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人鱼之肉
    淡淡的烟雾从【封魔之壶】内喷涌而出。
  
      秦然小心的退到了墙边。
  
      虽然之前葬仪社社员闪烁其词,但是根据他一夜查到的资料来看,【封魔之壶】就和他最初的评价一般:宝箱。
  
      这些完全不知道是从什么年代流传下来的宝箱,里面有可能装着任何物品。
  
      简单的说,即有可能是对妖魔有益的物品,也有可能是对人有益的。
  
      不过,根据书籍上的记载,大部分对人有益的,会对妖魔造成伤害。
  
      反之,对妖魔有益的,却会伤害到人。
  
      当然了,也有两者都有益的。
  
      至于是哪一种?
  
      则要看运气了。
  
      不过,秦然却不这样认为。
  
      书籍上虽然没有明确的记载,但是这么多年,以【封魔之壶】的特殊性,一定会有才智卓绝之辈总结出一些东西来。
  
      只是,被一些势力所掌握,大部分的人都无法接触到这些东西罢了。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封魔之壶】的原有者:灵。
  
      对方这么着紧这个【封魔之壶】,如果仅靠运气的话,实在是说不通了。
  
      必然是对壶中的东西有着一些了解,能够确认其中的物品,才会在交战时,都紧紧的抱在怀中。
  
      鉴于对方妖魔的身份。
  
      秦然十分的小心。
  
      不仅是避开了,而且还屏住了呼吸,双眼凝视。
  
      解开封印的【封魔之壶】缓缓的消散空气中。
  
      从瓶中出现的烟雾却没有扩散,更没有消散。
  
      团围成了一团。
  
      好似棉花糖,又好似云彩。
  
      一股香气从中逸散出来,秦然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
  
      ‘贪婪’与‘暴食’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出现在秦然的心底,接着就是其它原罪。
  
      除去‘傲慢’外,即使是‘懒惰’都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东西。
  
      凯美瑞斯之眼碎片的力量更是在他的心底跳动着什么。
  
      “这是什么?”
  
      原罪的异样,令秦然探出了手,他以极大的意志,克制着自己将眼前的东西吞下肚中的欲.望。
  
      【名称:人鱼之肉】
  
      【类型:肉类】
  
      【品质:传说】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高等妖魔的血肉,吞食能够大幅提升低等妖魔的能力,原住民吞食将会延长寿命】
  
      【特效:无】
  
      【需求:无】
  
      【备注:想要真正的长生不老?你还需要一个伟大的厨师和传说的厨具才行!】
  
      ……
  
      “人鱼之肉?”
  
      秦然一怔。
  
      随即也就是恍然,能够让灵这种渴望生命的‘人’如此紧张的东西,除了这种能够延长寿命的东西外,也就没有其它了。
  
      然后,看着手中的【人鱼之肉】秦然一眯双眼。
  
      哪怕心底一直传来‘贪婪’‘暴食’了‘吃了它’‘吃了它’的吼声,但秦然可不打算这么做。
  
      他的目光看向了一边的‘火鸦兵’卵。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当【人鱼之肉】出现的时候,这枚卵的异动。
  
      那是一种渴望的感觉。
  
      “高等妖魔的血肉对低等妖魔的吸引力这样致命吗?”
  
      “哪怕是还未孵化的低等妖魔都是如此!”
  
      “怪不得之前的妖魔会趋之如骛的出现!”
  
      当他尝试着将【人鱼之肉】靠近了‘火鸦兵’卵后,看着上面再次亮起的红色光芒,秦然不由深吸了口气。
  
      他在为眼前一幕而惊讶。
  
      同时,心底猛地出现了一些想法。
  
      如果将【人鱼之肉】喂养‘火鸦兵’呢?
  
      ‘火鸦兵’按照书籍记载,只是一种低等妖魔,甚至在低等妖魔中,也算不上出类拔萃,只是依靠着数量的优势,才在庞大的妖魔族群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仅有一只火鸦兵的秦然,可无法饲养一个族群。
  
      虽然他有着这样的想法,但是却没有更多的‘火鸦兵’卵。
  
      灵之所以能够做到,是因为灵所在的家族集合了三代人之力,才有这这样的成就。
  
      秦然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
  
      所以,能够提升‘火鸦兵’的实力,秦然是不介意的。
  
      尤其是只能在原住民和妖魔间选择,已经内定为自己哨兵的‘火鸦兵’,自然是首选。
  
      不过,秦然并没有马上将【人鱼之肉】放在‘火鸦兵’卵上。
  
      尽管【人鱼之肉】已经有了最终的归属。
  
      可秦然不介意用其做做文章。
  
      铃、铃、铃!
  
      秦然按动了床头的呼唤铃。
  
      十几秒后,敲门声响起。
  
      “‘告死鸟’阁下,您需要什么吩咐吗?”
  
      李站在门外说道。
  
      “我需要一个冰块制成的盒子!”
  
      秦然这样的说道。
  
      托了从灵那里得来的书籍,秦然很清楚的知道该如何保存【人鱼之肉】。
  
      “好的。”
  
      “马上来。”
  
      葬仪社社员匆匆离去,快步而回。
  
      在获得了秦然的允许后,葬仪社社员推门而入。
  
      顿时,葬仪社社员就呆愣在了原地。
  
      “人、人鱼之肉!”
  
      对方声音颤抖,结结巴巴的惊呼道。
  
      然后,对方的双眼就爆射出了别样的光芒。
  
      那是完全的贪婪。
  
      以及由贪婪而生的……一些不太好的情绪。
  
      哼!
  
      一声冷哼,好似炸雷一样,在葬仪社社员耳中响起。
  
      激灵灵的一个冷颤,葬仪社社员立刻回神。
  
      “抱歉,‘告死鸟’阁下!”
  
      “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任何人见到【人鱼之肉】都不会无动于衷,我也不例外——它在您的手中,我没有任何其它不该有的想法!”
  
      葬仪社社员将冰盒递给了秦然后,径直的说道。
  
      态度很是诚恳。
  
      甚至,说话时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可声调的变样,足以说明对方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对此,秦然微微一笑。
  
      他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不单单是对方,还有着更多的人、妖魔需要知道这个消息才行。
  
      只是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妖魔需要一个限制。
  
      不能够太多,且等级实力也不会太低。
  
      所以,眼前的人就是最好的媒介。
  
      以对方的性格,在无法真正获得【人鱼之肉】的前提下,一定会贩卖消息,引来更多的争夺者。
  
      不论是贩卖消息的收益,还是浑水摸鱼的可能性,都足以让对方这样干。
  
      “‘告死鸟’阁下,【人鱼之肉】的价值实在是太庞大了,足以引来可怕的敌人,甚至是真正的高等妖魔,所以,请您一定不要带着【人鱼之肉】离开地下,只有这里的结界才能够隔绝【人鱼之肉】的气息!”
  
      对方这样的说道。
  
      “可是我需要见到那位丢失了《艾利特尔加》肖像画的大富豪!”
  
      心知肚明对方想要干什么的秦然故意皱眉道。
  
      “请您相信我!”
  
      “拥有【人鱼之肉】的您,任何人都会赶着前来见您,哪怕在几个小时前,他刚刚拒绝了我提出与您见面的建议!”
  
      “一切交给我了!”
  
      “我会安排的!”
  
      葬仪社社员说完,就快步离去了。
  
      秦然看着对方的背影,满是期待。
  
      “我更多的收益就看你的了。”
  
      在心底默默说了这样一句话后,秦然转身继续翻阅着身边的书籍。
  
      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不抓紧时间可不行。
  
      可总有一些令人讨厌的打扰者出现。
  
      咚、咚咚。
  
      克娜紧皱着眉头,站在外面敲着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