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不相信
七拐八绕,足足走了二十多分钟,葬仪社社员才在一栋二层小楼前停下了脚步。
  
  欧克诧异的看着周围。
  
  他完全没有想到所谓葬仪社的据点竟然会在商业街上。
  
  不过,随即却是一阵恍然。
  
  也只有在人流量颇大的商业街,遇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人才会让人起疑,尤其是当看到外墙上挂着奇形怪状饰物和纹身店的招牌后,老探长更是微微点头。
  
  有着这样的掩饰,出现再奇怪的人都不会奇怪了。
  
  要知道,前几年出现的‘吸血热’,可是真有人做出了四颗吸血鬼之牙装在了自己的牙床上。
  
  叮!
  
  李打开门锁,推门而入。
  
  挂在门后的风铃一阵脆响,老探长紧随其后,抬眼打量着。
  
  入目的都是一些纹身图样的海报、集册,和人们印象中的纹身店没有什么两样。
  
  下意识的,他的目光就看向了二楼。
  
  “二楼是我办公的地方,地下室才是会客室。”
  
  李笑着说道。
  
  然后,向着老探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老探长没有任何犹豫就向着地下走去。
  
  早在葬仪社社员带路的时候,他就猜到是谁要见他了。
  
  同时,也猜到了对方见他是为了什么事。
  
  因此,他根本不需要犹豫。
  
  沿着一段斜下的木质楼梯,老探长走入了地下的会客室。
  
  一间小厅,曾见过一面的克娜、坦娅和陈正围拢在圆形的小茶几旁说着什么,听到木质楼梯的吱呀声后,立刻停了下来,用目光打量着老探长。
  
  “我想要见‘告死鸟’……”
  
  “吾之骑士不会随意见凡人!”
  
  “哼!”
  
  “探长好!”
  
  老探长的话还没有说完,三个截然不同的回答就出现了。
  
  哪怕是究竟风浪,老探长在这一刻都头疼不已。
  
  一个一脸病态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一个板着脸冰冷的好像别人欠了几百万。
  
  剩下一个倒是看起来正常。
  
  如果将那种呆呆的神情抛开的话。
  
  立刻,老探长就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依靠自己寻找。
  
  毕竟,只是一个地下会客室,也仅有三个房间而已。
  
  三个房间中,这些孩子必然会占据一到两间。
  
  以她们表现出的性格,挑选房间的话……
  
  那么……
  
  就在老探长推测秦然会选择那间时,秦然的声音已经响起了。
  
  “欧克探长吗?”
  
  “请到这里!”
  
  最后一间,角落的房间内,响起了秦然的话语声。
  
  老探长快步走去,推开了房门。
  
  然后,刚准备迈步进入的他,就不得不收回了脚步。
  
  整个房间的地毯上,根本没有了落脚之处。
  
  书。
  
  一本本摊开的书籍,看似凌乱,又仿佛极有序的摆放在了地上。
  
  不单单是地上,床上、沙发上,都是一摞摞的书籍。
  
  仅存纸张来看,这些书籍就有些年份了。
  
  “抱歉!”
  
  盘膝而坐的秦然带着歉意的笑容,从地毯上站了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收起一本本的书籍,为老探长‘开’出了一条路。
  
  同时,将沙发上的两摞书搬到了床上,邀请老探长坐了下来。
  
  带着疑惑,老探长坐了下来。
  
  虽然经验越发的丰富了,但是精力却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而衰退的厉害,以往连续的加班对于老探长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是现在一夜的救援就让老探长大感吃不消了,靠在柔软的沙发上略微放松了一下身体的老探长看向了秦然。
  
  “你想告诉我,盗窃《艾利特尔加》肖像画的人不是你吗?”
  
  老探长问道。
  
  “你认为是我吗?”
  
  秦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不知道!”
  
  “我想要以我的常识来判断,但是面对你们这样的人,我的常识根本不顶用,所以,我不知道!”
  
  老探长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以坦诚的口吻说道。
  
  秦然面对着坦诚的老探长,不由一笑,他随手拿起放在身边的文件夹递了过去。
  
  欧克看着手中明显有年头的文件夹,带着疑惑翻开了。
  
  里面是一张病历。
  
  “灵?”
  
  “心脏、肝脏、肾脏都有问题?”
  
  看着上面的文字,老探长的眉头越皱越紧。
  
  以他对医学的了解,任何人得了上面的一种病,都不可能活下来,但先天患有这些病的灵,却活了下来,而且还很健康。
  
  如果不是意外……
  
  等等!
  
  想到了什么的老探长,猛地抬起头看向了秦然。
  
  “就是你想的那样,‘灵’就是圣辉中学连续自杀案的凶手。”
  
  秦然语气淡淡的说道。
  
  “即使是为了活下去,杀人……也是不对的!”
  
  老探长皱着眉头说道。
  
  秦然一耸肩。
  
  他没有任何的评价。
  
  不仅是对灵,还有对老探长。
  
  昨晚在翻开文件夹后,他就知道‘灵’为什么这么做了。
  
  活下去。
  
  简单却又艰难。
  
  对于没有经历过绝望的人来说,根本不会知道那是怎么样一种的痛苦。
  
  但经历了绝望的痛苦后,对于生的渴望,足以让人不顾一切。
  
  就好似……
  
  他一般。
  
  当然了,秦然并没有后悔,或许因为感同身受,他会同情‘灵’,但敌人就是敌人,他不会手下留情。
  
  调整了一下情绪,秦然说道:“您看,您想要的圣辉中学的案件真相,我帮您查到了,您现在是否可以帮我一下?”
  
  “你陷入的盗窃案我无法帮忙!”
  
  “那位大富豪可不是我一个小小探长能够说动的,哪怕是市长都不行!”
  
  显然老探长有些误会了。
  
  “不,我可不需要您去说动他,我需要的是您力能所及的事……帮我查探一下这件盗窃案的始末,最好能够有详细的资料!”
  
  “怎么样,这对您来说,并不困难吧?”
  
  秦然摆了摆手道。
  
  “好的!”
  
  老探长立刻一点头。
  
  就如同秦然说的,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发生了这样的盗窃案,他这个探长参与其中,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并且,雷厉风行的老探长,马上就行动起来。
  
  只是,在走到门口时,老探长突然问道。
  
  “以那个家伙的能力,查探这样的事情,也不困难吧?”
  
  那个家伙是谁?
  
  自然是李,这位葬仪社社员。
  
  “我不信任他。”
  
  秦然回答着。
  
  “明智的选择。”
  
  老探长点了点头,没说再多的话语,快步的离开了这里。
  
  听着老探长离去的脚步声,秦然关好房门,抬手揉了揉发胀的眉心,然后,目光看向了隐藏在一摞摞书籍后的鸟巢。
  
  鸟巢中,那枚鸽子蛋大小的卵,正缓缓的跳动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