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你究竟是谁?
雾气消散,阴冷却骤然变化。
  
  冷,更冷了!
  
  但却没有了阴森,而是一种更为直接的、刺入骨髓的冰冷。
  
  妆扮特异的女生瞳孔一阵收缩。
  
  她看到了什么?
  
  一座冰雕!
  
  一座拥有着人类身躯、四肢,却没有头颅,仅剩下一张嘴的冰雕。
  
  肉眼清晰可见,仿佛是实质的寒气从那狰狞的冰雕上散发出来,让人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但一只手掌却是无视冰冷的按在冰雕上。
  
  或者说……
  
  这只手掌制造了这座冰雕。
  
  心底的想法,令妆扮特异的女生急速的冲到了好友面前,以凝重的神情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
  
  看似普通的年轻人,淡然的面容,在那座冰雕的衬托下,都变得不在普通。
  
  甚至,是有些神秘莫测。
  
  当看到年轻人左手拎着的箱子和身后硕大的背包时,女生凝重的神情立刻出现了警惕。
  
  “你是妖魔?”
  
  “还是……”
  
  “猎魔人!”
  
  女生喝问着。
  
  “妖魔?”
  
  “是这些东西的称呼吗?”
  
  秦然看着眼前妆扮特异的女生,指了指被【希尔特之右手.寒冰之触】所冻结的冰雕,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奇。
  
  不同于妆扮特异的女生和那身材高挑的女生,戴眼镜的女生一直是被秦然忽视的。
  
  即使对方翻门而入时,表现的很利索,但那也就是身手敏捷的普通人范畴,一直到那浓雾出现,秦然才发现了不对劲。
  
  对方将让爆发出了足以令常人受伤的负能量气息。
  
  而之后的一幕,更是让秦然吃惊。
  
  那种犹如从身体中诞生怪物的情形,即使是见多识广的秦然,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短暂的惊讶过后,秦然可是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了。
  
  没有什么抵抗。
  
  哪怕出场的方式很惊奇,但这并不说明对方的实力强大。
  
  相反,秦然感觉到用【希尔特之右手.寒冰之触】完全就是杀鸡用牛刀。
  
  在【寒冰之触】接触到对方的一瞬间,胜负已分。
  
  只是让秦然惊讶的是一旁跪坐在地,捧着泛黄书籍低声吟诵的女生。
  
  对方似乎是看不到、听不到,完全的进入到了另外一种状态。
  
  专注!
  
  一种彻彻底底全身心投入的专注。
  
  这样的专注远比被干掉的怪物是什么,更加的吸引着秦然的注意力。
  
  因此,与妆扮特异的女生短暂的交谈后,秦然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对方。
  
  这样的举动让脾气暴躁的妆扮特异女生大为恼怒。
  
  她一瞪眼,就想要‘教训’秦然。
  
  可身后突如其来的一阵光芒却照亮了周围。
  
  光芒不刺眼。
  
  相反还有些朦胧、虚幻。
  
  可就是这样淡淡的光芒,却有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出现。
  
  那个被水泥密封的垃圾焚烧站内,若有若无的阴冷气息似乎感受到了这股气息,猛地钻了出来。
  
  几近透明的身影,在这样的气息中清晰起来。
  
  一个身穿校服的女生。
  
  “陈,谢谢!”
  
  清晰、悦耳的声音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跪坐在地的女生更是激动的连呼。
  
  “灵学姐!”
  
  她挣扎的站了起来,想要去触摸这道身影。
  
  可手掌却一穿而过。
  
  她一愣。
  
  名为‘灵’的学姐则是微笑的摇了摇头。
  
  然后,光芒骤现。
  
  清晰的身影变得虚幻,一颗光点从身躯中溢出,带走了对方存在于这个世间的最后一丝痕迹。
  
  缓缓的,向着夜空某处飞去。
  
  “灵学姐!”
  
  名为陈的女生抬手想要抓住这颗光点。
  
  可最终变为了挥手。
  
  手臂轻摇间,满脸的不舍。
  
  没有再见,只为告别。
  
  站在一旁的秦然看着那颗光点,眉头微皱。
  
  “灵魂吗?”
  
  他有些不太确定。
  
  那个名为‘灵’的女生,刚刚出现的一刻确实是灵魂状态,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当沐浴在那光芒中,身影变得清晰后,一切就变了。
  
  好似灵魂,却有些不像。
  
  而且,仅看状态的话,更加的像是……
  
  邪灵!
  
  如果不是没有浓郁的负能量和邪异气息的话,秦然甚至就以为是邪灵了。
  
  “圣堂之力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有着奥哈拉的讲述,秦然对于‘圣堂之力’的了解,实在是不要太深。
  
  对于灵魂,不论是游魂,还是恶灵之类的,‘圣堂之力’唯一的作用就是消灭对方,当然,也可以说是‘净化’!
  
  而眼前的‘圣堂之力’却出现了这样的变化。
  
  很显然是有着圣堂所没有的技巧。
  
  这让秦然对对方越发的好奇起来。
  
  名为陈的女生擦了擦眼角,收敛情绪,终于发现了身旁的秦然和那座冰雕。
  
  她先是看了看冰雕,脸上浮现了惊讶。
  
  接着,又扭头看向了秦然。
  
  然后……
  
  就呆愣在了原地。
  
  双眼毫无焦距,表情呆呆的。
  
  既好像是单纯的发呆,更好像是睡着了。
  
  秦然眉头一挑,将目光看向了再一次挡在对方身前,妆扮奇异的女生。
  
  “她有病吗?”
  
  “你才有病!”
  
  妆扮奇异的女生面对秦然这种询问,毫不客气的反问道。
  
  “嗯,我是有病!”
  
  秦然点了点头。
  
  这并不算是反驳,只是一种另类的事实。
  
  不过,妆扮奇异的女生显然不是这样想的,她先是一怔,然后,马上恼怒的道:“你在耍我!”
  
  呼!
  
  低吼声中,一阵灼热的气流在妆扮奇异女生的双手上形成,一层淡淡的火焰覆盖其上。
  
  拥有类似招式的秦然看到这一幕,饶有兴致的打量着。
  
  不过,这样的打量,落在眼前的女生眼中,却成为了一种挑衅。
  
  她怒气冲冲的吼道:“我要你好看!”
  
  呼!
  
  带着火焰的拳头打向了秦然的下颚。
  
  很轻松的,秦然一抬右手就捏住了这一击,同时,以更加轻松的姿态,抓住了对方攻向他小腹的另一只手。
  
  “松手!”
  
  对方喊道,并且不停的挣扎。
  
  就如同速度相差太远一样,力量也相差太远了。
  
  被抓住双手的女生,就觉得眼前男人的双手比铁闸还要坚固,更加让她无法理解的是,对方双手在被烈焰焚灼下,还自始至终保持着淡然的模样。
  
  看着秦然淡然的神情,她猛地想到了那被冻结的妖魔。
  
  就好似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女生激灵的打了个寒颤。
  
  “你究竟是谁?”
  
  从愤怒中回过神的女生,略显恐惧的喝问着。
  
  “2567,你们新来的数学老师。”
  
  秦然看着对方因为挣扎而从外套遮掩下露出的校服,缓缓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