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动
    秦然的脚掌踏地,大地为之颤鸣。
  
      尘土、砂石顺势飞起。
  
      披甲而立的犀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秦然的身后,让冲锋的秦然变得狂暴如雷,势不可挡。
  
      最原始的自然之力出现在秦然身上的时候,狩魔士瞳孔一缩,想也不想的就要闪避。
  
      可一张带火的蛛网却是从天而降。
  
      蜘蛛的虚影,屹立在岩浆之河、硫磺之地,诸多的、仿佛是魔神的虚影围拢四周,仰天长啸。
  
      嗖嗖嗖!
  
      蛛丝连续的射出。
  
      让挣脱了蛛网的狩魔士,又一次的被困住了。
  
      虽然挣脱这些蛛丝并不困难,但是……冲锋的秦然已经近在咫尺了。
  
      那把妖异的巨剑,如同是犀牛之角般,直直的对准了他。
  
      感受着那抹锋芒,狩魔士的表情终于变了。
  
      那种漫不经心的感觉彻底的消失无踪。
  
      一股凌厉的气息出现在狩魔士的身上。
  
      狩魔士没有再用力挣扎,而是深吸了口气。
  
      呜、呜!
  
      吸气声如风雷灌耳。
  
      一点朱红出现在了那光洁的额头上。
  
      铮!
  
      好似铁剑劈砍的颤音中,一道食指粗细的红色光芒,直射秦然。
  
      狩魔士身前的空气如同实物,被红色的光芒洞穿了。
  
      留下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缝隙,深邃的黑色出现其中,哪怕随着红色光芒的掠过而消失,但一股可怕、致命的气息却笼罩向了秦然。
  
      可……
  
      秦然的冲锋并没有停下。
  
      发动了【野蛮冲撞】的秦然,一往无前!
  
      昂首、摇尾的鳄鱼虚影挡在了红色光芒之前。
  
      一层又一层的力场护盾显现而出。
  
      噗!噗!
  
      两层达到强大级别的力场护盾被一一洞穿。
  
      红色光芒余势不止的射向了秦然本身。
  
      嗤!
  
      【卓越之铠】的防御与之前的力场护盾一样被洞穿了,连带着秦然的右肩膀处都出现了一个前后贯穿的伤口。
  
      鲜血径直的溢出。
  
      一股异样的刀锋切割感,更是沿着贯穿的伤口出现在了秦然的体内。
  
      冲锋的秦然,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他只觉得长百上千把锋锐的刀子在他的身体内不住的切割。
  
      那种滋味,就如同是千刀万剐的一般。
  
      吼!
  
      一阵惊天动地的狮吼传出。
  
      匍匐在地,好似一直打盹的金色狮子,这个时候微微睁开了双眼。
  
      秦然肩膀上,不断流血的伤口,立刻止血。
  
      体内被刀子切割的异样,也随之消失。
  
      【狮之无畏】!
  
      【狮之勇猛】!
  
      驱逐了本身的异常状态,三选一后,力量+1的秦然,冲锋继续,甚至,比之前还要勇猛。
  
      剑锋来到了狩魔士的面前。
  
      仿佛下一刻,就要洞穿他的身躯。
  
      狩魔士面色凝重的抬起了双手,用力向中间一合。
  
      锵!
  
      金属交击的响声中,在【野蛮冲撞】加持下,刺来的【狂妄之语】硬生生的被狩魔士用双手夹住了。
  
      但是!
  
      秦然的冲锋并没有停止。
  
      他硬顶着狩魔士,继续向前。
  
      柏油马路上,狩魔士的双腿深陷其中,随着秦然的冲锋,在马路下留下了两道深深的沟壑,就好似犁地一般。
  
      不过,狩魔士不是犁筢。
  
      秦然更加不是老黄牛。
  
      汇聚在秦然身上的最原始自然之力,秦然自身的力量,全部的灌注到了【狂妄之语】上。
  
      用双手夹着【狂妄之语】的狩魔士是第一个感受到这两股力量震荡的人。
  
      嘎吱、嘎吱吱。
  
      阵阵令人牙酸的响声从狩魔士的双手、双臂上传出,而【狂妄之语】的剑锋,一点一点的向前。
  
      狩魔士凝重的神情再次变了一变。
  
      不仅仅因为秦然的力量远超想象,还因为在他身后的不远处就是一面墙壁。
  
      狩魔士非常的清楚,现在的他面对秦然已经是力有不支了,如果一旦撞在了那面墙上,秦然身上的原始自然之力爆发出来的话,他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猛地,狩魔士一咬牙。
  
      他做出了某个决定。
  
      相隔【狂妄之语】,秦然与狩魔士可以说是‘近在咫尺’,秦然清晰的看到了狩魔士的表情。
  
      就如同狩魔士的心知肚明一般,秦然也知道。
  
      胜负在此一举了!
  
      秦然顶着狩魔士继续向前。
  
      那面墙,越来越近。
  
      最终——
  
      轰!
  
      狩魔士撞在了墙上。
  
      本就看起来年久失修的墙壁,在被撞击的刹那就坍塌了,连带着两边的墙壁也一起倒塌下去。
  
      噗!
  
      最原始的自然之力在这一刻爆发了,狩魔士一口鲜血喷出。
  
      嗖!
  
      鲜血如箭,直射秦然的面门。
  
      秦然根本不问所动,继续向前猛冲,仿佛是要和狩魔士同归于尽。
  
      但就在血箭即将射中秦然的时候,一个暗红色的鸟首从秦然的帽兜中钻了出来,张嘴喷出一枚火球。
  
      火鸦兵!
  
      火球与血箭相碰撞,火球迅速的消失了。
  
      显然,较弱级别的火球远不如血箭。
  
      只是一枚不如,三枚呢?
  
      呼!呼!
  
      一连又是两枚火球。
  
      血箭消失了。
  
      甚至,空气中的血腥味都被烧灼干净。
  
      狩魔士的脸上出现了苦笑。
  
      一切与他预料的有些不太一样。
  
      狩魔士扭头看了看身后。
  
      那里是罗生寺的正殿。
  
      与外面的围墙是一样的,都属于年久失修的典范。
  
      不过,狩魔士却知道,如果真的把这栋年久失修的大殿撞塌了的话,不论是他,还是眼前的秦然,都没有好果子吃。
  
      即使他是二十一位狩魔士之一,也是一样。
  
      但眼前却是无可奈何的。
  
      看着一脸执着的秦然,狩魔士的苦笑更浓烈了。
  
      秦然看着狩魔士之前的动作和脸上的神情,心底瞬间就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可他依旧冲锋依旧。
  
      先不说他此刻根本停不下来,就算是停下来了,秦然也不愿意停。
  
      战斗。
  
      既分高下,又分生死。
  
      更何况,眼前远远不是战斗的事情。
  
      随着狩魔士的出现,秦然就知道自己被卷入了一个大漩涡中,稍有不慎他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为了让自己活得几率大一点,秦然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
  
      不然的话,只会被当做随意可弃的棋子!
  
      那下场绝对不太妙!
  
      秦然、狩魔士与罗生寺正殿的距离一点点的接近着。
  
      就在两人即将撞上大殿的时候,大殿的门开了。
  
      一个面皮松弛,垂垂老矣的僧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脚步缓慢,甚至可以说是迟钝。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随着那看似缓慢,实则迅速的脚步,罗生寺的大殿竟然跟着对方移动了。
  
      秦然与狩魔士擦着罗生寺的正殿而过,重重的撞入了后院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