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七章 后街
“您在怀疑我?”
  
  葬仪社社员反手指着自己惊呼道。
  
  秦然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双眼却没有挪开的意思。
  
  顿时,葬仪社社员苦笑起来。
  
  “我向您发誓,我绝对不知道这位‘猎手’来圣辉中学的路线!”
  
  “事实上,当我向总部发出支援信息后,总部是随机指派的,除去总部的一些大人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支援者的行动路线,而对于总部的那些大人来说,‘封魔之壶’虽然宝贵,但也达不到出卖自己人的地步!”
  
  李语速极快的解释着。
  
  因为,他不止一次遇到过那种行动比大脑快的猎魔人,即使秦然看起来并不像是这样的人,但他可不愿意冒这样的险。
  
  “哼!”
  
  “只是利益不够罢了!”
  
  老探长在旁冷哼了一声。
  
  同僚的死亡,让欧克实在是忍不住自身的怒气了,这些怒气很直接的影响到了他的情绪。
  
  不过,不论是秦然,还是葬仪社社员都表示了理解。
  
  当然了,秦然是真的理解。
  
  至于葬仪社社员?
  
  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希望您相信我!”
  
  葬仪社社员看着秦然道。
  
  “我持保留态度。”
  
  秦然这样的说完,转头看向了老探长。
  
  葬仪社社员心底一松,他知道自己暂时在安全上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只是,听到秦然接下来的话语后,他马上就竖起了双耳。
  
  “怎么样?”
  
  “这里和你离开时有什么变化吗?”
  
  秦然问道。
  
  “变化?”
  
  “翻天覆地算吗?我离开时,这里还有着六个人,包括一个刚刚从学校毕业,在早上还叫我老师的小伙子,还有一个在下周就要结婚的鉴证科小姑娘!”
  
  “而现在?”
  
  “他们都被对方袭击,躺在了这里!”
  
  “该死的混蛋,我要找到那家伙,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老探长情绪激动的低吼着。
  
  “相信我,我和你一样,都想要让那家伙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所以,我们需要行动起来……”
  
  说着,秦然的目光就看向了葬仪社社员。
  
  刚刚松了口气的后者,心立刻提了起来。
  
  “阁下?”
  
  李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需要你去再次联络葬仪社总部,请求他们派出增援。”
  
  秦然缓缓的说道。
  
  “可是,我已经发出了特殊协助调查……”
  
  “这是证明你的机会!”
  
  秦然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淡然的神情没变,双目却带着一丝凌厉。
  
  面对着这样的目光,李全身就是一颤,接着,这位葬仪社社员猛地一咬牙。
  
  “好、好的!”
  
  “我会尽全力一试!”
  
  说完,就径直的走向了停放车子的一面,以非常遮掩的方式联系着葬仪社总部。
  
  “我不相信他!”
  
  老探长看着远处李的身影,这样的说道。
  
  秦然没有更多的在这件事情上发表着意见。
  
  因为,他连眼前的老探长都不相信。
  
  不过,即使不相信,秦然也不介意对方参与到他接下来的计划。
  
  ……
  
  “我们为什么要去找其它妖魔的麻烦?”
  
  “你难道认为他们参与到了这次事件?”
  
  从警局档案室内走出的老探长十分不解的看着靠墙而立的秦然,不过,他依旧将手中的档案袋递给了秦然。
  
  “这是你要的那几个街区发生的诡异谋杀和失踪档案……”
  
  “你确定这么做有用吗?”
  
  老探长略显迟疑。
  
  “当然!”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这样做要比想象中的还有用,你会获得你想要的结果,而我也会获得我想要的收益。”
  
  秦然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并不算是欺骗。
  
  对于截杀葬仪社支援‘猎手’的人选是谁,他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
  
  毕竟,线索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当然了,明显的线索,往往代表着意外。
  
  所以,为了最大程度上杜绝意外,秦然并不打算现在就参与其中,他需要静静的等待着。
  
  但他也不想要因为等待而浪费时间。
  
  因此,之前来时路上的感知到的负能量,就为他提供了完美的选择。
  
  既能够迷惑注意着他的人,也能够让他获得所需要的更高收益。
  
  “希望如此!”
  
  老探长看着在走廊上就翻阅起档案的秦然,深吸了口气说道。
  
  相较于葬仪社社员,他更加愿意相信眼前的秦然。
  
  哪怕秦然给他的感觉危险了数倍,也是如此。
  
  因为,在秦然的身上,他并没有发现令他厌恶的气息。
  
  ……
  
  商业街,繁华无比。
  
  人群川流不息,店铺琳琅满目,在太阳落山后,更是被五彩的霓虹所笼罩着。
  
  但当走入某些后街小巷时,黑暗却是骤然而显。
  
  街前的繁华、嘈杂,随着夜风进入了后街小巷,却没有带来丝毫的生气,相反的,让这里越发的静怡。
  
  甚至,多出了丝丝诡异。
  
  秦然缓步踏入了这里。
  
  呼!
  
  一阵夜风吹过。
  
  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但还没有真正靠近秦然就消散无踪。
  
  在普通的视野下,感知达到A+的秦然能够隐约的看到一些朦胧的身影。
  
  而在【追踪】的视野,这些朦胧的身影却变得清晰可见。
  
  半透明的身躯,或是无头,或是无腿。
  
  更多的则是开膛剖肚。
  
  花花绿绿的内脏仅剩余残渣。
  
  一股若有若无的恶臭弥漫整个后街小巷内。
  
  游魂!
  
  其中,还夹杂着数目不少的恶灵。
  
  但这些游魂,哪怕是恶灵还没有靠近秦然,就开始退却。
  
  散发着一丝异样气息的秦然,在灵魂看来十分的可怕。
  
  可对某些存在却是致命的.诱.惑。
  
  咔、咔、咔!
  
  平整的地砖开始了细微的抖动。
  
  呼吸间,频率急速的攀升,就宛如地震一般。
  
  接着,一只赤红色的手掌,破地而出。
  
  手掌足有一扇门板大小,一根根尖锐的好似倒刺的汗毛随着手掌的撑地,而纷纷立起,散发的寒芒足以让人打颤,可相较于随后显露出全部的身躯,这只手掌根本不算什么了。
  
  三米高的身躯,健壮的四驱,却没有头颅,只有裂开的、硕大的腹部内充斥着一根根仿佛是头发丝一般的口器。
  
  喀嚓、喀嚓。
  
  这些口器不停的张开、闭合。
  
  细小的牙齿在秦然的视线中清晰可见。
  
  但他的注意力却并不在这怪物身上,而是大半放在了一侧的屋顶上。
  
  一只黑色的鸟站在那里。
  
  黄色的双眸看着秦然。
  
  “果然如此!”
  
  秦然心底浮现出一抹冷笑。
  
  而对面的妖魔则是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