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态度强硬
readx();    惊讶、愕然,从尼西尔的脸上浮现。
  
      他看向秦然的目光中,有着远比神情更多的诧异,刚刚才在心底下定了结论,就这样的被推翻。
  
      对于尼西尔来说,可不是好受的事情。
  
      只是他并不能够再考虑更多了。
  
      一股远比脖子上的剑锋更加冰冷、锋锐的杀意刺入到了他的心底。
  
      尼西尔,眼前的秦然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他不说的话,秦然真的敢下杀手。
  
      当他看到秦然平淡毫无情绪的双眼后,心底猛地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史奇在大厅和其它参加试炼的人在一起,还有……”
  
      “恭喜你,过关了!”
  
      尼西尔深吸了口气说道。
  
      然后,尼西尔指了指就在面前的剑尖,缓缓的说道
  
      “是吗?”。
  
      “但我认为我们的交流方式就应该这样的直接——现在,让靠近这里的那些家伙乖乖的,不然我不保证我做出事情来!”
  
      “还有,立刻带我去见史奇!”
  
      秦然冷笑的扫视了一眼看似空挡的小木屋,完全依靠杀戮而积攒出的杀气,好似旋风一般,带着呼啸声充斥在屋中。
  
      呼!
  
      屋中的篝火焰苗,一下子就矮了一截。
  
      一股令人灵魂颤栗的寒冷,开始漫延了,令刚刚靠近这里的人们驻足不前,他们犹如被冰冻了似的。<>
  
      但更多的却是目带惊恐。
  
      仿佛看到了最可怕的妖魔。
  
      尼西尔感受着这些没有经历过真正战斗的助手、学徒状态,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差距后,不由开口说道2567,我说了你已经过关了!你没有必要……”
  
      “我说了,立刻带我去见史奇!”
  
      秦然手腕略微向前,【狂妄之语】的剑尖就死死的钉在了尼西尔的脖颈上,丝丝红色沿着剑尖而下。
  
      剑锋上妖异的光芒开始闪烁。
  
      强硬的好似石头的态度,让尼西尔的话语完全的说不下去了。
  
      尼西尔看着如此手持巨剑、神情平静的秦然,在这一瞬间,尼西尔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人影。
  
      所以,尼西尔最终都没有再说。
  
      因为,尼西尔清楚,现在说,都是没有用的。
  
      只有带着秦然见到史奇才行。
  
      “该说不愧是妮凯蕾的助手吗?”。
  
      “一模一样的臭脾气!”
  
      心底带着一声说不清楚是滋味的叹息声,尼西尔抬手按了一下水晶球。
  
      咔!
  
      一声机簧转动的响声中,木屋中一侧的床开始下降,一个阶梯出现在了那里。
  
      “跟我来!”
  
      尼西尔说了一声,就大踏步的走了。<>
  
      秦然一步不落的跟了上去。
  
      自始至终,【狂妄之语】都架在对方的肩膀上,剑锋时刻贴着尼西尔的脖颈。
  
      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对方是这次试炼的考官之一。
  
      秦然自然是。
  
      但就因为,秦然才会选择这样做。
  
      他需要让圣堂对他有所顾忌,而不是对他肆无忌惮!
  
      这一次是以史奇做为了‘试炼的素材’。
  
      下一次呢?
  
      哪怕秦然猜测到了圣堂的用意——在任务与之间的选择,并且以此做为基础开始延伸到生命、战友、同伴之类的高度。
  
      每一项都可以说是生命中的美好。
  
      每一项都能够被称之为人们的向往。
  
      但这并不代表,秦然愿意任由对方将这种美好、向往建立在他的痛苦抉择上。
  
      即使他承认这样的美好、向往也是一样。
  
      事实上,如果不是猜到了眼前试炼的情况,秦然再见到尼西尔的时候就不会是威胁了,而是直接下杀手了。
  
      毫不犹豫的那种。
  
      因此,尼西尔感受到杀意可不是故弄玄虚,而是真实的。<>
  
      而且……
  
      到了现在,这样的杀意都没有消失。
  
      被【狂妄之语】架在脖子上的尼西尔是感受的最清楚的。
  
      “不仅有着妮凯蕾的臭脾气,而且做事的态度还直接向着蒂奇靠近吗?”。
  
      尼西尔这个时候有点后悔了。
  
      原本只是一次正常的试炼测试,他为在听到了妮凯蕾的助手要来后,就非要跑来凑热闹呢?
  
      此刻的他不应该是在的房间内为这批有可能出现圣骑士的试炼者们,制定崭新的修炼计划吗?
  
      不应该这样的啊!
  
      苦恼的尼西尔越走越快。
  
      他巴不得快点甩脱身后的秦然。
  
      而在某个硕大的房间内,看着眼前一幕的几个人中的一个,却是哈哈哈大笑。
  
      那笑声是无比畅快的。
  
      仅仅听声音就。
  
      而且,听那久久不曾停息的意思,就能够其中畅快的程度。
  
      “老师。”
  
      站在一侧的博伊尔,看着房间中其余几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不得不出声提醒着的老师。
  
      “博伊尔,做的不错!”
  
      “你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的人来参加试炼了——实在是太精彩了,你看到尼西尔的表情了吗?”。
  
      “实在是太精彩了!”
  
      身材壮实,在这冰冷的环境中,也赤膊着上身,露出一身伤疤的老者大声喊道。
  
      而且,老者是真的很高兴,看看那被拍的砰砰作响、石屑乱飞的石桌。
  
      但在房间中,看到这一幕的其他几人的脸色却更难看了。
  
      “斯穆特!”
  
      “这里是圣堂决议厅,现在有人藐视圣堂的威严,我提议废除他的资格!”
  
      一位头发早已掉光,雪白的胡子留到了.胸.前的老者低喝道。
  
      “你说?大点声!”
  
      “我听不到你在说啊,废物西蒙!”
  
      赤膊上身的斯穆特抬起右手伸出小指,扣了扣耳朵后,才斜着眼看向了眼前出声的老者。
  
      “你!”
  
      带着羞辱的称号,让名为西蒙的老者猛地站了起来,向着斯穆特怒视着。
  
      “我以为你会直接向我出手的!”
  
      “真是废物!”
  
      斯穆特向着西蒙的方向一弹小指,一颗显而易见的耳屎就飞到了西蒙的脸上。
  
      轰!
  
      如同是上百公斤炸药的爆炸声中,被耳屎砸中的西蒙整个人好似是被重型卡车撞到了!
  
      不仅直接飞起,而且还嵌入到了一旁坚硬的墙壁内。
  
      “斯穆特!”
  
      房间内剩余两人开口了。
  
      一个身材矮小,形如诸如,以至于胡子拖地的中年人。
  
      另一个则是面目秀丽,看不出多大岁数的女子。
  
      随着话语声,两人一左一右的挡在了斯穆特的身前。
  
      “迈耶、奥哈拉?”
  
      “你们也和废物西蒙站到了一起?”
  
      斯穆特一挑眉头。
  
      “不是,我们只是……”
  
      “我不管你们是为了,我只说一句——这次圣堂的试炼是由我负责的,他们是否有资格也是我说了算!”
  
      “任何人!任何人!敢指手画脚,敢随意妄动这些试炼者,我就拔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
  
      斯穆特直接打断了迈耶的话语,掷地有声的说道。
  
      而在时,斯穆特的目光更是看着一个方向:被打得嵌入墙壁的西蒙所在。
  
      说完,斯穆特转身就走。
  
      根本不给任何人解释的机会。
  
      博伊尔苦笑的看着老师的背影,再一次的向着迈耶、奥哈拉两位圣堂大执事道歉后,才快步的追了上去。
  
      至于西蒙?
  
      博伊尔根本连看都没看一眼。(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