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七章 叫嚣
    希蒙斯的手中出现了数支药剂。天』『 籁小 说
  
      他行动迅的将数支药剂填装到了左手臂的特殊连弩中。
  
      砰砰砰!
  
      机簧连弹,数支药剂就射向了蝗虫群,并且在还没有接触到蝗虫群的时候,就化为了一颗颗硕大的火球。
  
      一如之前吞噬那些东海岸神秘侧的船只般,火球吞噬了蝗虫群。
  
      希蒙斯伪装成查尔斯,可不是单凭变形药剂的。
  
      左手臂上的特制连弩与自身调配的特殊药剂才是他的底气。
  
      惶恐的人群看着被火焰吞噬的蝗虫群,略微心安。
  
      可还没有等他们松下这口气,嗡鸣声就再次的响起了。
  
      那些蝗虫竟然冲破了烈焰的封锁!
  
      火焰无效!
  
      所有的人一愣,然后越的绝望了。
  
      这一次连希蒙斯、‘送信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希蒙斯已经底牌尽出,却完全的没有任何作用。
  
      ‘送信人’虽然没有动用底牌,但是他很清楚,希蒙斯这样的烈焰对于蝗虫群没有效果的话,那么他也是无能为力。
  
      带着无尽的苦笑,‘送信人’看向了希蒙斯。
  
      “抱歉!”
  
      希蒙斯这样的说道。
  
      并不单单是对‘送信人’一人,还有其它在场的所有人。
  
      尽管他知道这样的抱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相较于生命来说,什么样的话语都是轻飘飘的,没有丝毫的重量。
  
      但……
  
      这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了。
  
      抱歉声,在蝗虫群翅膀的扇动下,并没有完全的被掩盖,若隐若现的。
  
      有的人听到了,有的人没有听到。
  
      听到的人,神情恍惚。
  
      没听到的人,同样如此。
  
      在面对即将丧命的前提下,神秘侧的众人,并不比普通人好多少。
  
      他们四散奔逃。
  
      希望找到一些东西,做为遮蔽,好让他们的生命多存在一会儿。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徒劳的。
  
      嗡嗡嗡!
  
      蝗虫群越来越近了。
  
      有些人在最后一刻,选择了面对现实。
  
      希蒙斯、‘送信人’等,他们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着死亡的降临。
  
      然后……
  
      嗡鸣消失了。
  
      漫天的、无法计数的蝗虫群消失了。
  
      一头庞大、邪异的怪兽出现在天空,手臂腿脚相互扭曲缠绕,一枚枚赤色为底,撒着七彩光芒的眼睛照亮了夜空。
  
      而最吸引人注意的却是那张大嘴。
  
      遍布着獠牙利齿,还在不停的旋转。
  
      在平时,如果他们看到这样的怪兽巨嘴的话,一定会是胆战心惊,或者不寒而栗的。
  
      可是现在!
  
      这些西海岸市的神秘侧众人,有着的只是庆幸!
  
      无比的庆幸!
  
      因为,那怪兽正在吞噬着蝗虫群。
  
      面对高温烈焰都毫无损的蝗虫群,在这张怪嘴之下,完全的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直接被嚼碎、吞咽。
  
      西海岸市神秘侧众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生了什么?”
  
      “奇迹吗?”
  
      死里逃生的‘送信人’低声呢喃着。
  
      一片寂静中,这样的呢喃也是清晰可闻的。
  
      但却没有任何人反驳。
  
      因为,他们也都是这样想的。
  
      一些年轻人几乎是喜极而泣。
  
      年长者松了口气的同时,以更加认真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怪兽。
  
      即使它的外貌让人无法恭维,但刚刚被救下一命的他们,却丝毫不觉得这怪兽是狰狞的。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一道站在怪物身躯之上的身影时,一阵阵吸气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告死鸟’!”
  
      惊呼声,打破了码头上的寂静。
  
      希蒙斯猛地抬头向着夜空看去。
  
      漂浮在夜空下的怪物正在扭动着身躯,上千只眼睛的扭转,带动着庞大身躯而动。
  
      在最大、最核心,也是怪物最高一点的那颗眼睛上,一道身影迎风而立。
  
      西海岸夜晚的凉风吹动着比黑夜还要深邃的鸦羽披风。
  
      额前的梢不由向后飘动。
  
      一张熟悉的面容出现在了希蒙斯的视野中。
  
      “2567!”
  
      希蒙斯轻呼着。
  
      然后,彻底的松了口气。
  
      他知道这次他们赢定了。
  
      ……
  
      “‘告死鸟’!”
  
      与码头上死里逃生,满含惊喜的惊呼不同,在东海岸神秘侧船队旗舰的甲板上,这样的惊呼是带着惶恐与咬牙切齿的。
  
      惶恐的来自格特鲁德。
  
      咬牙切齿的来自诺。
  
      格特鲁德扭过头,以几乎质问的口吻,问道:“诺阁下,你不是说‘告死鸟’前往了锡兰市,并且一定会被托在那里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以格特鲁德欺软怕硬、谄媚的性格,能够问出这样的话语,显然是怒极了。
  
      事实上,格特鲁德怎么能够不怒?
  
      正因为是诺的一番话语,他才把全部身家都压在了这次对西海岸的袭击上。
  
      如果失败的话,他将一无所有。
  
      这可不是之前,某一个地方出现了意外,让他有所损失。
  
      现在、眼前的是全部!
  
      全部!
  
      他经营了数十年的一切,都会随风而去。
  
      ‘告死鸟’‘烈焰恶魔’!
  
      ‘地上之神’的助手!
  
      顶着这些名号的秦然,可不是他能够抗衡的,格特鲁德很清楚这一点。
  
      如果他获得了对西海岸神秘侧的战争胜利还好说,东海岸神秘侧即使是处于颜面,也会保护他安然无恙。
  
      哪怕是‘告死鸟’也不能够拿他怎么样。
  
      毕竟,‘地上之神’的助手,只是助手,并不是‘地上之神’本人。
  
      正因为如此,他才敢鼓动、叫嚣‘挽回东海岸神秘侧的尊严’!
  
      可随着秦然的出现,一切都完蛋了。
  
      “布雷德这个家伙在搞什么?”
  
      “他认为和我的争斗,已经高过了‘那位’的旨意吗?”
  
      “真是愚蠢!”
  
      诺怒气勃的说道。
  
      然后,他扫视了一眼格特鲁德。
  
      眼中浮现的凶狠与恶意,让激动的格特鲁德一哆嗦。
  
      这位东海岸神秘侧人士,迅的反应了过来。
  
      他之前那样的质问,会给他带来什么。
  
      他可是一无所用了。
  
      本就势弱的他,此刻丢掉了最后一丁点筹码,完全没有和对方谈条件的资格。
  
      自己的生死,只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抱歉诺阁下,请您原谅我的鲁莽,我向您誓……”
  
      格特鲁德没有犹豫的匍匐在地,颤颤巍巍的说道。
  
      “够了!”
  
      “暂时撤退吧!”
  
      诺很不耐烦的一挥手。
  
      他很想要直接干掉格特鲁德,但是想到周围船只上的东海岸神秘侧人士,最终,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的人,但也是极好的材料了。
  
      至少,可以让他挽回这次的损失。
  
      一想到损失,诺的怒气就再次浮现。
  
      他平复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诺转过身看着远处夜空下的秦然。
  
      他大吼着——
  
      “2567!”
  
      “这一次是你的运气,下一次,我一定会让你终身难忘!”
  
      声音隔着海面,遥遥的传到了秦然的耳中。
  
      秦然看着以远想象度离去的东海岸神秘侧船只。
  
      无疑,这就是对方敢在失败后,还和他叫嚣的资本。
  
      对方认为他的度无法追上那度飞快的船只。
  
      “度快?”
  
      “但,你快的过光吗?”
  
      秦然这样的说着。
  
      嗡!
  
      【欲.望之兽】的上千只邪眼,同时亮了起来。(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