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在哪呢?
    白‘色’的光芒在夜空下闪烁,刺目不已。.:。
  
      一道!
  
      两道!
  
      三道!
  
      四道!
  
      如刀似剑般的光芒一一从秦然被刺的心脏处漫延而出,围绕着他的身躯迅速的旋转着。
  
      锋锐之气以玄奥之姿,覆盖在黑袍的身上,给其致命的一击。
  
      噗!噗!
  
      仿佛是被无形的刀刃来回切割着一般,黑袍整个人如遭雷噬,连连的颤抖起来。
  
      最后……
  
      砰!
  
      黑袍整个身躯爆裂开来,化为了一大堆虫子。
  
      这些虫子跌落在地,动弹了两下后,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生机。
  
      相反,一股旺盛的生命之力却灌注在秦然的体内,那被祝福匕首刺穿的心脏开始迅速愈合。
  
      本该撕裂秦然心脏的匕首刃锋,在愈合的融合之心下,一点一点的被顶了出去。
  
      当最后一点刃锋都离开秦然的心脏时
  
      咚咚咚!
  
      融合之心再次开始了强健而有力的跳动。
  
      血液又一次的流转全身。
  
      秦然仿佛是从窒息中脱离一般,他深吸了口气,一把握住了那把祝福匕首。
  
      嗤、嗤!
  
      好似铁板烤‘肉’的响声从秦然的右手上传来。
  
      冰冷的祝福匕首,在秦然右手握住的那一刻,就变得滚烫、灼热,仿佛是被烧红的烙铁。
  
      嗡!
  
      圣者之刺再次的发动了。
  
      达到了最好效果的秦然没有再隐藏,如刀似剑的荆棘灵光又一次的出现了,治疗着秦然的手掌与‘胸’.口,攻击着……祝福匕首。
  
      叮!
  
      清脆的犹如敲打三角铁的响声中,祝福匕首出现了一丝抖动。
  
      本就灼热的温度开始直线升高!
  
      幻影一般的光芒从这件祝福匕首上显现着。
  
      若隐若现的圣歌,变得清晰可闻。
  
      一队十人的白袍歌者围绕着秦然,他们或轻声咏唱,或高声赞颂,领头者是一位头戴面纱,看不清面容的少‘女’,手捧金‘色’的圣杯,缓步的向着秦然走来。
  
      曼妙的弧线随着步履的前行而抖动。
  
      秦然却视若不见,只是一点一点的将匕首从‘胸’口出拔出来。
  
      每拔出一点,秦然都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强忍着刮骨般的疼痛,就好似那匕首原本就是长在了他的身上,现在正一点点的拆离。
  
      这样的痛苦完全无法用言语来说明。
  
      相较而言,祝福匕首给予秦然的伤害,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唉。
  
      叹息声,从少‘女’的嘴中传出,已经站到了秦然面前的这位少‘女’,摘下了面纱,‘露’出了圣洁的面容,少‘女’看向秦然的双眸中,更是浮现出了悲天悯人的怜惜,似乎是看到了最可怜、最值得同情的人。
  
      哪怕这个人罪孽深重,她也愿意救赎这个人。
  
      下一刻,少‘女’脸上浮现了执着,她抬手轻沾杯中清澈的水,光滑的水珠在白嫩的手指上滚动。
  
      接着,手指向着秦然的额头点来。
  
      沾水的手指还没到,一股令秦然寒‘毛’直竖的危机感就从心中涌现。
  
      “滚开!”
  
      秦然低喝了一声。
  
      但幻影少‘女’却是不闻不问,手指依旧向前。
  
      呼!
  
      恶魔之炎在秦然的左手上燃起,向着少‘女’的手掌打去。
  
      嗤!
  
      本该是虚幻的水被恶魔之炎焚烧了,迅速的化为了水蒸气,就连少‘女’也似乎受到了伤害。
  
      她从手掌开始,身体变得焦黑。
  
      然后……被烧成了灰烬。
  
      可是那没有人捧着的圣杯却依旧漂浮空中。
  
      金‘色’的光辉散下。
  
      灰烬中,少‘女’再生了。
  
      一如之前的悲天悯人,且面带执着。
  
      可马上就在恶魔之炎下变为了灰烬。
  
      一连十余次,秦然没有丝毫的手软。
  
      而在第十一次即将开始的时候,那祝福匕首仅剩余一个尖儿留在了秦然的体内,马上就要被秦然拔出了。
  
      仿佛是感受到了某种危机。
  
      少‘女’再次出现的时候悲天悯人依旧,只是双眼中却变为了……杀意。
  
      赤.‘裸’.‘裸’,的杀意。
  
      堪比冬天的寒风吹向了秦然。
  
      金‘色’的圣杯则变为了一把金‘色’的长剑,带着金‘色’的光华,对准了秦然一剑斩下。
  
      “终于撕破伪装了?”
  
      “本身就是杀人的利器,装什么圣洁!”
  
      秦然冷笑了一声,恶魔之炎又一次的打出,祝福匕首则脱离了他的‘胸’口。
  
      匕首的刃锋上,光芒缠绕之处,一根根好似是触手的光线,扭曲的漫延而出,它们向着秦然‘胸’.前的伤口刺去。
  
      但却马上戛然而止。
  
      寒冰弥漫在祝福匕首上。
  
      希尔特之右手.寒冰之触!
  
      不仅仅是匕首本身,那些如真似幻的身影也被冻结了,即使是那位少‘女’也不例外。
  
      “罪人!”
  
      “忏悔!”
  
      幻影开始消失了,尖锐的喊声却在秦然的耳中不断的响起。
  
      扫视着浮现在眼中的震慑提示,秦然越发的不屑。
  
      他从不相信无缘无故的爱,即使对方看似圣‘女’,但本质却是凶器,更不用说他本能中的厌恶了。
  
      如果不是太过靠近融合之心的话,他早用寒冰之触冻结对方了。
  
      咔!
  
      啪!
  
      当最后一个幻影也消失后,被冻结的祝福匕首直接破碎了,宛如冬天被冻裂的玻璃。
  
      秦然一把扔下了手中祝福匕首的碎片,目光看向了‘黑袍’的玩家们。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看向了黑袍:莱尔文特。
  
      ‘黑袍’的玩家们,身躯不停的颤抖。
  
      接着……
  
      哇!
  
      无数扭动着蛆虫从这些‘黑袍’玩家的嘴中吐出,然后,这些虫子急速的生长,化为了一片黑‘色’长有双翅、前螯的飞虫。
  
      飞虫群的成长只是瞬间就完成了,然后,它们仿佛是‘乳’燕归巢般的附着在这些玩家的身上。
  
      细微的啃食声响起。
  
      呼吸间,这些‘黑袍’玩家的皮‘肉’就消失不见,接着是内脏,最后是骨骼。
  
      犹如敲骨吸髓,这些‘黑袍’玩家连‘毛’发都被这虫群啃食的干干净净。
  
      呜!
  
      飞虫在夜空下一个盘旋就向着远处飞去。
  
      恶魔之炎形成的火球紧随其后。
  
      轰!
  
      三分之一的飞虫立刻脱离了虫群,向着恶魔之炎的火球撞去。
  
      爆鸣中,夜空下火焰绽放,少部分的虫群被烧焦了。
  
      大部分的虫群却聚拢在一起,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引我过去?”
  
      秦然一眯眼,念头转了一下,火鸦从远处的建筑物顶飞起,紧紧的追了上去,
  
      而他则是扫了一眼那还在缓缓靠近的‘灰‘色’诅咒’后,整个人就隐没在了‘阴’影之中。
  
      ……
  
      “大人,莱尔文特失败了!”
  
      登记者小心的走到了埋头书写着什么的‘掮客’身前,低声的说道。
  
      “嗯,‘解咒师’的诅咒呢?”
  
      ‘掮客’头都没抬的问道。
  
      “已经诅咒了2567!”
  
      登记者如实的回答着。
  
      “嘿,这下有趣了!”
  
      “我很想知道那些家伙发现其中一人被诅咒‘堵‘门’’无法聚齐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掮客’放下了手中的笔,一脸玩味的笑着。
  
      “那莱尔文特呢?”
  
      登记者又问道。
  
      “杀了!”
  
      “签订契约不就是为了违反的吗?真以为我的‘乐园计划’会算他一个?”
  
      “魔‘女’之下十大超新星?真是可笑!”
  
      ‘掮客’轻蔑的笑着。
  
      登记者躬身离去,房间中再次剩下了‘掮客’一人。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画出的图案。
  
      那是一个猩红的笑脸。
  
      ‘掮客’伸手轻‘摸’着那个笑脸。
  
      “你究竟在哪呢?”
  
      “在哪呢?”
  
      ‘掮客’轻声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