,‘黑狱’班宁恼怒的喊着。
  
  他就要再次抽出逆十字架。
  
  但,有一只手掌却比他更快。
  
  手指修长,却不失力量感。
  
  以覆盖的形式,捏住了‘黑狱’班宁的右手。
  
  一个在这位超新星看来,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声音出现了。
  
  “你说谁死了?”
  
  秦然的身影逐渐的清晰起来。
  
  就在‘黑狱’班宁的身边!
  
  嘎吱!
  
  嘎吱!
  
  嘎巴!
  
  秦然的手掌不住的用力,“黑狱”班宁的手掌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响声,而仅仅是一秒钟后,这样的不堪重负就变成了一声脆响。
  
  “黑狱”班宁的手掌被秦然硬生生的捏断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幕。
  
  不论是‘独行者’,还是那些团队资深玩家。
  
  他们瞪大的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
  
  “我明明已经……”
  
  ‘黑狱’班宁不可置信的吼着。
  
  “是吗?”
  
  “忘了告诉你……”
  
  “我可是不死之身啊!”
  
  秦然轻笑的说道。
  
  PS第一更~
  
  第二更颓废正在努力的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