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看似困局
史奇!
  
  秦然一眼就看到了那位西海岸的警长,穿着厚厚的棉衣从一艘船上走向了砦桥,然后,沿着砦桥登上了小岛的码头。
  
  “史奇为什么会在这里?”
  
  “难道……”
  
  “混蛋博伊尔!”
  
  一个猜测出现在了秦然的心底,顿时,还算不错的心情就变得极为糟糕起来。
  
  秦然有超过八成的把握,史奇出现在这里和博伊尔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毕竟,那张记载着试炼者名字的卷轴可是在博伊尔手中的。
  
  没有博伊尔的话,史奇根本不可能来到这里。
  
  而来到这里的史奇,必然是危险重重的。
  
  或许船上的试炼还没有什么危险。
  
  但一旦登上终结之岛的话,必然会有着生命危险。
  
  尽管艾辛德没有直接告知秦然什么,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极为明白了终结之岛的冒险,并不是一次游玩。
  
  更加不用说,终结之岛并不是试炼的结束。
  
  以史奇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的实力,来到这里真的是找死。
  
  更加重要的是,以双方的关系,一旦史奇发生了什么危险,他不可能见死不救。
  
  博伊尔应该很清楚这一点,但却依旧这样做了。
  
  那么……
  
  “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秦然眉头皱在了一切。
  
  虽然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秦然却了解博伊尔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对方这么做必然是有着对方的理由。
  
  或是善意的。
  
  或是恶意的。
  
  而在秦然思考的时候,艾辛德走了过来。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之后的路途你需要自己完成,在岛中心有一座木屋,那里将是你们这次试炼开启的地方!”
  
  “记住,天黑之前到达那里!不然的话,你将会失去试炼的资格!”
  
  “希望我们有再见的机会!”
  
  这位初试考官并没有登上终结之岛的打算,在砦桥旁和秦然挥手告别后,就重新返回了船上。
  
  船,没有停留,直接返航。
  
  不仅仅是秦然乘坐的船,之前送史奇来到终结之岛的船也是一样的。
  
  靠近砦桥,然后放下史奇后,就匆匆的离去。
  
  似乎是有着什么特殊的规定。
  
  又似乎是因为其它什么。
  
  秦然暂时无法细想。
  
  因为,支线任务出现了
  
  【寻找: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史奇,是你现在最需要做到的事情!】
  
  (标注:评价将会根据所用时间而变化)
  
  ……
  
  有着支线任务的存在。
  
  再加上自身和史奇的关系。
  
  秦然在登上砦桥后,就向前急冲而去。
  
  不需要无双级别的【追踪】,仅仅依靠雪地中清晰可见的脚印,秦然就迅速的向着史奇追去。
  
  可是这样的脚印在出了码头之后戛然而止。
  
  追在脚印之后的秦然,停下了脚步,他低下头看着雪地中的脚印。
  
  上一个脚印还在雪地内留下了十公分左右的深度。
  
  下一个脚印则是浅浅的一层,完全的没有踩进去。
  
  接着,就消失了。
  
  仅留下了来时的脚印。
  
  却没有继续前行的脚印。
  
  秦然皱起眉头打量着四周。
  
  厚厚的雪地上,没有更多的痕迹了。
  
  “得到了和我一样信息‘岛中心木屋’的史奇一定是全速前进的,他速度很快的从码头出来,没有停留的走到了这里,然后,没有任何的挣扎就消失了……不、不,不单单是没有任何的挣扎,甚至连前进的姿势都没有变,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才对!”
  
  秦然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的幅画面。
  
  之前雪地上略大的脚印和呈现出的大范围溅起的痕迹足以证明史奇是全力前进这一点。
  
  只有当一个人急匆匆的在雪地内前进时,才会留下这种痕迹。
  
  但周围的雪地上却没有任何痕迹的存在。
  
  哪怕绑架史奇的人会飞,也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因为,史奇就算是失去了抵抗的力量,那留下的脚印也不会是那么的自然,必然会因为施加在史奇身上的力量,或者史奇的中心有所变化,而产生额外的诸如:脚印不平整、倾斜等等变化。
  
  而不是如同现在这样,仅留下一分后就没有了继续。
  
  “凭空消失吗?”
  
  秦然再次扫视了周围一眼,然后原路返回检查了整个码头、砦桥。
  
  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
  
  不过,秦然知道一定有被他忽略了东西。
  
  但是,眼前的秦然却没有时间去寻找被忽略的东西了。
  
  落日的余辉即将消失。
  
  夜晚即将到来。
  
  如果没有在夜晚到来前,到达岛中心的那座木屋的话,他就会失去资格……
  
  久违的烦躁感从秦然心底升起。
  
  一边只是个原住民。
  
  而另一边将是影响到他整个副本世界收益,乃至惩罚的主线任务。
  
  有着这样的对比。
  
  在原本的秦然看来,自然是很好选择的。
  
  但此刻,当事情发生后,秦然却发现,这样的选择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如果只是一个陌生的原住民,秦然完全不会犹豫。
  
  可史奇并不陌生。
  
  双方合作了不止一次,还曾并肩战斗。
  
  这样的熟悉感,让内心并不是真正冷漠的秦然难以选择。
  
  毕竟,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秦然很难再把史奇当做是一个什么都不存在的NPC。
  
  或许,在玩家们提出‘原住民’这一词时,就已经默认了某些身份。
  
  只是,大部分的玩家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或者说,发现了却不愿意承认。
  
  呼!
  
  “必须要放弃主线任务去找史奇吗?”
  
  “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
  
  “等等!”
  
  “也许……”
  
  猛地想到了什么的秦然一眯双眼。
  
  他微微思考了数秒钟,然后,不管不顾的向着岛中心冲去。
  
  ……
  
  水晶球内,秦然的一举一动都显现了出来。
  
  看着做出选择的秦然,待在岛中心木屋的人微微叹息了一声。
  
  原本他很看好秦然的。
  
  毕竟,是那位看重、曾经做过预言的人。
  
  自然是有着不凡之处才对。
  
  可是眼前秦然的表现,却让他十分的失望。
  
  “即使是妮凯蕾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
  
  “哪怕你被尊称为‘地上之神’,但你毕竟不是真正全知全能的神灵……”
  
  砰!
  
  叹息声还没有完全落下,木屋的门就被一脚踹开了。
  
  寒风随着飞来的木屋夹裹着而来,将木屋内的篝火吹得东倒西歪。
  
  但更让人感到寒意的却是一把暗红色的双手巨剑。
  
  剑尖指着发出叹息的人。
  
  “说,史奇在哪?”
  
  秦然一字一句的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