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刺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空突然一暗。
  
  月光消失,星辰被遮掩。
  
  似雾似光的黑暗好似潮水一般的席卷了小道广场,‘黑袍’的玩家们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被灰色光芒笼罩着的那位黑袍更是低声自语着。
  
  “‘黑狱’班宁?”
  
  他的自语声中满是疑惑。
  
  班宁已经死了。
  
  在无数人的面前!
  
  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出现‘黑狱’?
  
  “难道……”
  
  猛地,一个念头钻入了这位黑袍的心中,他当即大喝道:“快点离开!快点!”
  
  声嘶力歇的高喊传入了周围‘黑袍’玩家的耳中。
  
  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些‘黑袍’玩家开始撤退了。
  
  ‘黑狱’班宁虽然死了,但是关于‘黑狱’班宁的大范围攻击却没有被遗忘,甚至是随着头顶黑幕的出现,更加的让人们记忆犹新了。
  
  他们转身向着四周跑去。
  
  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来。
  
  可,太晚了!
  
  从黑幕出现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
  
  【逆转之痕】的攻击准备需要很长的时间,但一旦完成准备,攻击却是即刻而至。
  
  黑幕之下,阴气翻涌。
  
  层层叠叠的幽魂带着鬼哭狼嚎,震慑心神的如同暴雨一般的落下,将‘黑袍’的玩家全部的笼罩其中。
  
  急速聚集的负能量,让本就是战场的小道广场直接的被侵袭了。【△網WwW.】
  
  枯萎的大树,直接倒塌。
  
  坚硬的石块,开始崩裂。
  
  生命的气息急速的从小道广场上流逝。
  
  当达到一个极致的时候,猩红代替了黑暗。
  
  仿佛是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整个小道广场都被吞噬了。
  
  没有了【欲.望之兽】这样邪物的侵扰,【逆转之痕】的【妖灵之语】开始肆虐着。
  
  夜空下的飞虫群,全部的化为了飞灰。
  
  ‘黑袍’的玩家则成片的化光而去。
  
  仅有少数的在之前的闪电中存活了下来。
  
  可就算如此,这些玩家也是摇摇欲坠。
  
  【妖灵之语】的两次判定,体质与精神必须全部达到A才行。
  
  体质容易,但精神……
  
  不是‘天选者’的话,根本不可能。
  
  不过,这就是秦然想要的。
  
  在还未散去的浓郁负能量中,秦然深吸了口气,看向了出现的系统提示+
  
  【处于密集负能量区域,玩家获得临时强化,力量+1……】
  
  【处于密集负能量区域,玩家获得临时强化,体质+1……】
  
  ……
  
  虽然没有了副本世界锡兰市那样的夸张的增幅,但对于秦然来说却依旧令人惊喜,手中的【狂妄之语】一挥,剑刃卷动着劲风,咆哮的冲向了他等待许久的目标:被灰色光芒笼罩着的‘黑袍’。
  
  呜!
  
  撕裂空气的劲风,吹动着对方的斗篷。
  
  可对方却宛如无觉般,站在原地动也没有动。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站在原地,气得浑身发抖。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你第一时间没有赶到唐威尔街开始?”
  
  “还是更早的时候?”
  
  “没错,就是更早的时候!最初接到救援消息的你没有立刻赶到,你一定是在那个时候就发现了猫腻……”
  
  【狂妄之语】一剑刺穿了对方的身体,巨大的剑身几乎是将对方的五脏六腑都怼烂了。
  
  可对方却毫无所觉的站在那里,不停的质问着秦然。
  
  秦然没有回答敌人的习惯。
  
  手中的【狂妄之语】一个翻转,顿时,对面的人就被一分为二了。
  
  可对方依旧没死!
  
  仅剩余的头部和连带着的肩部,外加四肢就这样的在小道广场的地上抽搐着。
  
  呼!
  
  秦然一皱眉,左手上烈焰升腾。
  
  “告诉我!”
  
  “告诉我!”
  
  对方无视着【恶魔之炎】的焚烧,嘴中连连吼道,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疯癫般的大吼着:“诅咒你!我要诅咒你!”
  
  立刻,对方身上残余的灰色光芒开始急速的闪动起来。
  
  能够掠夺生命的【恶魔之炎】对这些灰色光芒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那些灰色的光芒直接飘散穿过【恶魔之炎】,向着秦然附着而来。
  
  秦然闪身后退。
  
  可那些灰色的光芒却如同跗骨之蛆般,紧追不舍。
  
  唯一值得庆幸得是,这些飘散开来的灰色光芒速度很慢,和常人走路差不多。
  
  对闪避中的秦然造不成任何的危险。
  
  可秦然的直接却告知着他,最好不要被这些灰色光芒沾染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而在灰色光芒飘散后,早该是死人的对方终于死亡了。
  
  但……
  
  尸体并没有化光而去。
  
  就这样的躺倒在地上,枯萎、腐烂。
  
  “这是?!”
  
  秦然一眯双眼。
  
  啪啪啪!
  
  鼓掌的声音响起。
  
  一袭深邃的黑袍从远处的小巷中走了出来,残余的‘黑袍’玩家们聚拢了过去,向着来人躬身行礼。
  
  来人无视着属下,径直的向着秦然走来。
  
  当距离大约不足十米时,对方才停下了脚步。
  
  “‘掮客’一直给我提醒,让我小心你,说你很难对付,可从现在看来……”
  
  “你也没有什么吗?”
  
  “‘解咒师’的诅咒是不会消散的,你除非返回自己的房间,不然的话,只能够被‘它’追袭到永远,当然了,回到房间后,你也不要想出来了!毕竟,这是以生命发出的诅咒,想要解除的话,可是很难很难的!”
  
  来人带着笑意的说道。
  
  “黑袍?”
  
  秦然问道。
  
  “嗯。”
  
  “你……”
  
  黑袍直接承认了,并且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秦然已经冲了过来。
  
  【狂妄之语】由上而下的一劈,卯足全力的一斩,令黑袍所站的地面上的碎石都向着两边飞舞起来。
  
  黑袍后续的话语被截断,更像是被这样的攻击所压抑。
  
  可就在剑刃即将触及到自身时,黑袍却猛地一抬手,黑色的长袍下,无数的虫子蜂拥而出,不仅将【狂妄之语】拦住,即使是秦然也被笼罩其中。
  
  卯足全力的一击,不可抑制的停下了。
  
  “骗你的,你真以为我会被这样的攻击吓到?”
  
  “对了,你的体质特殊吧?”
  
  “‘掮客’叮嘱我,一定要用祝福物品给你致命一击的!”
  
  黑袍说着拿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小巧且古朴。
  
  甚至,可以说是锈迹斑斑。
  
  可这把匕首一出现,周围缓缓散去的负能量,就急速的消失着,一层白色的光芒出现在了匕首上。
  
  当黑袍将匕首刺出的时候,若隐若现的圣歌响了起来。
  
  匕首上的锈迹全部的隐退了。
  
  剩下的,只是……光芒闪烁的锋锐!
  
  噗!
  
  匕首直接刺穿了【卓越之铠】的防御,没入了秦然的心脏。
  
  “呵……呃!”
  
  黑袍想要笑一下,可笑声还没完全的响起,就勃然变色。(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