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七章 目的
    不要脸。
  
      眼前不知名的圣堂执事正在向秦然、史奇完美诠释着这一词汇。
  
      秦然一把拉住了还要与对方争辩的史奇。
  
      他很清楚,再争辩下去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对方准备充分。
  
      任何的争辩,都会陷入到对方的节奏之中。
  
      因此,秦然面沉似水的盯着对方。
  
      “为了达到目的,开始不择手段了吗?”
  
      “这样的人……”
  
      “真是死不足惜呐!”
  
      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话语间,更是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死亡并不是结束!”
  
      “如果可以用我的死亡来换取修斯你转世的归来,我乐意之至!”
  
      “事实上,整个圣堂的人都会愿意为此献出自己的生命——本是荆棘之路,何怕流血牺牲!”
  
      不知名的圣堂执事脸上的温和神情不变,语气淡然,却透露着无比的坚定。
  
      秦然一皱眉。
  
      开始重新打量对方。
  
      不怕死!
  
      秦然从对方平静的神情、气息中可以明确的得出这一点。
  
      并不是伪装!
  
      秦然皱起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什么样的人最可怕,无疑就是不怕死的人。
  
      而当这个不怕死的人,还不要脸时……
  
      秦然深吸了口气,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尼西尔。
  
      尼西尔面带苦笑,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不知名的圣堂执事似乎看不到眼前的一切,自顾自的说着:“修斯,没想到我们还能够再次见面——重新自我介绍一下,范德尔!”
  
      说着,范德尔就伸出了手。
  
      在空中略微停顿一秒,然后再见到秦然没有任何伸手的意思后,范德尔就继续说道。
  
      “史奇警官,关于你的秘术修炼马上就要开始了,尼西尔执事会带你去……”
  
      话语间,尼西尔就上前一步,站在了史奇身旁。
  
      史奇则看着秦然。
  
      在秦然微微点头后,史奇这才跟着尼西尔离开——这本来就是秦然此行的目的之一,自然不会阻止了。
  
      哪怕出现了一个意外。
  
      秦然看向了范德尔。
  
      他很好奇对方还要说什么。
  
      而且,是必须要支开史奇、尼西尔。
  
      难道是……
  
      要摘下伪装?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
  
      不过,下一刻,事实就证明秦然想多了。
  
      范德尔坐在了秦然的身旁,以一个很标准的坐姿:双手放在扶手上,双腿并拢,上半身笔直,目不斜视。
  
      但就是这样的坐姿,对方的话语却好似街边、小巷子内占卜师的呓语,可是话语中却充斥着真挚的感情。。
  
      “修斯,你相信命运吗?”
  
      “真是很奇妙,我原本以为我在生时,再也无法看到你了,没想到你却转世回到了这里……”
  
      “在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话语断断续续,却让那份感情显得越发真实了。。
  
      如果不是秦然确认自己不是那个叫做修斯的圣骑士,听到对方的话语,恐怕也会半信半疑。
  
      最高明的谎言就是连自己也一同欺骗。
  
      很显然,眼前的范德尔就是如此。
  
      从心底确认了这一点后,秦然就保持着沉默。
  
      你想要连自己都欺骗了的人,讨论那个欺骗的话题,真的是不明智的。
  
      远不如乖乖的闭嘴,等待对方露出狐狸尾巴。
  
      对方还有着其它的目的!
  
      对此,秦然是无比确信的。
  
      不然的话,也不会支开史奇、尼西尔。
  
      只是秦然有些低估了范德尔的耐心。
  
      对方开始不着边际的说着修斯的生平,而且每一句话都充斥着属于自己的感情,或是感叹、或是赞赏,又或是无能为力。
  
      而最终,对方的话语汇聚成为了——
  
      “修斯你能够转生实在是太好了!”
  
      当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秦然拧在一起的眉头,差点又打一个结。
  
      两个小时!
  
      整整两个小时,眼前的圣堂执事就是为了总结这句话。
  
      而且,对方很明显有些意犹未尽。
  
      “你究竟想说什么?”
  
      抢在对方之前,秦然问道。
  
      “修斯,你还记得会客大厅的门上一次是为啥开启的吗?”
  
      范德尔看了秦然一眼,缓缓的问道。。
  
      秦然本能的要说不知道,但是话到了嘴边,却灵光一闪。
  
      “是蕾吗?”
  
      这并不是一个多么难的问题。
  
      在眼前副本世界中和他有关系,且能够让圣堂开启会客大厅大门的人真的是屈指可数。
  
      然后,按照关系亲密程度来说,只可能是妮凯蕾。
  
      “嗯。”
  
      “你转世前的记忆恢复了吗?”
  
      “没有吗?不要紧,我们时间多得是,慢慢来!”
  
      看着一副为自己着想的范德尔,秦然强忍着给对方脸上一拳的冲动。
  
      对方真的是时时刻刻都不忘记把自己绕进‘你就是修斯转世’的坑里。
  
      “你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秦然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在心里已经做好准备,对方再说出什么‘命运’之类的话语,他一定会让对方感叹命运的残酷。
  
      “我需要修斯你帮忙!”
  
      “有关奥哈拉!”
  
      出乎预料的是,范德尔很正色的说道。
  
      而且,系统马上就出现了提示。
  
      【发现支线任务:心扉】
  
      【心扉:圣堂三大执事之一的奥哈拉,因为往事而自我封闭着,你需要去帮助她……】
  
      ……
  
      在支线任务【心扉】的上面,有着支线任务【转生之名】完成的提示。
  
      当整个圣堂岛都出现‘欢迎归来,修斯圣骑士阁下!’时,这个支线任务就完成了——以秦然很不期望看到的方式。
  
      “奥哈拉?”
  
      一提到这个名字,秦然脑海中就浮现除了那位拳头比真正钢铁都要坚硬数倍的女士。
  
      当然,还有对方疯狂的某样。
  
      以及……
  
      对方疯狂的原因:修斯。
  
      而他又恰巧被当做了修斯!
  
      “原来如此!”
  
      秦然深吸了口气。
  
      到现在为止,他才隐隐把握住了事情的关键。
  
      圣堂之所以要把他当做修斯的转世,除去事态有些出乎预料的糟糕外,真正的原因是这位圣堂三大执事之一的奥哈拉才对!
  
      和他这个冒牌货不同。
  
      奥哈拉是因为修斯的死,而和圣堂产生间隙的原圣堂成员。
  
      如果修斯‘没死’呢?
  
      那间隙自然不存在。
  
      一旦不存在的话,奥哈拉很自然的还是圣堂的三大执事之一。
  
      或许战斗方面不出色。
  
      但一定有着过人之处。
  
      而且,是眼前圣堂极为需要的。
  
      秦然转过头,看向了范德尔。
  
      不过,还没有等秦然说话,范德尔就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了一本巴掌大小的书籍,径直的放入到了秦然的手中。
  
      “修斯的修炼笔记!”
  
      范德尔淡淡的说道。
  
      “我……”
  
      “传承之殿中,上一任拥有‘荆棘灵光’圣骑士的笔记!”
  
      “可……”
  
      “传承之殿中,所有关于‘荆棘灵光’的记录!”
  
      “……”
  
      “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