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显露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个身穿校服的女生,怀抱着细颈大度的瓷瓶,从古井中缓缓的升起。
  
  无形的力量,托着这具几近透明的身躯,悬浮在半空中。
  
  “灵学姐!”
  
  克娜惊呼着。
  
  坦娅则是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连退了数步,脸色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灵学姐’。
  
  半妖并不是傻瓜。
  
  初始的惊讶过后,就是恍然之后的愤怒。
  
  “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克娜质问着眼前的身影。
  
  “嗯。”
  
  ‘灵学姐’没有否认,她淡淡的点了点头后,目光就看向了还是呆呆的陈,素白的手掌微微一招。
  
  “学姐。”
  
  带着痴痴的笑容,陈迈步就要向着对方走去。
  
  “别动!”
  
  “拉住她!”
  
  克娜大喝着。
  
  第一句是阻止着陈,第二句是对着坦娅说着。
  
  “吾之仆从告诉吾,死亡的气息充斥这周围!”
  
  坦娅一把抱住了似乎失去神智,只知道木然迈腿前行的陈,然后面色难看的说着。
  
  不论她是否有别于常人,但是拥有‘才能’却是真的,她能够清晰的感知到死亡正在一点点的逼近。
  
  尤其是当她抱住陈时,那种伴随死亡而出现的阴影,马上就要吞噬她了。
  
  “我知道!”
  
  克娜说道。
  
  然后,半妖咬着牙转过了身。
  
  “为什么要骗我们?”
  
  包含愤怒的喊声中,火焰在半妖的双手上闪现,半妖如同是一头出击的豹子,向着‘灵学姐’扑去。
  
  呼!
  
  灼热的劲风,在小小的空间内回荡。
  
  然后……
  
  半妖毫无滞涩的穿过了‘灵学姐’的身躯。
  
  火焰没有对这仿佛是灵魂的身躯造成一丁点的伤害。
  
  半妖一愣。
  
  “火焰?”
  
  “你实在是太差了!”
  
  ‘灵学姐’说着,手掌一挥。
  
  啪!
  
  清脆的手刀击打在了半妖的脖颈上。
  
  拥有超过常人抗击打力的半妖却是径直的瘫软在地。
  
  ‘灵学姐’看也没看昏倒在地的半妖,迈步向着还死死抱着陈不放手的坦娅走去。
  
  “还不松开我的‘身躯’吗?”
  
  ‘灵学姐’语气平淡的说着。
  
  但周围却是急剧变化起来,一股阴冷的气息化作一阵狂风肆虐开来,抱着陈的坦娅在被阴冷狂风吹中的一瞬间,就觉得自己好似要被冻僵了一般。
  
  “吾、吾之十万仆从,吾之骑士不会放过你的……”
  
  坦娅上下牙关一直打颤,话语结巴的说着。
  
  “小丑一般,真是可惜了你的天赋——如果你不是这样的话,原本是有资格成为我的身躯的。”
  
  ‘灵学姐’看着还没有放弃抱住陈的坦娅,似乎有了那么一丝兴趣。
  
  不过,这一丝兴趣并不能够让她耽搁更多的时间。
  
  呜!
  
  阴冷的狂风随着‘灵学姐’手臂的挥舞,化作了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将坦娅与陈分开,然后,看似柔和的力量立刻狂暴起来。
  
  巨大的力量灌注在坦娅身上,笔直的撞向身后的墙壁。
  
  与还有用的半妖不同。
  
  面对坦娅,‘灵学姐’可不会手下留情。
  
  同样的,她也不会在乎生命的消逝。
  
  没有给予必死的坦娅更多的灌注,‘灵学姐’缓步的走向了陈,即使是现在这种状态,她都出现了一丝激动。
  
  她布局许久。
  
  为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激动的情绪,让半透明的身躯出现了一丝涟漪。
  
  “生命!新生!”
  
  ‘灵学姐’难以自已的轻呼起来。
  
  接着,就在她的手掌即将碰到陈时,一声枪响了。
  
  砰!
  
  【祝福子弹】让她的手掌收了回来。
  
  愤怒的‘灵学姐’转身看向了搅局者。
  
  不过,当她看清楚一手拎着坦娅后脖领,一手握枪的秦然后,却是不可抑制的一怔,然后,更多的愤怒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
  
  或者说是,恼羞成怒。
  
  因为,她已经发现她被骗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只是,一些事情她却无法想通。
  
  明明是天衣无缝的布局,为什么会被看破。
  
  “最开始的时候!”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怀疑着你,而到了你对葬仪社支援‘猎手’的袭杀后,更是疑点重重,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够猜到是你了,更加不用说,你派出的‘监视者’,实在是太容易被发现、跟踪了!”
  
  秦然毫不犹豫的用言语技巧打击着对方。
  
  事实上,他最初也无法确定,虽然亲眼看到了对方被‘超度’的场景,感知对方类似邪灵也是一样,一直到在葬仪社支援‘猎手’被杀的现场后,他才确定了一些必要的线索——无法从葬仪社总部得知支援‘猎手’的前行路线,那么就只剩下了一个:未卜先知。
  
  而恰巧的是,在圣辉中学内就有两个。
  
  一个是死了的‘灵学姐’。
  
  另一个是时常犯病的坦娅。
  
  恰好的是,根据支援‘猎手’被杀的现场来推断,坦娅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有什么是能让支援‘猎手’突然刹车变向的?
  
  以假乱真的幻象。
  
  不需要太多,只要制造一个普通人的幻象,就足以让那位支援‘猎手’做出布局者想要的。
  
  而坦娅也拥有这样的能力。
  
  更加重要的一点,坦娅平时的‘常态’,实在是让人认为,那是一种掩饰。
  
  可一切实在是太巧合了。
  
  让本就多疑的秦然,越发的沉吟。
  
  所以,他做出了之后的布置,让葬仪社社员再次向总部求援,而他则故作急功近利的想要完成葬仪社的任务。
  
  为的就是引出幕后的布局者。
  
  简单的说,直到此刻,秦然才确认布局者是谁。
  
  不过,这一切‘灵学姐’并不知道。
  
  引以为傲的布局,竟然被人一眼看破,这对于‘灵学姐’来说,只能是越发的羞怒了。
  
  可这位‘灵学姐’却突然笑了起来。
  
  “我会将你细嚼慢咽的!”
  
  “尤其是你的大脑,我很喜欢聪明圣人的脑浆——但你有些聪明过头了,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我在拖延时间吗?”
  
  她看着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哗啦!
  
  连绵不绝的振翅声骤然响起。
  
  黑色的鸟儿如同是被捅了马蜂窝的马蜂,呜的一下就从古井口内飞出,好似是一片乌云,向着秦然冲去。
  
  “是吗?”
  
  “真巧,我也是!”
  
  ‘秦然’笑了。
  
  下一刻,一抹响亮的声音从那位‘灵学姐’身后响起。
  
  “AIO!”(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