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超凡之上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私信发出,瑞秋却迟迟没有回复。
  
  秦然眉头微皱。
  
  无法无天和瑞秋的关系,他是知道的,两人早已经超出了普通的朋友范畴,现实中的并肩作战、扶持,早已将两人的关系定义为了生死与共的伙伴,当然,还有一点点男女间的情愫。
  
  只不过因为脱离组织而发生的事件,令无法无天变得逃避瑞秋。
  
  当然了,秦然可以肯定,瑞秋不会因爱生恨。
  
  所以,他才不理解瑞秋的做法。
  
  明明知道有危险,却不告知无法无天。
  
  甚至……
  
  还特意躲开。
  
  这样的瑞秋,可和秦然印象中的瑞秋截然不同。
  
  等待还在继续。
  
  大约半分钟后,瑞秋才回信。
  
  瑞秋:嗯!
  
  2567:为什么?
  
  ……
  
  又是一次短暂的沉默,瑞秋仿佛是在组织语言。
  
  瑞秋:你觉得无法无天正常吗?
  
  ……
  
  无法无天正常吗?
  
  秦然一眯眼,脑海中开始浮现种种猜测。
  
  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直接的问话。
  
  2567:哪方面?
  
  瑞秋:性格!
  
  瑞秋:在组织的时候,他的性格就很成问题,大部分的时候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一旦遇到了什么刺激,就会开始发疯!
  
  瑞秋:记得上次柯尔被绑了之后,他的异样吗?
  
  ……
  
  秦然一皱眉,下意识的回忆起了那个时候无法无天身上猛然间冒出的犹如实质的杀气。
  
  那个时候的无法无天和平时的无法无天完全是两个样子。
  
  平时的无法无天不仅话唠,还自带逗比属性,而且,很乐于帮助人。
  
  而在那个时候的无法无天,给予秦然的感觉就是机器,杀戮的机器。
  
  当然,最让秦然铭记于心的还是瑞秋的一酒瓶,直接把无法无天砸回来了。
  
  略显犹豫,秦然问道。
  
  2567:无法无天人格分裂?
  
  瑞秋:类似,但又不全是,他只是有点精神病,不是很严重,但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就严重了,所以,我想要治疗他。
  
  2567:因此,你让他故意踏入了‘黑袍’的陷阱?
  
  瑞秋:嗯。
  
  2567:这算是变相的‘电击疗法’吗?
  
  瑞秋:我很清楚其中的危险,但只有让他明白了他自认为的好心并不能够换来更多的真心时,他才能够明白自己的错误,只有错误才能够让他反省!虽然这个过程会有痛苦,但也比他继续恶化下去的好,就好比压制着一根弹簧,越是下压,它的反弹力道就越强,压制到极限,那根弹簧就会彻底的坏掉。
  
  2567:无法无天不是弹簧!
  
  瑞秋:嗯,他比弹簧可怕的多。
  
  ……
  
  皱着眉头的秦然审视着与瑞秋的对话。
  
  秦然很想要反驳瑞秋的话语,以站在无法无天的角度上,但他却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就连一些反驳对方的说辞也想不到。
  
  他不是一个心理医生,无法判断无法无天的状态。
  
  能够依靠的只有平时的接触和……直觉。
  
  而他的直觉告诉他,瑞秋没有说谎。
  
  但依旧有所隐瞒!
  
  2567:还有什么是你之前离开的理由?
  
  2567:那个俄塞里斯之酿?
  
  ……
  
  秦然以近乎质问的方式发出了私信。
  
  可……瑞秋再一次的下线了。
  
  看着那黯淡下来的名字,秦然的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
  
  盘膝而坐的秦然,下意识的就想要走出去询问无法无天本人,可当他站起来的那一刻,就犹豫了。
  
  无法无天,做为秦然在地下游戏中的第一个朋友。
  
  很自然的,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
  
  这让秦然变得分外慎重。
  
  他不希望两人的友情出现什么意外。
  
  可以说担忧,也可以说是害怕。
  
  但最终的归纳却是:珍惜。
  
  呼!
  
  秦然深深的吸了口气,他需要让自己纷乱的大脑冷静下来。
  
  他很清楚,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他的这份冷静。
  
  “瑞秋肯定隐瞒了什么,但是却肯定不会告诉我!”
  
  “除去瑞秋外,无法无天身边……”
  
  秦然在脑海中闪过了柯尔、汉斯、莱文、拉蒙特等人的身影,但是他发现,这些人并不会比自己知道的更多。
  
  大家更多的是趋向于一种游戏中的交流。
  
  至于现实?
  
  或许会有,但也绝对不多。
  
  最多也就是会聊起某些流行话题之类,十分无关痛痒的话。
  
  对于自身,大都会保持沉默。
  
  不仅是因为对保护**的习惯,还因为地下游戏的特殊性。
  
  死亡,足以让任何人保持警惕。
  
  像无法无天这样坦诚的家伙,可是十分少见的。
  
  不过,这似乎又说明,那家伙有问题?
  
  秦然揉了揉略微发胀的太阳穴。
  
  “你怎么了?”
  
  清冷的话语响起。
  
  不知何时,‘工匠’走到了秦然的身边,手上捧着修补好的披风。
  
  在那硕大的圆桌上,修补好、镶嵌完成的也放在了那。
  
  “没什么!”
  
  秦然摇了摇头。
  
  接过了披风,向着走去。
  
  原本的是一件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半身甲,但是此刻的却变为了纯黑色。
  
  深邃的颜色,在铠甲表面穿插变化,形成了一种特别的花纹。
  
  当秦然第一眼看到这件铠甲的时候,就发现了丝丝异样,仿佛在看到它的时候,整个人都不自觉的沉浸其中。
  
  这样的异样,没有让秦然懊恼。
  
  相反,他兴致勃勃的拿起了崭新的。
  
  ……
  
  ……
  
  “极强的防御!”
  
  “阴影庇护!”
  
  传说级别宝石的镶嵌没有令秦然失望,单单是防御再次提升一个级别,就已经达到了秦然的底线。
  
  更加不用说,原本的负面属性消失了,还出现了这样的属性。
  
  “没有说限制在超凡,也就是说……”
  
  “潜行可以达到超凡之上了?!”
  
  一时间秦然就激动起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