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传承之幻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面对着墙壁上闪烁的‘圣堂之力’与冲来的身影,秦然没有任何的惊慌,他的手指再次扣动【蟒蛇-W2】的扳机。
  
  砰!
  
  在超凡级别【火药武器.轻型枪械】的支持下,左轮枪内的子弹,以刁钻的角度越过了冲来的身影,射入到了对方身后的房间内。
  
  锵!
  
  又一把宽刃长剑挡在了子弹前。
  
  一个与之前一模一样身着盔甲、闪烁着‘圣堂之力’的身影出现在秦然的视野中。
  
  而墙壁上若隐若现的‘圣堂之力’则逐渐变得浓郁起来。
  
  “果然,斯穆特不会只准备一道‘防护措施’!”
  
  看着一前一后几近占据了整个通道的盔甲身影,秦然丝毫没有放松。
  
  因为,他的试探并没有结束。
  
  再忍受着又一次出现的刺痛下,秦然以目光判断着与两个敌人的距离,当双方的距离不足5米时,他动了。
  
  他急速的向前冲去,好似猿猴一般,一个纵跃就躲开了第一个敌人的横斩。
  
  然后,右脚凌空一踏。
  
  【莫迪之靴】上幽光一闪。
  
  秦然整个人再次拔高,不仅躲开了第二个敌人的刺击,而且眼前再也没有了阻拦物。
  
  砰砰砰!
  
  秦然毫不犹豫的扣动着【蟒蛇-W2】的扳机。
  
  一连三颗子弹就这样的射入了房间内。
  
  这次,在没有守护者出来了。
  
  子弹准准的命中了目标:那枚散发着‘圣堂之力’的钻石。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那枚钻石纹丝不动。
  
  就仿佛是与那个精巧、满是秘法文字的支架融为一体,嵌入了地面。
  
  秦然没有再多的时间却研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他已经感受到了身后剑刃的破空声。
  
  “史奇!”
  
  高声一喝后,秦然身形扭转,【狂妄之语】随着这样的转动而斩出。
  
  呼!
  
  剑风凌厉,犹如在这通道内挂起了一道十级狂风。
  
  剑刃锋锐,在巨大的力量加持下,能够切金断玉。
  
  事实上,也是如此。
  
  吱吱!
  
  在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扭曲声中,身后追击而来的守护者手中长剑,硬生生的被秦然斩断了。
  
  不仅是那把宽刃长剑,连带着还有守护者本人。
  
  一道裂纹从金属的盔甲从头顶而下,露出了守护者的本来面目。
  
  烙印着诸多秘法文字的机簧、齿轮和一枚食指长短的菱形水晶。
  
  啪、啪啦。
  
  道道电弧急速的从菱形水晶上冒出。
  
  守护者随着电弧的出现而扭动着身躯。
  
  只是,十分的不协调。
  
  “金属傀儡?!”
  
  秦然讶异的看着眼前的守护者。
  
  他完全没有想到斯穆特竟然会用金属傀儡来守护那枚宝石。
  
  毕竟,据他从书中了解到的知识,金属傀儡大部分都是在一些炼金大师的实验室充当保镖。【△網WwW.】
  
  当然了,近代的炼金实验室内,早已经失去了金属傀儡的身影。
  
  即使有,也被一些炼金师当做了珍藏。
  
  远远不可能如同斯穆特一般这样的‘暴殄天物’。
  
  “这就是传承与底蕴吗?”
  
  秦然低声自语中,脚步一退。
  
  呜!
  
  宽刃长剑带着呼啸声,几近是擦着秦然的鼻尖斩下。
  
  剑刃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触碰到秦然,但剑刃上附着的‘圣堂之力’就已经让秦然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刺痛。
  
  在一具金属傀儡报废后,剩余的金属傀儡显然进入了特定的作战模式。
  
  原本只是在盔甲上闪烁着的‘圣堂之力’,在这个时候彻底的明亮了起来,奶.白色的光芒虽然没有达到秦然最初进入到通道内,墙壁上显现而出的刺眼‘圣堂之力’危险,但依旧不容小觑,让秦然不由自主的再次后退了一步。
  
  但更让秦然焦急的却是,此刻墙壁上‘圣堂之力’还在逐渐浓郁着。
  
  很显然,最终一定会达到他初入通道后,最为致命的程度。
  
  到了那个时候,就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不行!”
  
  “不能够再拖延下去了!”
  
  “必须要速战速决!”
  
  想到这秦然一握【狂妄之语】,合身扑了上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散发着‘圣堂之力’的金属傀儡、墙壁突然的黯淡起来。
  
  前一刻看起来还无比明亮的‘圣堂之力’,在这一刻就仿佛变成了风中残烛般,随时就要熄灭。
  
  整条通道内,再次变成了以火把照明为主。
  
  “成了!”
  
  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进入房间内的史奇。
  
  不过,还没有等秦然有着更多的动作。
  
  咚咚咚!
  
  他胸腔内的那颗【融合之心】,就急速的跳动起来。
  
  被压抑了许久的,邪异的原罪气息与蛮横的类硫磺气息在这一刻同时而动。
  
  呼!
  
  无形的劲气以秦然为圆心开始吹向了四面八方。
  
  手**错而成的欲.望之兽,以虚影的方式出现在了秦然身旁,充斥着罪恶的邪眼如同是饥饿的野兽。
  
  光辉交错间,遍布獠牙、利齿的怪嘴就凭空出现在金属傀儡的头顶。
  
  然后……
  
  径直合拢。
  
  一阵金属扭曲、撕裂的响声中,金属傀儡彻底的从秦然的视线中消失了。
  
  而这并不算是结束。
  
  吞食了金属傀儡的欲.望之兽,好似胃口大开一般,更多的怪嘴凭空出现,以撕咬的方式,开始啃食墙壁。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啃食‘圣堂之力’!
  
  与欲.望之兽心灵相接的秦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欲.望之兽此刻传来的异样满足感。
  
  “这!”
  
  秦然一愣。
  
  随即他想到了什么。
  
  只是还没有等秦然理清头绪,越发剧烈的心跳就充斥在了他的耳中。
  
  咚!
  
  咚咚!
  
  咚咚咚!
  
  仿佛是打雷。
  
  但更像是战鼓。
  
  秦然眼前幻象丛生。
  
  他看到了一面面暗红色的、扭曲的、不规则的镜子,聚拢在他的周围,然后,接二连三的破碎。
  
  罪恶。
  
  混乱。
  
  毁灭。
  
  在他的身边弥漫开来。
  
  一副副丑陋的面孔,带着残暴的目光盯着他。
  
  下一刻,却变成了谄媚。
  
  而他伸出手,岩浆组成的手掌,轻而易举的捏碎了这些不怀好意、令他感到恶心的东西。
  
  岩浆?
  
  恍惚中的秦然低下了头。
  
  他看到了一具狰狞有力的岩浆身躯,他心念一动,一对烈焰双翼径直展开。
  
  遮天蔽日。
  
  黑暗笼罩大地。
  
  白色。
  
  一抹白色在黑暗中越发的显眼了。
  
  他看到了这抹白色。
  
  就好似看到了那个魂牵梦绕的人。
  
  他抬起手,想要抚摸这个人,但岩浆的手掌却让他踌躇不前。
  
  那人渐行渐远。
  
  最终,不见。
  
  他自责。
  
  他愤怒。
  
  他……
  
  痛苦!
  
  他仰天怒吼。
  
  吼!!!
  
  这一刻,天地色变。
  
  既是幻象,也是……现实!(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