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六章 老不要脸

      圣堂岛,久违没有开启的会客大厅在早上日出时分开启了。s
  
      推开大门的两队预备役骑士沿着山坡而下,每一个台阶上,都会留下两人,笔直站立。
  
      预备役骑士们依次而下,当三百三十三阶台阶都站满人后,远处一行人走来。
  
      秦然、史奇并肩而行。
  
      在他们前一步则是尼西尔与一位不知姓名的圣堂执事。
  
      “好刺眼。”
  
      史奇看着那些身穿银白色的盔甲的预备役骑士,双眼仿佛是被日光的反射,晃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挡住了双眼。
  
      秦然也跟着看了一眼这些全身熠熠生辉、光彩夺目的预备役骑士,随即目光就看向了那位不知姓名的圣堂执事。
  
      那些预备役骑士虽然不错,但真正让人在意的却是这位圣堂执事。
  
      对方的气息已经出现了衰竭,就如同对方年纪所表现出的那样衰老按照神秘侧计算的衰老。
  
      但是对方的身手依旧矫健。
  
      三百三十三阶台阶在对方的脚下,真是如履平地。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圣堂成员看向对方的目光。
  
      那已经不单单是尊敬了。
  
      完全可以说是崇敬了!
  
      远远比看向他的惊喜、怀疑,要令人舒服的多。
  
      “总算上来了!”
  
      史奇长出了口气。
  
      三百多阶台阶自然不被每日保持锻炼的他放在心上,但是那些预备役骑士的目光,却令我们的警长有些受不了了。
  
      事实上,秦然也有些不自在。
  
      不过,掩饰的很好罢了。
  
      “这边请!”
  
      不知姓名的圣堂执事一丝不苟的弯腰、做出了请的手势。
  
      尼西尔也是如此。
  
      甚至,脸上还保持着肃穆,以及一种从未见过的神圣。
  
      史奇盯着尼西尔,要不是见过对方不着调的模样,他差点就被骗过去了。
  
      冲着尼西尔眨了眨眼,看着尼西尔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硬生生忍下去的模样,史奇一笑的跟在秦然身后走进了圣堂的会客大厅。
  
      足有十米高的两扇石质大门后,是一个与大门相匹配的大厅。
  
      宽敞一词,已经不适合这里。
  
      宽阔如同一个城市的广场,才符合这个大厅的形容。
  
      一把把石质的椅子以大厅中心为圆点,向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去,并没有达到大厅的尽头,而是凑够了一千一百一十一把椅子。
  
      其中的一千把椅子分散在周围。
  
      十一把椅子却在中间。
  
      一把最当中,两边各五把。
  
      很显然,眼前椅子的摆放是有着自己的规律和……意义。
  
      那位不知名的执事并走到了中间的位置,但却没有坐下,而是又一次向秦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让我选择吗?”
  
      秦然看着眼前的十一把椅子,不由一挑眉。
  
      下意识的,他将这当做了一次考验。
  
      “那位修斯的座位应该在其中一个吧?”
  
      秦然这样的想着,根本没有理会那位不知名执事的示意,径直的选择了十一把椅子之外的位置坐了下来。
  
      一个游离于十一把椅子之外,但在上千把椅子中极为靠前的位置。
  
      看到这一幕,站在不知名执事身后的尼西尔先是双眼一瞪,然后,无可奈何的一捂脸。
  
      这样的动作,惹来了不知名执事的怒视。
  
      尼西尔马上垂首躬身。
  
      不知名的执事皱了皱眉,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转过身向着秦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欢迎归来,修斯圣骑士阁下!”
  
      声音本来不高、不低,但在整个会客大厅内旋绕后,声音则变得高亢、嘹亮。
  
      就好似是一个信号。
  
      外面等待许久的预备役骑士们,同时高呼。
  
      “欢迎归来,修斯圣骑士阁下!”
  
      “欢迎归来,修斯圣骑士阁下!”
  
      ……
  
      一声接着一声,声音如浪。
  
      潮涌翻滚间,传遍了整个圣堂。
  
      那些静静等待消息的圣堂成员们,在这一刻都纷纷的松了口气。
  
      有了那位大人的考验,错不了!
  
      欣喜的感觉,充斥在这些人的心中。
  
      而秦然这里……
  
      真是糟糕透顶!
  
      当尼西尔表情出现变化时,秦然就发觉了不对,而那位不知名的执事话语一出口,秦然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修斯原本的座位根本不在那十一把椅子中。
  
      而是在他所坐的附近。
  
      但是,眼前不知名的执事却用行动,让他先入为主,将未知变成了事实。
  
      他很清楚,经过了刚刚的一下。
  
      即使他不承认他的身份,也是无用的。
  
      因为,圣堂是承认的。
  
      简单的说,圣堂如果在之前怀疑他是那位修斯转世的话,现在就是干脆认可了。
  
      传遍圣堂岛的声音,就足以说明一切。
  
      “真如同我的好友史奇猜测的那样,圣堂的局面变得这么糟糕吗?”
  
      “不论我是否是那位修斯圣骑士的转世,你们都要将我当做是吗?”
  
      秦然眯起了双眼,语带讥讽的问道。
  
      不知名的圣堂执事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指了指秦然。
  
      或者准确的说是……
  
      秦然坐着的石质。
  
      “你是说我所坐着的椅子吗?”
  
      “它有什么……”
  
      秦然说着,就打量起了眼前的石质椅子。
  
      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在尼西尔的示意下,秦然抬手用指腹摸了一下椅子的把手下面后,整个人的面容却古怪起来。
  
      修斯!
  
      在椅子把手下,篆刻着这两个字。
  
      秦然手指一过,就能够确定。
  
      “你搞什么把戏?”
  
      秦然看着不知名的圣堂执事,眉头一挑。
  
      他不相信什么巧合。
  
      眼前的一幕,必然是对方用了什么不知名的手段。
  
      “这是修斯在年幼时刻下的除去少数几个人外,没有谁知道,而我也是在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所以……”
  
      尼西尔面容古怪的说着。
  
      “所以,你们就更加的认为我是那位圣骑士的转世?”
  
      “尤其是我身上出现了类似圣堂之力的力量?”
  
      秦然说着一抬右手,他的掌心中出现了淡淡白色的光芒。
  
      那是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
  
      让人感到了一种莫名的静怡感。
  
      但与圣堂之力却有着明显的不同。
  
      那是一股远超圣堂之力的勃勃生机,也没有圣堂之力的凝重、肃杀感,更加没有两者的转换。
  
      “现在请你们看清楚,我所拥有的晨曦之力与圣堂之力的区别!”
  
      秦然说道。
  
      “尼西尔。”
  
      “在!”
  
      “去记录修斯转世2567,衍生出额外的圣堂之力,名为晨曦之力放入传承之殿,供后人查阅!”
  
      “是!”
  
      不知名的执事再次开口了。
  
      “你要不要脸!”
  
      秦然面沉似水,史奇则怒气冲冲的开口了。
  
      不知名的执事却面带微笑,以温和的目光看着秦然与史奇。
  
      根本不在乎史奇的喝问。
  
      似乎又在问史奇:脸是什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