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葬仪社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师?”
  
  “你开什么玩笑!”
  
  妆扮特异的女生大吼着,容易冲动的性格,让她暂时忘却了冰冻的恐惧,抬起右腿向着秦然的要害部位踢去。
  
  不过,秦然却更快。
  
  啪!
  
  在女生完全没有看清楚的情况下,秦然的左脚就‘踩’在了女生的小腿迎面骨上。
  
  脆响中,女生感觉到了一阵疼痛,右腿随着这股力道,不可抑止的向后而去。
  
  更重要的是,秦然竟然松开了抓着她的两只手,重心不稳下,女生径直的翻身摔倒在地。
  
  砰!
  
  一声闷响,带起了一片尘土。
  
  显然,女生摔得不清。
  
  但这已经是秦然留手的结果。
  
  不然的话,以秦然双腿的力道,足以将眼前这个特殊的学生碾碎。
  
  “清醒了吗?”
  
  “我如果不是圣辉中学的老师,你根本不可能还有机会感受到疼痛!”
  
  秦然居高临下的看着女生,淡淡的说道。
  
  “你!”
  
  妆扮特异的女生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她并不是傻子。
  
  身负血脉,且接触过里世界的她可是很清楚实力的重要性。
  
  深吸了口气,强忍着暴躁的脾气。
  
  “你想要干什么?”
  
  她问道。
  
  “这是我想要问的,你们想要干什么?”
  
  “圣辉中学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之前那些妖魔聚集在这里,你可不要告诉我是偶然!”
  
  “还有圣辉中学最近发生了四起‘自杀案’,两人跳楼,一人上吊,还有一位是割脉……那位灵是其中的一个吗?”
  
  秦然问道。
  
  他没有选择坦诚自己的一无所知,而是选择了更有技巧的问话。
  
  在副本世界【女王之盾】内的教训,他可是记忆犹新的。
  
  哪怕他此刻把握了绝对的局面,也不会麻痹大意。
  
  有了优势,自然是要一直保持下去。
  
  秦然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我们在超度灵学姐!”
  
  “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不过……一切都是灵学姐死亡之后开始的!”
  
  “灵学姐在三周前突然跳楼了,接着两周前一个老师上吊,然后是一周前某个学生割脉!”
  
  “今天又有人跳楼了,而且越来越多的妖魔聚集在了这里,被你干掉的‘吞口女’也是其中一个!”
  
  “该死的,我都没有发现那家伙潜伏的这么近!”
  
  妆扮特异的女生回答着。
  
  一提到同伴被妖魔潜伏体内,女生懊恼的一挥拳头。
  
  秦然静静的听着,从对方的神情中,秦然判断对方说的是实话。
  
  一个脾气暴躁、性格冲动的家伙,虽然有可能会说谎,但在说谎的时候,却一定不会这么的坦然。
  
  当然了,令秦然意外的是,随着对方的话语,他的视网膜上出现了系统提示。
  
  【解决事件1:吞口女】
  
  ……
  
  秦然诧异的看向了已经成为冰雕的妖魔。
  
  他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完成了主线任务的最低要求。
  
  当然,最低要求可不是秦然想要的。
  
  他想要的更多。
  
  每次副本世界都不会例外。
  
  “解决掉了一个所谓的‘妖魔’,就算是完成一个事件吗?”
  
  秦然心底猜测着。
  
  可又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是追踪那股阴冷气息而来。
  
  不过,现在看来却更好似是那股阴冷气息‘引’他而来。
  
  “不对!”
  
  “如果是想要引我而来的话,完全可以用更加温和的方式,根本不需要这么的‘直接’!”
  
  秦然摩擦着下巴。
  
  玻璃碎片向着房间****来的威力绝对不小。
  
  如果他真的是普通人的话,三个人绝对会横死当场。
  
  以这样的手段来‘引’人,实在是有些过了。
  
  除非……
  
  “它对我的实力有所了解!”
  
  想到这个可能,秦然的眉头皱到了一起。
  
  他进入这个副本世界后,遭遇的事情并不多。
  
  而能够试探他实力的无非就是那个幻象丛生的教师办公室和他去过的顶楼天台。
  
  但他可以肯定,他并没有感受到窥视。
  
  前者更像是一种触发类的机关,他一踏入就触发了幻象。
  
  后者却是一次预谋已久的凶杀,他应该是恰好遇到。
  
  “难度能够避开我的感知?”
  
  秦然心底猜测着。
  
  不同于其它属性,秦然对A+级别的感知超出相同副本次数的玩家是有把握的,但是是否能够完全应对整个副本世界却没有那么多自信。
  
  毕竟,每个副本世界中都有着远超主线、支线任务所给出难度的存在。
  
  最好的例子就是:‘地上之神’妮凯蕾。
  
  他在监狱岛上的时候,可是完全没有想到会碰到那样的人物。
  
  因此,谁也无法肯定,眼前的副本不会出现类似的存在。
  
  “喂,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知道的已经都告诉你了!”
  
  “我可不想在这里再待下去了,如果遇到‘葬仪社’的那些人,会很麻烦的!”
  
  妆扮特异的女生看着沉默不语的秦然忍不住的嚷嚷起来。
  
  葬仪社?
  
  又一个新名词,让秦然在意起来。
  
  只是同眼前的女生一样,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了解到这个组织的性质前,秦然可不但算和对方有什么接触。
  
  只是,一些基本的情况还是要了解的。
  
  “你叫什么?”
  
  秦然问道。
  
  “克娜!”
  
  “我可以走了吗?”
  
  妆扮特异的女生很干脆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秦然点头后,就抱起了还在发呆的同伴。
  
  随着身躯的移动,那个发呆的高挑女生,似乎有些回过了神。
  
  她冲着秦然挥了挥手,以完全不符和呆滞面容的欢快语气说着。
  
  “咦,老师好。”
  
  “嗯,老师再见。”
  
  你有病啊!
  
  上一句惊奇,下一句陈述,再加上呆呆的神情,令秦然眉头一挑。
  
  如果说之前还没有确认的话,现在他的完全能够确认,对方真的有病,而且十分有可能就是因为那种专注。
  
  或者,是‘圣堂之力’。
  
  秦然有些好奇究竟是因为什么。
  
  但也没有迫不及待。
  
  一周,不长,但也不短。
  
  他相信他有着足够的时间。
  
  目送着克娜抱着对方离去后,秦然扫视了周围一眼,就快步的离去了。
  
  秦然暂时还不想要和所谓的‘葬仪社’见面。
  
  可惜的是,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不会以某个人的想法而改变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