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第二场
    圣堂决议厅发生了什么,众多待在终结之岛上的试炼者完全的不知道。
  
      事实上,当看到尼西尔被一把巨大的双手剑驾在脖子上走进来的时候,待在地下大厅内的众多试炼者都是一阵哗然。
  
      他们或是呆滞。
  
      或是不可置信。
  
      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尼西尔身后的人:秦然!
  
      试炼者们的目光中都浮现了凝重、审视。
  
      唯有史奇例外。
  
      我们的警长从角落里站了起来,向着秦然一挥手。
  
      “嘿,伙计,这里。”
  
      顿时,一部分试炼者的目光就被吸引到了史奇的身上。
  
      感受着那种好似针扎一般的眼神,史奇耸了耸肩,掩饰着自己的不适,然后,大踏步的向着收剑走来的秦然迎了上去。
  
      “好久不见!”
  
      “快5个月了,你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相信我,如果你现在返回了西海岸,艾丽一定会让你好看的——她不止一次向周围的人打听你的消息。”
  
      一个属于男人之间的拥抱。
  
      史奇用力的拍打着秦然的后背。
  
      秦然马上还以颜色。
  
      立刻,史奇就在呲牙咧嘴中威胁起来。
  
      “是吗?”
  
      “看来我返回西海岸的时间,得再次向后推延一些了!”
  
      秦然则是毫不在乎的说道。
  
      并不是说秦然不在乎艾丽.琼斯。
  
      只是,在乎的方面不太一样。
  
      这让秦然在回应艾丽.琼斯时,变得更趋于谨慎。
  
      “随你,这是你的自由。”
  
      史奇一摊手。
  
      做为中年还单身的人,显然他没有资格给予秦然任何实质上的建议、指导。
  
      因此,我们的警长,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秦然、史奇向着角落里走去。
  
      但众多试炼者的目光并没有放弃,甚至,因为秦然的走进,更多人的目光放在了史奇这个在他们看来很不值得一提的人身上。
  
      无疑,这对史奇造成了莫大的压力。
  
      近在咫尺的秦然,清晰感受到了史奇因为这样的压力,身体上出现的负担。
  
      很自然的,秦然转身扫视四周。
  
      蛮横、暴虐的目光,带着淡淡的硫磺气息。
  
      好似一阵强风,直扑这些试炼者。
  
      呼!
  
      地下大厅内,试炼者的头发无风自动。
  
      实力较弱的人,更是连连后退。
  
      惊骇的神情浮现在他们脸上。
  
      如果说之前他们看到秦然用剑架在尼西尔脖子上走进来时,还在猜测秦然为什么会这么胆大妄为。
  
      现在秦然则用实际行动告知他们,什么叫你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秦然竟然以一人对抗所有试炼者。
  
      更加关键的是,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动手,仅仅只靠眼神、气息,就让所有的试炼者不敢妄动。
  
      恶魔的气息,形成骇人的威压,充斥在整个大厅内。
  
      宛如一座山,压在了众多的试炼者身上。
  
      秦然的目光一一从这些试炼者脸上扫过。
  
      这些试炼者中绝大部分都扭头回避。
  
      只有寥寥三人没有挪动目光,但也摇摇欲坠。
  
      但对秦然来说却是不重要了。
  
      他相信经过了刚刚一幕后,眼前的试炼者们只要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和史奇了。
  
      其中,史奇自然是关键。
  
      一个只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的警长,如果不给史奇身上加上一些保险的话,秦然十分担忧,史奇还能不能够完好的活着回到西海岸。
  
      当然了,在选择用剑架在圣堂考官的脖子上进入这里时,秦然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
  
      既然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强硬。
  
      那么……
  
      干脆就强硬到底就好。
  
      看到秦然收回目光,感受着那重如山的威压消失不见。
  
      众多试炼者都在心底长出了一口气。
  
      但他们下意识的避开了那个角落。
  
      纷纷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忌惮。
  
      不过,看到这一幕的尼西尔越发的肯定了,秦然一定就是妮凯蕾言传身教出来的助手乃至是……弟子!
  
      其中的教育自然少不了蒂奇那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也只有这样,才会出现秦然这样的家伙。
  
      心底想着,尼西尔轻咳了两声。
  
      将大厅内所有试炼者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我是尼西尔,圣堂的执事之一。”
  
      “我在这里先恭喜各位真正意义上的完成了初步的试炼,现在我们要进入下一个试炼!”
  
      “在此之前,各位有什么疑问吗?”
  
      “有的话,请提出!”
  
      尼西尔询问道。
  
      “尼西尔阁下,请问一共有几个试炼?”
  
      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径直问道。
  
      这是之前与秦然对视,寥寥三人中没有移动目光的一个。
  
      “三个!”
  
      尼西尔回答着。
  
      “那么,有几个人可以通过试炼?”
  
      又一个男子问道了。
  
      同样也是那三人中的一个。
  
      不同于前一个的壮硕,这个身材虽然高大,但体型却是普通,但随身携带的那把包裹在黑布下的武器,却惹人在意。
  
      即使没有看到,附近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其中锋锐的气息。
  
      “最多三个,最少的话……自然是一个都没有!”
  
      尼西尔没有隐瞒,然后,目光看向了随着他的回答,而一下子就沉默起来的试炼者,再次问道:“还有疑问吗?”
  
      停顿了数秒钟。
  
      尼西尔继续开口。
  
      “既然没有的话,那我就宣布第二场试炼的内容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内,你们需要在这座岛上,找到和我手中一样的卷轴。”
  
      说着,尼西尔就掏出了一个长度不过二十公分的刚好够成人手掌一握的羊皮卷轴,他示意所有的试炼者传阅。
  
      很快卷轴就来到了秦然的手中。
  
      秦然细细的大量着,上面没有任何的文字。
  
      不论是通用语,还是神秘字符。
  
      而且,在尝试打开时,卷轴密封的死死的。
  
      除非是破坏了卷轴本身,不然根本无法打开。
  
      在此期间,尼西尔的话语并没有停下。
  
      “卷轴一共三个,不论用什么方法,得到三个卷轴中任意一个的试炼者都算是合格,将会进入最后一轮的试炼,而在第三天天黑时,没有找到卷轴的,或者是失去行动力,包括丢掉小命的,都算是失败!”
  
      “听明白了吗?”
  
      “那么,现在有退出的吗?”
  
      尼西尔面带微笑的询问着。
  
      众多试炼者,没有一个说话。
  
      显然,所有人都下定了决心。
  
      “很好!”
  
      “现在开始吧!”
  
      尼西尔满意的点了点头宣布着第二场试炼的开始。
  
      而就在话音落下的刹那。
  
      数道身影就闻声而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