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三章 搜刮
宝石!
  
  上百枚各色宝石,以特殊的方式镶嵌在地面上,散着异样的~щww~~lā??
  
  丰收!
  
  毫无疑义的丰收!
  
  即使是按照一枚宝石2ooo积分,1技能点来计算,眼前上百枚宝石也是2ooooo积分,1oo技能点。
  
  更何况同色宝石会有着溢价。
  
  其价值已经远远出了这个数字。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只是碎裂级别宝石的价格。
  
  裂开、完整级别的宝石,其价格要远远出。
  
  而眼前的上百枚宝石中,秦然一眼扫去,就看到了4枚裂开的宝石和与1枚完整的宝石。
  
  想到其中的价值,吝啬鬼之魂涌现的秦然,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不过,该有的警惕还是有的。
  
  他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被宝石镶嵌的地面。
  
  整体呈现一个圆形,却不是那种环绕状态的圆,而是以完整级别的宝石为圆心,4枚裂开的宝石占据完整级别宝石的四角,剩余的碎裂级别宝石依照颜色不同,以4枚裂开宝石为,依次向后,按照特有的弧度镶嵌。
  
  “魔法阵……咦?”
  
  秦然非常肯定眼前的宝石镶嵌地是什么,但当他更加细致的查探时,却现了一缕气息隐藏在宝石镶嵌的法阵下。
  
  气息隐秘、缥缈。
  
  如果不是秦然全神贯注的话,肯定会被忽略。
  
  而气息中泛起的阴冷暴虐感,更是让人心底寒。
  
  “妖魔!”
  
  “难道……”
  
  秦然一眯眼,心中闪过一个猜测。
  
  他抬手敲击着宝石镶嵌地。
  
  咚、咚咚。
  
  空洞的敲击声证实了秦然的猜测。
  
  下一刻,出现在了秦然的手中,猛地刺入了宝石镶嵌地前一指的地方,剑尖微微上挑。
  
  顿时,镶嵌满了宝石的‘地面’就被挑了起来。
  
  那是一块与地面严丝合缝的石板。
  
  以肉眼的角度观察,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一把拿住满是宝石的石板,秦然凝神打量着石板下面。
  
  只是入目处,却让秦然感到惊讶。
  
  并没有想象中,冲出的妖魔,仅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上,贴满了符咒。
  
  “并不是以防万一的暗手,那么……”
  
  “就是这个法阵所需要的一部分!”
  
  心中一动,秦然拿起了这个木盒。
  
  这时他才现,看似贴满了的符咒,其实就是一张两指宽、长度能够缠绕盒子数圈的特殊符咒。
  
  这样的符咒秦然是第一次见到。
  
  可这才让他心底越的惊讶了。
  
  因为,符咒上书写的文字,他竟然能够看懂一些。
  
  专家级别的中,有着相关的知识,可是并不太多,只能够让秦然大致分辨出符咒的用途。
  
  封印!
  
  “封印的妖魔吗?”
  
  秦然猜测着,但更多的注意力却放在了符咒上。
  
  在进入到这个副本世界时,因为迥然不同的世界观,他甚至猜测着力量体系都会出现不同。
  
  可是眼前的符咒又能够被他的所辨认。
  
  “是有着足够的辨识度,能够清晰的分辨一切和神秘学相关的知识?”
  
  “还是……”
  
  “眼前的副本世界和我经历过的副本世界有着一脉相承的……传承?”
  
  秦然不太确定的看着手中的盒子。
  
  信息太过缺失,他根本无法判断。
  
  当然了,到手的东西绝对不能够放回去。
  
  满是宝石的石板、封印的盒子,径直的被秦然装入了。
  
  然后,秦然打量着四周。
  
  井下的空间,要远远的出狭窄的上面数百倍之多。
  
  而且,一些地方很明显是经过精雕细琢的。
  
  就好似秦然眼前的立柱。
  
  这种粗需要四个成人合抱、上面雕刻着好似龙,又好似蛇雕像的柱子,满是人工的痕迹。
  
  只是,上面似龙似蛇的生物太栩栩如生了。
  
  秦然在看到的第一眼,甚至有了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哪怕仅仅是一刹那。
  
  也足够引起秦然的兴趣。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然尝试的接触立柱。
  
  但结果却让他失望。
  
  没有任何的系统提示,很显然,眼前的立柱就是那种看着不错的‘装饰品’,根本不是被系统认可的道具之类。
  
  不过,这更加让秦然确认了之前的想法。
  
  “这样栩栩如生的立柱明显是出自大师之手……以一个人的能力,绝对无法开凿出这样的地下巢穴,更加不用说是这样的十二根立柱了!”
  
  秦然清点了面前两排同数的立柱,目光扫过了剩余不到一半的时间,当即就迈步向着一侧隐约的门走去。
  
  虽然他肯定自己已经拿到了地下巢穴中最为有价值的物品,但如果能再多拿一些,他也是不介意的。
  
  甚至,秦然肯定那扇门后必然有一些价值不错的东西。
  
  毕竟,这里是被对方当做巢穴的地方。
  
  可就在秦然转身迈步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什么。
  
  当即秦然停下脚步,转身查探。
  
  他的目光看向了立柱的顶端,连击着天花板的位置。
  
  那里是雕刻出的似龙似蛇生物头颅遮挡的位置,从每根立柱下面看的话,根本看不到。
  
  唯有错开位置才能够从两根立柱间看到后排立柱的异样。
  
  但在这地下巢***光线黯淡,常人不要说是细细观察了,连看也看不清楚。
  
  可秦然不同。
  
  a+级的感知,让他在黑暗中能够清晰视物,一丝一毫都不会遗落。
  
  所以,当一个个稻草、树枝编织的鸟巢清晰的落入了秦然的视线中时,秦然微微一愣后,脸上就再次闪过了一抹欣喜。
  
  这里出现类似鸟巢的东西,代表了什么?
  
  之前那些仿佛乌鸦一般的黑鸟,秦然可没有忘记。
  
  他原本认为,那应该是一种那所不知道的秘术之类。
  
  可没有想到,那些黑鸟竟然是饲养的。
  
  这些鸟巢就是最好的证据!
  
  “如果是饲养的话,会不会有……”
  
  心思刚起,秦然就动了起来。
  
  因为雕像的缘故,稍微身手敏捷的人攀附这些立柱都不会困难,更不用说是秦然了,脚一踏,就窜跃到了顶端。
  
  抬手向着鸟巢抹去。
  
  一个接着一个,没有落下分毫。
  
  一根立柱接着一根,度越来越快。
  
  而在最后一根立柱顶端,秦然手指触碰到一个异样的柔软后,毫不犹豫的就一把连那个鸟巢一同摘下。
  
  然后,右脚一蹬立柱,整个人身形如箭的冲向了隐约显现的门。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