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各取所需
    “您之前去了德林街,对吗?”
  
      葬仪社社员问道。
  
      秦然一皱眉。
  
      为了麻痹原本未知的布局者,他前往德林街去干掉那个屠夫‘鲁德’,对方是一清二楚的。
  
      而现在对方却再次询问,很显然其中有着问题。
  
      所以,秦然没有回答,示意对方继续。
  
      深吸了口气,葬仪社社员继续说道。
  
      “很不幸,德林街一侧的富人区,在您刚刚离去后,就发生了一起盗窃案。”
  
      “《艾利特尔加》肖像画被盗了!”
  
      “而根据视频资料来看……”
  
      “就是您盗窃了那副价值连城的名画。”
  
      “那位丢失了名画的大富豪很愤怒,他下了百万悬赏来找到你和他的画!”
  
      说到这,葬仪社社员再次苦笑起来,然后,没有等秦然开口,就抢先说道:“我知道,这是一起手段拙劣的‘栽赃嫁祸’,里世界有很多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但那是对里世界而言,对常人所看到的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所以,这位猎手就直接向我出手了?”
  
      “他不会直接用我去换赏金吧?”
  
      有些明白过来的秦然指了指昏迷的迪科。
  
      语气满是讥讽。
  
      秦然很清楚,迪科当然不会把他抓去拿赏金。
  
      但对方却选择出手,无非就是葬仪社在向那位大富豪表态罢了。
  
      或许其它的隐秘组织中的某些成员会自持身份,不会这么干。
  
      但有着诸多势力,乃至政.府背景的葬仪社,一定会这么做。
  
      而且,葬仪社绝对会摆出一种我很能干,我根据线索找到了你要找的人,只是这个人并不是真正的盗窃犯之类的姿态。
  
      当然了,这是建立在秦然表现出一定实力的基础上。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
  
      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同样的,能够让葬仪社的猎手马上出动的,那位大富豪的身份肯定也是不一般了。
  
      “当然不会!”
  
      “只是那位大富豪的影响力非常的大,我们不得不表态!”
  
      葬仪社社员摇了摇头道。
  
      一切就如同秦然猜测的那样。
  
      只是有一点,秦然有些奇怪。
  
      “以你和我的关系,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样帮助我?”
  
      秦然看着李,神情中满是玩味。
  
      通过接触,秦然十分清楚,对方可不是什么急公好义的人。
  
      甚至,从某些角度来说,连好人都算不上。
  
      这样的一个人,会因为几次见面的交情,就帮助一个人?
  
      实在是太天方夜谭了。
  
      对方这么做必然有着对方的原因。
  
      秦然好奇这一点。
  
      顿时,葬仪社社员脸上的苦笑越发的浓郁了。
  
      “因为,帮您就是帮我!”
  
      再次深吸了口气,葬仪社社员原原本本的讲述起来。
  
      “葬仪社每个分社的负责人并不是固定的,而是有着自身的评选制度,合格者留任、晋升,不合格者会遭到惩罚,甚至干脆就是被调到某些养老部门——那和发配没有什么两样!”
  
      “我的一个不合格的同僚,就是这样的被调任到了养老部门,在我上次见到他时,他看起来就和60岁的人没有什么区别,身体、意志都死气沉沉的,要知道他才30岁不到!我不想要接受这样的命运!”
  
      “但摆在我眼前的选择却不多了,圣辉中学的异样,让总部损失了一位猎手,接着我发出了协助调查后,又继续向总部求援……这已经让我没有了丝毫的退路,现在那位真爱的名画也跟着丢失了,我已经被推下了悬崖,庆幸的是我还抓住了一根稻草!”
  
      说着,葬仪社社员就看向了秦然。
  
      “你想让我帮你找到那副画?”
  
      秦然眯起了双眼。
  
      “帮您就是帮我,同样的,您帮我的话,也是在帮您自己——只要找到了那幅画,我有把握游说那位,不仅我的位置能够保留下来,您也会获得可观的收益!”
  
      葬仪社社员很诚恳的说道。
  
      当然了,秦然一点都不信对方的诚恳。
  
      对方只是被逼无奈,为求挣扎而做出的最后尝试。
  
      成功了,自然是皆大欢喜。
  
      而一旦失败?
  
      以对方的表现,秦然很相信对方第一时间就会出卖自己。
  
      编造出对方被他控制之类的谎言。
  
      心知肚明的秦然没有点破。
  
      因为,他也有需要对方的地方。
  
      而且,还是很迫切的那种。
  
      所以,他不介意和对方虚与委蛇一番。
  
      “很不错的说法!”
  
      “我对那个可观的收益……很期待!”
  
      秦然这样的说道。
  
      “您会发现远超您的想象,那么我们现在就……”
  
      “等等!”
  
      “我还需要处理一些事情。”
  
      秦然说着指了指被捆的坦娅、克娜、陈,被他击昏的迪科,以及古井。
  
      李一怔后,连连点头。
  
      “明白。”
  
      虽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秦然开始寻找名画,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可不会反对秦然的意见。
  
      “那我们找个合适的地方。”
  
      “请您随我来。”
  
      葬仪社社员扛起了被击昏的迪科,径直的向外走去。
  
      秦然一把拎起剩余的三人,紧随其后。
  
      ……
  
      地震,虽然只是发生了一瞬,就消失了。
  
      可是造成的损失,依旧让炎城的所有消防员、警察们忙碌了起来。
  
      整整一夜,欧克都没有休息一刻。
  
      当他负责的最后一块被掩埋的贫民区也被清理完后,老探长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是个正直的人不假。
  
      也十分乐意帮助贫困的人。
  
      但他的能力有限。
  
      早已过了热血年纪的老探长,很清楚这一点。
  
      只是,在今天晚上他有了更深的感触。
  
      不仅是那些闻所未闻的妖魔,还有……天灾!
  
      看着一个个被白布掩盖着的尸体。
  
      心底充斥着无力感的老探长,半低着头,神情落寞的转过了身。
  
      接着,他就一愣。
  
      一个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人出现在了他身后。
  
      葬仪社社员。
  
      “你来这里干什么?”
  
      老探长对李的印象极差,口气自然很差。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生地震吗?”
  
      葬仪社社员微笑的问道。
  
      “你在胡说什……”
  
      “地震是‘人’为的?”
  
      老探长下意识的反驳着对方,话语出口一半,才反应了过来。
  
      他一把就抓住了葬仪社社员的肩膀。
  
      “是哪个混蛋?”
  
      老探长压低了声音。
  
      但任谁都能够听出其中的火气。
  
      “跟我来!”
  
      葬仪社社员说着转身就向着一旁的小巷子走去。(未完待续。)、++(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xhsj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