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重合下的巧合
“嗯,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有一点,我需要重申我可不是什么圣骑士转世,我从未听说过对方,也没有继承对方声名的想法。”
  
  “我……就是我!”
  
  “我可不认为我的声名和那位圣骑士相比较,会差到哪里去!”
  
  秦然貌似赞同的点了点头,但随之话语一转。
  
  奥哈拉面无表情。
  
  但秦然能够听到随着他之前的话语,奥哈拉的呼吸一顿,虽然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但却瞒不过他的感知。
  
  “果然,就算是表面平静了,或者说是努力的做到了平静,但是有关那位修斯圣骑士的事情,却根本不是这么容易放下的!不然的话,之前也不会在随口拒绝的话语中,还下意识的提到了她此刻与修斯身份的差距!”
  
  奥哈拉的表现,让秦然微微松了口气。
  
  对方并不想表现中的坚不可摧。
  
  那么,就有解决的办法。
  
  打铁趁热!
  
  秦然一抬手,完全以【晨曦骑士锻体术】延伸而出的力量‘晨曦之力’弥漫在了他的整个手掌上。
  
  在【晨曦骑士锻体术】晋升到无双级别时,虽然系统中没有显示,但是秦然却自然的控制着体内属于【晨曦骑士锻体术】的力量漫延到了手掌上。
  
  就好似生来就会一般。
  
  但秦然清楚的知道这是【晨曦骑士锻体术】所带来的改变。
  
  甚至,他已经见识过其进阶后的力量。
  
  晨曦!
  
  无形化为有形的气。
  
  仿佛冲击波一般撞在了晨曦教会隐藏在地下的财宝海浪上。
  
  虽然经历了数次副本世界后,眼界大开的秦然不在乎为这一技巧而震惊,但能够掌握这样的技巧,秦然却是不介意的。
  
  当然了,这需要一个漫长时间。
  
  就好似老骑士贡兰森提到过的‘质变’一样。
  
  不过,用来‘应付’眼前的奥哈拉却是足够了。
  
  白色的光芒出现在秦然掌心的刹那,奥哈拉的脸上就再也无法保持那种平静的模样了。
  
  她的目光中浮现了更多的色彩。
  
  犹如一枚石子投入到了平静无波的湖面上。
  
  道道涟漪在她的心底泛起了波澜。
  
  这些波澜层层叠叠的汇聚,最终冲破了心中一直克制的某处。
  
  “修斯!”
  
  奥哈拉轻呼着。
  
  随着这一声饱含思恋的呼声,奥哈拉整个人仿佛在这一刻都活了过来。
  
  从那种冰冷、单调的画面中挣脱而出。
  
  只不过,她马上就以警惕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又是范德尔的把戏吧?”
  
  奥哈拉这样的问道。
  
  “范德尔的把戏?”
  
  “虽然我承认那个家伙非常的不要脸,但是他想要做到我这样的程度,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说过了我就是我!”
  
  “独一无二的我!”
  
  话语间,秦然大踏步的走向了奥哈拉。
  
  他的手中白色的光芒没有散去,但是在迈步的一瞬间,他的身上却出现蛮横充斥着类硫磺的混乱气息。
  
  而当第二步迈出的时候,饱含着色.欲、贪婪、暴食、懒惰、愤怒、妒忌、傲慢七种邪异气息一下子就迸发出来。
  
  如同是火山爆发般。
  
  呜!
  
  气息而起的气流,化作一道小型龙卷在这房间肆虐。
  
  书页被吹的哗哗乱响。
  
  书架、书桌也不住的抖动。
  
  奥哈拉的长发随风而舞。
  
  她抬着头看着眼前手握‘圣堂之力’却带着邪恶、混乱、罪孽的男子。
  
  整个人的心,乱了。
  
  她知道范德尔做不到这一点。
  
  不仅是范德尔,即使是她最讨厌的妮凯蕾也难以做到这一点。
  
  就好似妮凯蕾无法让幽灵管家复活一般。
  
  如果、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那……
  
  一些猜测出现在了奥哈拉的心中。
  
  这让她纷乱的内心,越发的乱了起来。
  
  看着奥哈拉的表情,秦然再次开口了。
  
  “你现在还认为这是范德尔的把戏吗?”
  
  秦然问道。
  
  心乱如麻的奥哈拉用力摇了摇头。
  
  顿时,房间的异象就消失不见。
  
  蛮横、类硫磺的混乱气息、邪异、罪孽的气息都随之不见,仅剩下了秦然手中的‘晨曦之力’。
  
  “还有,这不是你所知道的‘圣堂之力’!”
  
  “我称呼它为‘晨曦之力’!”
  
  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然后,不等奥哈拉再次回答,秦然转身就走。
  
  奥哈拉看着秦然干脆异常的背影,眼前一阵恍惚。
  
  ‘我的力量源自‘圣堂之力’,但和大家所熟知的‘圣堂之力’有些不同。’
  
  ‘诶!你说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啊!’
  
  ‘这个还需要起名字吗?’
  
  ‘好麻烦!’
  
  ‘我最讨厌起名字了!’
  
  ‘好的、好的,我想到了一定会告诉你的!’
  
  ……
  
  记忆中的话语,再一次浮现在耳边。
  
  最终,只剩下一句
  
  我称呼它为‘晨曦之力’!
  
  “修斯!”
  
  “等等我,修斯!”
  
  奥哈拉从地上爬起来,径直的向着秦然追去,在秦然推门而出的前一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被陌生人抓住手臂的秦然一挑眉头。
  
  “松手!”
  
  秦然低喝道。
  
  “我已经松手过一次,然后,后悔了四十年……”
  
  “这一次我不会再松手了!”
  
  “现在的你只是记忆没有恢复,不习惯眼前的一切!”
  
  “没关系的!”
  
  “我会陪着你,让你的记忆一点点的恢复!”
  
  奥哈拉语带急切的说道。
  
  【支线任务:心扉(完成)】!
  
  秦然的视网膜上出现了提示,但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看着眼前一脸关切、紧张神情的奥哈拉,他猛地发现,他似乎、好像、有可能……
  
  演过了!
  
  “我是2567!”
  
  “不是修斯!”
  
  秦然强调着。
  
  “我知道,你只是记忆没有恢复!”
  
  “我会帮你的!”
  
  奥哈拉点了点头,甚至,嘴角微微上翘的出现了一个笑容。
  
  秦然头疼的看着奥哈拉。
  
  还有,你这了然一切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
  
  范德尔也头疼的看着这一幕。
  
  他知道秦然的出现必然能够让奥哈拉有所改变。
  
  即使嘴上不承认,但也会有所行动。
  
  毕竟,拥有着‘荆棘灵光’‘圣堂之力’的人,可不能够单单以巧合来说的。
  
  更简单的说:虚无缥缈的希望,也是希望。
  
  而是人就不会放弃希望。
  
  范德尔深知这一点。
  
  只是眼前……
  
  范德尔沉吟了片刻,抬手一招。
  
  阴影中的一道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大人!”
  
  对方语带恭敬的说道。
  
  “去西海岸散布消息,就说‘地上之神’妮凯蕾的助手‘告死鸟’2567因为见到了奥哈拉,而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是!”
  
  那道身影飞快的离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