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五章 对视
乌云,遮蔽着大半的月亮。
  
  当海上的水蒸气不断上升后,月光变得朦胧。
  
  但这样朦胧的月光照射在那烈焰的身姿上时,随着火焰的升腾,夜空却变得明亮、耀眼。
  
  甚至是夺目。
  
  仿佛是在夜晚升起了一轮小太阳。
  
  只是,海面战舰上的士兵们注定无法欣赏这样奇异的景象。
  
  蛮横的的气息中,带着无尽的混乱。
  
  浓郁的硫磺气味犹如火山喷发的前兆。
  
  颤栗。
  
  恐惧。
  
  意志不够坚定的士兵,已经开始哆哆嗦嗦的胡言乱语。
  
  然后,就是狂乱的在甲板上逃窜。
  
  而其中意志最为坚定的人,在看到这道身影的时候也是身体僵直,脑海中只剩下一个疑问:圣堂为什么会有恶魔。
  
  圣堂为什么会有恶魔?
  
  巴里也在问着这样的问题。
  
  相较于普通的士兵,巴里知道眼前恶魔的身份。
  
  2567。
  
  ‘地上之神’的助手。
  
  这一系列事件的诱因。
  
  但对方不应该被斯穆特囚禁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忽然,巴里觉得他的计划在哪里出现了纰漏。
  
  任何完美的计划都会因为意外而失败。
  
  所以,任何一个明智的人,都会准备一个后备方案来应对意外的发生。
  
  巴里自然不会例外。
  
  甚至,这位将军阁下准备了更多的后备方案。
  
  可这并不代表这位将军阁下会欣赏眼前的一幕。
  
  巴里以阴冷的目光看着周围不堪重用的士兵。
  
  哪怕这些士兵号称精锐。
  
  但那只是对普通人来说,对于神秘侧……
  
  眼前混乱不堪的一幕,让巴里下意识的想到了被砸入石头的鸡窝。
  
  本就阴郁的心情,越发的恼怒了。
  
  “滚开!”
  
  巴里一脚踹到从他面前跑过的士兵,快速的向着那两小一大箱子跑去。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程序后,其中的两个较小的箱子打开了。
  
  两头怪模怪样的生物走了出来。
  
  有着狮子的脑袋、身躯,背部却长着羽翼,十分的有力,略微扇动,所带起的劲风就让奔跑的士兵摔倒在地,而四肢上却覆盖着蛇一般的鳞片,尤其是末端的爪子,更宛如是金属打造。
  
  嘎吱、嘎吱。
  
  随着这怪物的走动,不仅发出了刺耳的响声,还在甲板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抓痕。
  
  一边走,这两个怪物一边晃动着他们粗大好似鱼尾的尾巴。
  
  在这尾巴的顶端,一颗人类的头颅赫然在那。
  
  只是这颗人类的头颅完全没有了鼻子、嘴巴、耳朵等。
  
  仅有眼睛!
  
  从额头到下巴,一共四对八只眼睛,不停的眨着,泛着一种青色的光芒。
  
  一股腐朽的味道随着这怪物的走动,而在甲板上弥漫开来。
  
  跌倒在地的士兵们挣扎着,嘴里还在不停的发出慌乱的叫声。
  
  可是这挣扎的身影,慌乱的叫声却恰恰吸引了两个怪物。
  
  没有任何的犹豫。
  
  带着饥饿的吼声,两个怪物就扑向了这些士兵。
  
  一阵哀嚎与血肉的咀嚼后,披上了一层红色液体、肉糜的两个怪物心满意足的走到了巴里身边。
  
  “吃饱了吗?”
  
  “吃饱了,就给我去活动活动!”
  
  巴里看也不看那些惨死的士兵,分别指着天空中的秦然,和海岸边的斯穆特说道。
  
  对于这位将军来说,这些废物死再多,他都不会有任何的动容。
  
  如果用这些的废物的命能够换取斯穆特的生命,巴里不介意付出十倍、百倍的数量,而不是露出自己的底牌。
  
  毕竟,他的野心可不单单是圣堂。
  
  他有着更大的野心。
  
  而这样的野心,则让出动了两张底牌的巴里是信心十足。
  
  “去死吧!斯穆特!”
  
  “去死吧!2567!”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烦人的家伙,就该去死无葬身之地!”
  
  这位将军大声的吼道。
  
  呜!
  
  两个怪物在巴里的吼声中,同时仰天狂啸,如同离弦之箭般冲向了各自的目标。
  
  ……
  
  远处的海滩上斯穆特看到了冲向自己的怪物。
  
  不过,与冲来的怪物相比较,斯穆特更加注意的是秦然。
  
  斯穆特皱着眉,回忆着之前的一幕。
  
  “不对!”
  
  “刚刚不是在绝境中突破!”
  
  “是血脉进化!”
  
  想到了什么的斯穆特一直淡然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身为圣堂唯一仅存的圣骑士。
  
  有着完整传承的斯穆特,可是非常明白,‘血脉进化’究竟代表了什么。
  
  血脉进化,仅存在于一些魔法种与人类后裔身上的特殊变化。
  
  是一种十分难得,乃至苛刻的特殊变化。
  
  据他所知的那些书籍记载上,一百个魔法种血裔中只有一个会触发这样的变化,而在能够触发变化的一百个血裔中,只有一个能够成功。
  
  失败的话,血裔赖以生存的血脉就会大受损失,实力自然跟着一落千丈。
  
  可一旦成功的话……
  
  血脉就会逆向增加。
  
  本来只是单薄的血脉会变得浓郁。
  
  浓郁的血脉会发生质变。
  
  甚至,完全达到血裔先祖的力量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圣堂秘藏的书籍中,就有着这样一列记载。
  
  毫无疑问的,那位完全达到先祖血脉的血裔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最强者。
  
  横压一世,莫敢不从。
  
  据记载那位是精灵血脉。
  
  还算是爱好和平。
  
  假设是恶魔血脉的话……
  
  斯穆特眯起了双眼,看向了半空中的烈焰身影。
  
  他可以肯定,秦然有着相当浓郁的恶魔血脉,不然也不会对‘圣堂之力’这样的敏感。
  
  而现在秦然又完成了一次血脉进化。
  
  其血脉浓郁程度足以让人胆战心惊了。
  
  一个拥有恶魔血脉的人类。
  
  和一个完成了血脉晶化的恶魔血裔。
  
  哪怕两者是同一个人。
  
  也绝对不能够以相同的态度对待。
  
  “妮凯蕾……”
  
  “哼!”
  
  “滚开!”
  
  斯穆特低声念叨着,他想到了一些回忆。
  
  然后,一股腐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被打断回忆的圣骑士冷哼一声,看着飞到了面前的怪物就是一拳
  
  这一拳与之前的一拳不同。
  
  不再是没有威势、气息。
  
  一道撕裂夜空的光柱冲天而起。
  
  完全由‘圣堂之力’组成的炽白色光芒如同一件盔甲披在了斯穆特的身上,包裹着他的全身。
  
  包括手掌和头颅。
  
  而这样的拳头,下一刻砸在了那怪物的头颅上。
  
  砰!
  
  ……
  
  而在远处天空上。
  
  恶魔化的秦然,抬起岩浆手掌,一把抓住了怪物的狮嘴。
  
  接着,双方几乎是同时发力。
  
  圣堂之力下,怪物消融、气化。
  
  与之前的战舰没有什么两样。
  
  岩浆、巨力之下,怪物徒劳的被扭断了脖子、撕成了两半。
  
  双方几乎是同时完成。
  
  而在完成的瞬间,双方不由自主的相互看去。
  
  下一刻
  
  两道目光交错一起。
  
  火星四射。
  
  莫名压抑的气息,弥漫天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