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变化
一间刚刚用大云杉木盖起的木屋中心的位置,火塘在足够的柴火下,熊熊燃烧着,时不时的发出噼啪的脆响。
  
  两个打开盖的罐头,就这样的放在火塘上加热着。
  
  不一会儿,随着热气漫延而出的香气,就让史奇忍不住的咽起了口水。
  
  不过,我们的警长可是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两根比之棍子还要结实的长面包,以匕首穿好后,被他放在了火中加热着。
  
  “2567,没想到你竟然会盖房子!”
  
  史奇一边转动着面包,一边看向了秦然。
  
  直到现在,他都记得秦然是怎么样用那把吓人的巨剑将周围一小片大云杉木砍倒,然后,削去了多余的枝干,建造了眼前避风、取暖的木屋。
  
  最让史奇记忆犹新的是,自始至终秦然都没有使用除去那把巨剑之外更多的工具。
  
  但眼前的木屋却是出乎预料的牢固。
  
  听听外面咆哮的寒风吧。
  
  任何不够牢固、结实的东西,只有被摧毁的下场。
  
  “我不会盖房子,但我会搭积木不需要美观等元素的话,仅仅是这种暂时蜗居的木屋,大部分人都能够做到。”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大部分人?”
  
  “大部分人可不能够像你一样,挥舞起【狂妄之语】!”
  
  史奇一挑眉毛。
  
  他可是感受过【狂妄之语】的重量,他两只手憋足了劲,都没有让这把双手巨剑有着分毫的移动。
  
  而秦然呢?
  
  一只手就如臂使指般的挥洒。
  
  这让史奇对自己和秦然的差距更是有了一个直观的认知。
  
  无疑,这让自认为是男子汉的史奇感到了沮丧。
  
  不过,更让史奇感到灰心丧气的是,拥有着这样武力的秦然,并不是一个莽夫,而是会用脑子。
  
  一些他注意不到的事情。
  
  秦然却是早有预料。
  
  “原本我是打算来帮忙的,现在我却完全成了拖后腿的了!”
  
  史奇苦笑着摇了摇头。
  
  “只是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你还是习惯从普通人、试炼者的角度出发来看待眼前的一切,而当你站到圣堂的角度时,你就会发现这些东西了就好似眼前的试炼,圣堂在让我们经历了一定程度上勇敢、正义、智慧、怜悯的考验后,马上就抛出了任务与友情的抉择,那么紧跟着的试炼又怎么会是简单的找东西呢?”
  
  “眼前名为‘终结’的岛不大,但却也不小,仅靠一两人的力量,三天之内根本不可能找遍全岛,更加不用说是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下了。所以,只可能是合作,让大部分的试炼者合作,才能够度过眼前的难关!”
  
  “可是按照尼西尔所说,只有三个人能够通过眼前而的试炼一大群人找到了东西,却只有三个人能够过关,想想可能会出现的画面,我就总觉得圣堂的考官都是不怀好意的。”
  
  “他们总是让试炼者进行一次次‘良知’和‘利益’的抉择,却不真正意义上说明究竟是‘良知’重要,还是‘利益’重要,只让试炼者们自己去判断,如果在最后一个环节出现什么大逆转,我真是一点都不奇怪。”
  
  看着苦笑的史奇,秦然一拍对方肩膀以示安慰后,就不理会火焰的灼烧,将两个加热到滚烫的罐头拿了出来。
  
  自己一份,史奇一份。
  
  “是啊!”
  
  “更加可恶的是,他们在之前的试炼中,已经透露出一丁点更加看重‘良知’的意思,这必然会影响到试炼者的选择。”
  
  “我现在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了!”
  
  史奇将手中的长面包递给秦然一份后,自己就不顾烫嘴,狠狠的咬了一口,一边嚼着面包,一边语带不满的说道。
  
  “放心吧,不止你一个人不知道,刚刚的试炼者中,我有把握大部分的人在此刻都头疼着!”
  
  “而且,如果我是圣堂的人,我会做得更绝一点,让这些试炼者不得不合作,然后,再逼着他们来一场决斗!”
  
  说完,秦然拿着长面包,蘸满了罐头内的牛肉汁后,一口吞下。
  
  顿时,牛肉油脂厚重感就从秦然的舌尖上绽放了出来,而夹杂着浓郁肉香的汤汁随着秦然的咀嚼而从牙齿下迸发出来的口感,更是令秦然又多咬了一口,这一次没有蘸肉汤,但烤糊的小麦的滋味,却是让秦然眯起了双眼。
  
  接着,一片熟透、发烫的牛肉被秦然放入了嘴中。
  
  在这个北风呼啸、滴水成冰的寒冷气候下,即使是罐头牛肉,也让秦然满意的发出了轻哼声。
  
  史奇看着秦然享受的样子。
  
  他不由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面包和牛肉罐头,学着秦然的模样尝试着,但口味却远不如他想象中的美味。
  
  “明明这两样东西都是来自我的背包,也是我加热的啊?”
  
  史奇疑惑不解的想着。
  
  他十分想要和秦然互换一下食物,看看是否中间出现了什么意外,才让秦然手中的食物看起来如此的美味。
  
  不过,应有的教养,令史奇克制了这股强烈的愿望。
  
  为了转移注意力,史奇忍不住的问道。
  
  “2567,你之前说让这些试炼者不得不合作是?”
  
  “很简单,在藏卷轴的周围安排一些只有试炼者合作才能够打败的生物就行了以圣堂的势力,想要做到这一点,简直不要太简单!”
  
  “而这也是我们的机会!”
  
  秦然一仰脖子将罐头内的牛肉全部的倒入嘴中后,这才缓缓的说道。
  
  “机会?”
  
  史奇不明白了。
  
  同样不明白的还有尼西尔。
  
  做为这次试炼的考官,尼西尔看着斯穆特突然加进来的一些安排,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尼西尔没有犹豫的开始联系斯穆特。
  
  当水晶球上出现了斯穆特的虚影时,尼西尔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
  
  “斯穆特你疯了?!”
  
  “你这个混蛋,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突然安排,会让这些试炼者中有多少人丧命?”
  
  “你这个谋杀犯,我要向三大执事检.举你!”
  
  尼西尔的吼声在木屋中回荡着。
  
  可斯穆特却完全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随便!”
  
  接着,斯穆特的身影就消失了。
  
  气愤的尼西尔下意识的拿起了水晶球就要向地上砸去。
  
  只是在脱手的一刻,尼西尔又紧紧的将水晶球抱了回来,一脸的舍不得。
  
  “不能因为那个混蛋,砸我的东西,太亏了!”
  
  “要砸也得砸他的!”
  
  “不过,那家伙平时虽然桀骜不驯,但也不应该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才对……”
  
  “难道?”
  
  猛地,尼西尔想到了秦然。
  
  这位圣堂执事的脸立刻一变。
  
  “那混蛋家伙不会是想要公报私仇吧?”
  
  “他和妮凯蕾的事情,都是过去式了。”
  
  “应该不可能吧?”
  
  “嗯,应该不可能!”
  
  尼西尔在木屋中抱着水晶球来回的踱着步子,带着满满的不是很自信的语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