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再现
“那是什么!”
  
  老探长的惊呼声响起,随之就被一阵震天的长嘶压制,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左侧的湖面跃出,横跨向右侧。
  
  那身影宽厚、修长,出现在代步车头顶上时,给予秦然的就是一种遮天蔽日的错觉。
  
  浑厚的气息不自觉的从那身影上散出来。
  
  甚至,让秦然产生了自身渺小的感觉。
  
  他就仿佛是沙滩上的砂砾,看到了惊涛骇浪般。
  
  在他的面前,浪涛窜天而起,如同千军万马奔腾而来,带着摧枯拉朽,让他粉身碎骨的力量。
  
  哼!
  
  秦然冷哼出声。
  
  即使没有看,他也能够猜到,系统有关震慑的提示在不断的显现着。
  
  如果说有什么样的手段,对秦然是最无效的话。
  
  扰乱精神的震慑最对名列前茅。
  
  拥有着sss+精神属性的秦然,对于任何和精神相关的负面影响,都有着远常人想象的高判定。
  
  仅仅是一瞬,秦然就脱离了震慑。
  
  眼前的滔天巨浪化为了虚无。
  
  那道身影再次出现在眼前。
  
  虽然从秦然的角度来看,那道身影依旧是遮天蔽日的,但是缺少了最初的震撼与……惊心动魄。
  
  深知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的秦然冷静的评估着眼前的妖魔。
  
  他在脑海中浮现出双方敌对的情形。
  
  并且,迅的制定着该如何解决这样的妖魔。
  
  驾车的保镖队长,通过倒车镜看到了秦然的模样。
  
  自然的,这位保镖队长不知道秦然想的是什么,但秦然这种举重若轻的姿态,却让对方无比的心惊。
  
  做为接送了不知道多少人物去见自己的雇主。
  
  能够做到秦然这种程度的是绝无仅有的。
  
  哪怕是其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都会或多或少的迟疑一刻。
  
  而那些名不经传,或者是沽名钓誉的?
  
  吓得屁股尿流的大有人在。
  
  “这样的人物……”
  
  保镖队长看了看一旁惊魂未定的老探长,心底已经起疑了。
  
  不过,他并没有更多的动作。
  
  他的任务,就是将身后的两人送到指定的位置。
  
  至于剩下的?
  
  自然是有着其他人接手的。
  
  而且,这位保镖队长十分相信,不论是秦然,还是老探长,都不可能在艾利特尔加府邸内翻起什么风浪。
  
  并不是蔑视。
  
  只是……
  
  日积月累后的自信。
  
  秦然扫视了一眼保镖队长脸上的神情,抬手轻拍老探长,在后者回神后,整个人就闭起了双眼。
  
  战斗,他并不畏惧。
  
  而且,会时刻准备。
  
  砰!
  
  那宽厚、修长的身影终于落在了右侧的湖水中,就好似是成吨的炸药同时爆炸,水花一下子就喷了起来。
  
  水珠溅打在了代步车右侧的窗户上,啪啪作响。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代步车的前行。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度还快了一分。
  
  呼!
  
  代步车冲出了淡淡的水气,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石桥的另一头。
  
  保镖队长开车下桥,沿着蜿蜒的道路转过弯。
  
  顿时,一个整体红色,两根粗大立柱笔直而上,顶端青瓦、金砖的建筑出现在眼前。
  
  眼前的建筑好似牌楼,但却没有名款。
  
  有着的只是在横梁雀替上的花纹。
  
  纹路重重叠叠。
  
  一如横梁与立柱交叉处的斗拱般纵横交错。
  
  丝丝间隙、空格中,数只白色的雀儿探头看着走下车的秦然、老探长。
  
  “请给我来!”
  
  一位左襟右衽,束的男子从立柱下走出,看也不看保镖队长与老探长,径直的对着秦然说道。
  
  秦然冲着老探长比划了一个等待的手势后,就跟在眼前服饰特意男子身后,沿着台阶而上。
  
  看着对方的背影,秦然对对方的衣着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眼前的楼梯,分为九重,每重一百零八阶,每阶三十三厘米。
  
  砖石构造,上面篆刻着一副副秦然无法分辨的画。
  
  他低着头,看着这些画。
  
  总觉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可记忆却有些模糊了。
  
  “在哪里呢?”
  
  秦然思考着。
  
  而走在前面的男子却是说话了。
  
  “跟着我的脚步不要走错!”
  
  话音落下,对方原本不快不慢的度,变得极为敏捷、灵巧起来,一个纵跃就是十几阶台阶,一个前蹿就又是十几阶。
  
  仿佛像是一只林间的猿猴。
  
  而秦然?
  
  他无法得知对方这么做是有意刁难,还是真的会有什么陷阱。
  
  所以,他选择了更为稳妥的方式。
  
  一枚镶嵌着羽毛雕饰的戒指,在秦然的手指上闪烁起来,接着,秦然的双脚微微上升,整个人就离开了地面。
  
  高度,不高。
  
  只有半米左右,但却让秦然面对着这些台阶可以如履平地。
  
  【悬浮之戒】!
  
  前方的带路者显然现了空中漫步的秦然,那本该迅捷前蹿的身形不自觉的就是一滞。
  
  虽然马上就回复了正常,但却再也没有了一开始那股子勇猛精进的劲头。
  
  五分钟后,在【悬浮之戒】效果消失的前一刻,秦然来到了阶梯的尽头,艾利特尔加府邸的主建筑群前。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
  
  宫殿!
  
  红砖绿瓦,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连绵不绝。
  
  站在秦然的位置,也只不过是看到了宫殿的一角,但他已经可以想象眼前的建筑群是怎样的壮观了。
  
  “这样的宫殿……”
  
  秦然心底暗自猜测。
  
  尽管有着昨晚的阅读,但是他并没有了解过眼前副本世界的历史,可是在一座充满现代化的城市中,却出现了令他熟悉的东方建筑,还是一座宫殿,实在是不能不让秦然猜测着。
  
  同时,心底的好奇心,越的强烈了。
  
  “请跟我来!”
  
  又一个打扮类似的带路者出现了。
  
  只不过,和之前的带路者相比较,眼前的带路者衣襟上多出了一丝闪耀的银线。
  
  “阶级吗?”
  
  秦然心底暗道,脚步却是不慢。
  
  跟在带路者的身后,走过一个个长廊后,在一座庭院前停下了脚步。
  
  带路者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然迈步而入。
  
  这里好似某个院子的后花园,有绿草花圃,也有假山流水,更有楼台水榭。
  
  一个背影略显单薄的男子正背着手站在亭子内。
  
  听到秦然的脚步声后,男子没有转身回头,而是很直接的开口说道:“想不想知道,生了什么?”
  
  秦然一皱眉。
  
  刚想要说些什么时,突然间地动山摇。
  
  地震!
  
  而且,那道可怕的好似‘野兽’的气息……又出现!(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