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下午的更新,放到晚上一起!
    听到秦然的一口拒绝,除了还迷糊的陈之外,老探长、半妖都是一脸不可思议。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找到线索的机会。
  
      “我不信任占卜!”
  
      秦然这样的说道。
  
      算不上是实话,但也绝对不是假话。
  
      他对占卜、预言,一直是持保留意见的。
  
      尤其是坦娅!
  
      并不是因为对方需要吃药的状态,而是现在的整个局面!
  
      之前种种的巧合,无不在告知着秦然有人在布局。
  
      他现在无法确定布局的人是谁,更无从推测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秦然却是很清楚的。
  
      以布局人对圣辉中学的熟悉,一定了解过坦娅。
  
      或者说,只有了解了圣辉中学,对方才能够布局。
  
      那么……
  
      除去已经死了的那位灵之外,同样拥有‘才能’的坦娅,是否会在对方的布局当中呢?
  
      答案自然不言而喻:一定会!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布局者只需要略微布置就能够让坦娅‘发挥’更大的作用,将追查者引入歧途,乃至是致命的陷阱。
  
      至于如何影响‘才能’的拥有者?
  
      如果眼前的人是妮凯蕾,秦然完全不会担心,以那位老太太的实力、性格,谁敢拿她当布局的棋子,那就做好当猫粮的准备吧。
  
      但坦娅不同!
  
      一位年轻的拥有‘才能’的人,或许未来无法估量,但眼下一定是不成熟的。
  
      而一个不成熟的‘占卜师’想要被影响的话,简直不要太简单,秦然当下就有不少于三种方法影响到对方,而要是给予足够时间的话,这个方法的数目还会翻上一番。
  
      可面对一群无法‘确认’的人,秦然自然无法明说。
  
      所以,他需要找借口。
  
      并且……
  
      试探那位布局者。
  
      恰好的是,眼前有着不错的‘探路者’。
  
      “你们如果想用占卜来寻找凶手的话,请随意!”
  
      “而我……”
  
      “欧克探长,您现在是否心底充斥着疑惑?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您跟我来,我会告知一些您想知道的。”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老探长。
  
      “好!”
  
      老探长眉头皱起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然后,秦然没有停留的就离开了这片教学楼侧的角落。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再多看克娜、陈和坦娅一眼。
  
      因为,秦然很清楚,不需要他的任何叮嘱,克娜和陈也会查探下去,很自然的按照布局者最初的想法进行着。
  
      相反,他插手,哪怕是多嘴一句都有可能会造成意外。
  
      而坦娅?
  
      “命运的无情,如同海上的风暴!”
  
      “吾之骑士啊,你的言语如同刀剑刺中了我的心,但是……”
  
      “吾会用心头的血,融化你的冰冷!”
  
      听到这样的话语,眼角余光看到双手捧在胸口,半跪在地,面容带着哀怨,仿佛被情人抛弃的坦娅,秦然的脚步又加快了一分。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羞耻了。
  
      完全就是尴尬了。
  
      ……
  
      旧校舍,秦然的宿舍。
  
      塑料布密封的窗户,并没有阻挡阳光的照射,虽然有些模糊,但温暖的感觉却是丝毫不变。
  
      可老探长置身在这让人赞叹的温暖中却丝毫没有惬意的感觉。
  
      虽然之前依靠常年的职业经验压下了脑海中的混乱,但是来到了一个较为安静的地方,刚刚被压下的换乱,就如同是火山爆发般的喷涌而出。
  
      过了大约两三分钟,老探长摇了摇头,不在多想了。
  
      他看着坐在硬板床上的秦然,很直接问道:“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你又是什么人?”
  
      “那个东西,我们称呼为妖魔,而我大概算的上是猎杀妖魔的人吧,一些知道的人,称呼我们为‘猎魔人’。”
  
      秦然丝毫没有慌张的说着自己才知道的信息,完全的看不出他其实也是一个这方面的‘新嫩’。
  
      “妖魔?!”
  
      老探长听到这样的回答,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凉气。
  
      对于这种传说中的东西,突然的出现在眼前,他实在有些无法介绍。
  
      但眼睛看到的是不会骗人的。
  
      又一次的沉默。
  
      不过,仅仅是十几秒后,老探长就再次抬起了头。
  
      “你是被教导主任雇佣来解决圣辉中学的事情?”
  
      老探长这样的问道。
  
      秦然笑着一点头。
  
      对方实在是太配合了,完全不需要他更多的提醒,就选择了他想要给出的答案。
  
      当然了,一些话语还是需要补充的。
  
      “算是吧!”
  
      “那个家伙找我来,估计是为了找一张护身符,只是他根本没有想到,既然选择了‘求救’那就应该坦诚才对!”
  
      “他向我隐瞒了很重要的东西,所以……”
  
      “他死了!”
  
      秦然很有技巧的说道。
  
      完全就是避重就轻,根本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却又给人留下了足够的瞎想。
  
      而这完全的误导了眼前的老探长。
  
      “难怪他昨天那样……”
  
      “你将这些都告诉了我,是为了什么?”
  
      “你可不像是热心人,会给别人无偿提供帮助。”
  
      老探长深吸了口气,然后,面容一板的看向了秦然。
  
      “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不要紧张,如果我真的有恶意,你早就死了相信我,对付您这样的……不需要太多的功夫,更不会为我惹来麻烦,因为,我会做得足够干净!”
  
      “您想想每年的无头案有多少?”
  
      “不过,相比较那些场面骇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案件却好看多了吧?”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老探长,目光带有一抹令人无法琢磨的笑意。
  
      “你究竟想说什么?”
  
      老探长沉声道。
  
      尽管秦然的话语好似带着对他们办事不利的嘲讽,但早已经上了年纪的欧克,可不是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了。
  
      当冲动随着岁月褪去的时候,剩下都是深思熟虑的老辣。
  
      老探长静静的看着秦然。
  
      以岁月沉积出的智慧目光,期望着能够看到秦然的用意。
  
      但最终让老探长食物的是,眼前看似年轻的秦然,坐在那里坦然自若的让他打量,没有丝毫的局促,更加不会有不安。
  
      就仿佛是站在一滩死水前,你看到的是平静无波,和……
  
      你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得不到任何信息的老探长开始变得急躁起来。
  
      而就在老探长准备开口的时候,秦然抢先开口了。
  
      “合作!”
  
      他这样的说道。
  
      老探长顿时一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