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章稍微晚点!

  
  
  
  
  
  
  
  
  哪怕是翻滚的躲入身后的阴影,艾伦都没有停下笑声。
  
  怀有仇恨之人,最畅快的无非就是报仇的刹那。
  
  虽然死去的不是‘掮客’,但与‘掮客’有关的人死了,尤其还损伤了‘掮客’的某部分利益,对于艾伦来说,也是畅快的事情。
  
  听着艾伦那小儿止涕的笑声,伏击者们没有任何的退缩,就如同秦然缓步的从阴影中走出一般。
  
  不过,在看到秦然的刹那。
  
  这些人就是一愣。
  
  “是2567!”
  
  一些人惊呼着。
  
  “快挡住眼睛!”
  
  其余一些反应快的人更是提醒着周围的人。
  
  只是,这样的提醒还是慢了一些。
  
  下,与秦然目光接触的人,纷纷的陷入到了中,他们惊呼、恐惧。
  
  然后,纷纷吐血倒地。
  
  但另外一些提前挡住双眼的人,却是安然无恙。
  
  强大吗?
  
  以秦然此刻sss的精神属性来说,是十分的强大。
  
  可伴随着这样的强大,弱点也是极为明显。
  
  不需要任何的道具、准备,只要提前挡住双眼就行。
  
  面对着这些遮着双眼的人,秦然没有丝毫的留手,既然已经是敌人了,仁慈就可以暂时放下了。
  
  砰砰砰!
  
  连连激发,枪口的火光好似死神的喘息,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了血泊中,化为了白光。
  
  仅有极少数人逃脱。
  
  秦然的注意力没有再放到这些人身上。
  
  或者说,秦然的注意力自始至终都不在这些人身上。
  
  开枪不过是顺手施为。
  
  就好似顺手关门一般,只是一个顺带的行为。
  
  他的注意力自始至终都在那位令子弹停止的玩家身上。
  
  不过,对方有着相当的隐藏技巧。
  
  远超技能的那种。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杀手玩家。
  
  然后,当心底危机闪现的时候,他本能的向前冲去。
  
  嗖!
  
  本该掠过秦然脖子的匕首划破了空气,带起的劲风,吹动着秦然的鸦羽斗篷。
  
  羽毛颤动间,劲风回转。
  
  秦然的左腿随着急速的转身而踢出。
  
  砰!
  
  空气中出现了闷响。
  
  而这样的闷响几乎是接二连三的响起。
  
  仿佛是一朵绽放的花儿,漫天的腿影就将身后的玩家笼罩其中,然后,就如同是绝提的大坝,径直将其淹没。
  
  对方身上防御力场闪烁着。
  
  可一闪即逝。
  
  丝毫没有为对方争取到一丁点的时间。
  
  大师级的,以原有225%的速度攻击,远远的超出了对方的想象。
  
  而在大师级的特效下,攻击力被削弱的弱点,也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尤其是当秦然以做为第五次攻击的时候。
  
  嗖!
  
  半月形的劲气一闪而过。
  
  这位玩家愣愣的站在原地,大约一秒钟后,身体才从胸膛处被切割开来。
  
  尸体倒地,白光闪烁。
  
  ……
  
  视网膜上出现的提示,令秦然眉头一皱。
  
  “这么多?”
  
  秦然诧异着那个数字。
  
  积分、技能点越多自然是好事,但秦然可不会忽视其中的异常。
  
  如果这真的是一场针对艾伦的伏击,那么,参与伏击的人不把积分、技能点转换为实力,却选择了空置……
  
  “就算对方是真的有把握击杀艾伦也不可能这样做,完全的不符合常理!”
  
  “除非……”
  
  想到了什么的秦然,目光再次扫过那些重型卡车。
  
  他快步的走了过去。
  
  透过那些掀开的雨布,秦然能够清晰的在车后兜内发现一些颗粒。
  
  坚硬的金属颗粒,明显是什么东西的残渣。
  
  “铁矿!”
  
  秦然辨认后,心底一惊。
  
  ‘掮客’的人是在运输交易!
  
  而且,还是原矿石。
  
  原矿石必然是要冶炼,而冶炼则是为了铸造。
  
  武器、防具。
  
  莫名的秦然还想到了那个机器人杰森。
  
  “‘掮客’在巨大城市中的产业比想象中的还要庞大啊!”
  
  秦然感叹着。
  
  他的心底出现了一丝沉重,哪怕是连续击杀14人后,获得了近20积分和30个技能点,都无法让他感到轻松。
  
  因为,他很清楚,他的对手是怎样的一个庞然大物。
  
  或许现在的他在资深玩家中也有着相当不错的实力。
  
  可还没有真正意义的达到无视数量的地步。
  
  更何况,对方不仅有着数量还有着质量。
  
  甚至,不需要出动己方的力量。
  
  只需要给出足够的悬赏,有的人是愿意为对方效力的。
  
  而这,恰好这是对方最擅长的。
  
  假如对方真的给出了一个真正令人意想不到的高价格,恐怕他真的是要寸步难行了。
  
  毕竟,独行者中也有很多需要积分、技能点的。
  
  到了那个时候,除去无法无天外,他将无法信任任何人。
  
  脑海中浮现的思考,令秦然的气息不自觉的凝重起来。
  
  “嘿,怕了吗?”
  
  “如果我告诉你,眼前的交易,只是‘掮客’生意中的九牛一毛,你会不会吓得尿裤子啊?”
  
  “而他的势力更是远超你的想象!”
  
  带着一声低笑,艾伦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即使无法看到面容,秦然也能够猜到对方脸上的笑容中是充斥着讥讽的。
  
  “怕?”
  
  “嗯,有点!”
  
  秦然看着艾伦,他从心底开始重新评价对方。
  
  对方的情报能力显然远超他的想象。
  
  还有对方的行事风格。
  
  似乎也和他记忆中的有些区别。
  
  当然了,这并不妨碍秦然的观点,他先是略微点了点头,但没有等到对方再开口就继续的说道:“不过,就算是怕,一些事情还是需要去做的或者说,正因为怕了,一些事才更加的需要去做!”
  
  “我是一个害怕麻烦的人,我更加喜欢的是高枕无忧!”
  
  “所以,我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计划!”
  
  “希望你不要后悔!”
  
  艾伦沉吟的看着秦然,最后冷声说道。
  
  “当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秦然说着,目光就看向了河面。
  
  流淌的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与桥上相比,一片祥和。
  
  但!
  
  突兀的,一片雾气升腾而起。
  
  带着冰冷之气。
  
  犹如极北之地吹来的寒风。
  
  更似冬神的呼吸。
  
  嘎吱、嘎吱。
  
  肉眼可见的冰冻,在利德尔莱大桥上漫延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