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六章 祭品

      黑暗如同是幕布一般遮挡着普通人的视线。
  
      可对于达到了a+级别感知的秦然来说,这样的黑暗只是让他的视线变得有所模糊而已。
  
      再加上浓郁负能量的对【邪异之体】的加持,秦然的视线非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相反,还获得了一些加成。
  
      至少,站在这栋高层建筑顶层的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楼下不远处的一切。
  
      不过,奥哈拉却是不同了。
  
      淡淡的‘圣堂之力’在奥哈拉的身体表面流转着,抵御着周围浓郁负能量的侵袭,让她没有丧命。
  
      事实上,普通的‘圣堂之力’在到达锡兰市的市中心后已经完全的被负能量所压制了。
  
      如果不是因为‘赐灵之力’的特殊之处,恐怕这个时候的奥哈拉已经虚弱的倒地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奥哈拉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她的目光扫视了一眼远处,然后就看向了秦然。
  
      目光中带着一份担忧。
  
      因为那胆大的计划,和必然承担的风险。
  
      圣堂大执事想要劝阻秦然。
  
      可就如同她记忆中的倔强脾气一样,完全的不停劝阻。
  
      甚至,还让她离开。
  
      但这怎么可能?
  
      上一次的离开,让她几近失去了他。
  
      这一次?
  
      她绝对不会离开。
  
      同样的错误,绝对不会犯两次。
  
      可一些事情,她是必须要提醒秦然的。
  
      “2567,我不认为巴里会说实话。”
  
      “即使这一切真的是南方古国搞的鬼,但是最初的他们一定是合作关系,只是因为事情的发展出乎了巴里的预料,他棋差一招,才落得现在的局面!”
  
      奥哈拉基于自身对巴里的了解,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自始至终,不论是巴里,还是搞出这一切的南方古国都是我们的敌人,我绝对不会相信敌人的话语,只会将敌人一网打尽!”
  
      秦然如实的说道。
  
      虽然在那些炼金改造战士身上得到了一些线索。
  
      但秦然绝对不会相信一个敌人给自己留下的线索。
  
      即使那些线索看起来相当的真实。
  
      因为,秦然非常的清楚,最危险的就是九真一假线索。
  
      那会让你不知不觉的上当,直到最后一刻才猛然发现一切都是陷阱。
  
      而大部分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晚了。
  
      所以,秦然用了更为稳妥的办法。
  
      尽管这样的‘花销’不菲。
  
      ……
  
      阴影中,秦然小心翼翼的靠近着目标。
  
      一栋靠近锡兰市市中心的银行。
  
      曾经的神庙,现在的银行。
  
      哪怕经历了无数的战乱、岁月,曾经庞大的建筑群,早已消失不见,但眼前建筑所保留着的当初几分风格,也足以让人看得到当初的神庙是何等的辉煌。
  
      大量的、高大石柱充当着门脸,支撑着足有50米高的天花板,花岗岩的阶梯由下而上,真正的神庙大门早已遗失,留下的只是一个后人仿制的小门:两扇自由开合的门板,以及能够并排通过四人的宽度而已。
  
      这扇放在其它任何地方看,都是很不错的门,放在这里,却完全是皓月与萤火之光般的不值一提。
  
      尤其是当人们沿着花岗岩的阶梯而上时,一个个残破却依旧栩栩如生,神话中的诸神画像从石壁上浮现时,更是让这扇小门变得不起眼起来。
  
      但就在这不起眼的小门前,却足有近三十人的炼金改造战士守卫着。
  
      不过,很快的,三十个炼金改造战士就无声无息的倒地了。
  
      他们冰冷而木讷的脸上,浮现着笑容。
  
      一种获得了向往已久物品、生活的笑容。
  
      接着……
  
      就是死亡!
  
      死神悄然靠近,掠夺生命。
  
      秦然的步伐紧随死神之后,一个闪身就推开了那扇小门。
  
      门后,一条狭长的走道。
  
      没有任何的灯光。
  
      黑暗如同是一张大嘴吞噬着任何胆敢踏入到这条走道内的人。
  
      秦然毫不在乎的,向着一个方向前进。
  
      当他听到一阵阵痛苦的呼喊时,脚步更是快了数分。
  
      几十秒钟后,一座硕大囚笼就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秦然打量着眼前精钢打造的囚笼。
  
      足有成人手臂粗细的栅栏,一个个秘法文字篆刻其上,浓郁的负能量沿着这些秘法文字散发着一种古怪的腐朽之力。
  
      而圣堂的成员,就好似鸟儿一样,被束缚在笼子内。
  
      他们经过了严刑拷打。
  
      身上血迹斑斑。
  
      可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精神似乎也受到了某种璀璨,大部分的人都保持着一种呆滞的状态。
  
      仅有很小的部分人还算是清醒。
  
      看着出现的秦然,这些清醒的圣堂成员没有任何的喜悦,他们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想要说些什么。
  
      可惜的是,张开嘴巴的他们,露出了的是半截舌头。
  
      不仅如此,当这些圣堂成员刚准备以行动示意秦然的时候,篆刻满秘法文字的铁栏杆上,一道道细小的黑色箭矢就射向了他们。
  
      嗖嗖嗖!
  
      箭矢如同烟雾一般没入了这些圣堂成员的身体。
  
      让他们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却没有了再提醒秦然的能力。
  
      事实上,即使提醒也已经晚了。
  
      当秦然踏入到这里后,就已经陷入到了陷阱中。
  
      “祭品!”
  
      “多么美妙的邪恶力量,只有这样的祭品才是我所需要的——我等待你许久了,2567!”
  
      一前一后两个声音出现。
  
      前者声音狂热,后者声音冷淡。
  
      但两道声音却出自同一人。
  
      红色的布衣,光头的布雷德缓步的走了出来。
  
      他满意的看着秦然。
  
      秦然同样看着布雷德。
  
      然后,背在身后的手掌,不着痕迹的一动。
  
      布雷德立刻发现了这样的小动作。
  
      他笑了。
  
      充斥着嘲讽。
  
      疤痕让这个嘲讽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
  
      “雕虫小技!”
  
      “妮凯蕾没有交给你更多的东西吗?”
  
      “难道不知道面对南方罗兰派系的人,幻术之类的东西只会让你丢人显眼吗?”
  
      布雷德的右手一把抓住了秦然的咽喉,将其单手拎起。
  
      黑色如同胶质一般的液体从布雷德的右手上冒出,瞬间将秦然的四肢和头颅固定,看着挣扎不朽的秦然。
  
      布雷德狂热、冷淡的声音一同高声说道——
  
      “不需要挣扎了,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很希望看到‘地上之神’在功亏一篑后,会有什么反应!”
  
      一阵病态的笑声中,布兰德拎着秦然向着锡兰市的市中心走去。
  
      在那里,魔法阵已经完全的布置好了。
  
      不再是一个部分,而是所有的。
  
      一个以锡兰市为基础的魔法阵。
  
      或者说是:祭台!
  
      一座石质的高台屹立在魔法阵的中心,浓郁的负能量好似乌云一般,在周围翻滚不休。
  
      一把黄金打造的尖刀平放在台子上。
  
      静静的等待着祭品的来临。
  
      布雷德拎着秦然缓步走上台子,没有任何怜悯的抄起黄金尖刀,直接的插入了秦然的心脏。
  
      然后,布雷德用力的一翻手腕。
  
      他要力争将秦然的心脏绞碎,好让心头的热血全部的流出。
  
      可是……
  
      ‘秦然’的胸口根本没有丁点儿的鲜血流出。
  
      而且,眼前的‘秦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用口型比划着两个字——
  
      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