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进入
【单人副本进入!】
  
  【本次单人副本为特殊副本!】
  
  【难度确认:第六次副本难度】
  
  【背景:草原人的袭击并未结束,他们如同饿狼一般盯着沃伦,但是‘邪魔’的传闻,令他们不敢冒进,他们准备用特殊的方式来解决‘邪魔’……】
  
  【主线任务:保证沃伦的王都‘勒尔德里’不沦陷】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背包、武器、物品属性不变,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检测枪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90%,在进入副本后,你将获得相应补偿(补偿技能不能够提升属性,且离开副本世界后消失)】
  
  (提示:这是你的第六个特殊副本,主线任务可以失败,但你需要付出600积分的赎金,且最高属性下降2级,当积分不足时,扣除装备,当所扣除装备无法弥补惩罚积分时,判定玩家游戏失败!)
  
  ……
  
  当白色光芒消散的时候,秦然已经站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中。
  
  完全木质的房间,凌乱不堪。
  
  桌子、椅子脱离了原本的位置,跌倒在地面上,双人床只剩下了床板,秦然沿着房门而出。
  
  走廊、大厅、厨房、二楼的房间都是类似的情况。
  
  任何值钱,或者说是有价值的物品都不见了,剩下的都是主人匆匆离去时,来不及带走的笨重物。
  
  而这并不是个别。
  
  当秦然推开窗子后,伴随着嘈杂声的逃亡队伍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马车、骡车、手推车。
  
  丈夫带着妻子、孩子、父母,以家为单位,围拢在家庭财产周围,缓慢而迟钝的向着街道尽头而去。
  
  有多少人?
  
  秦然一眼看去,看到的都是黑压压的、充斥整个街道人。
  
  而且,每一个人都是那样的慌张、惊恐。
  
  孩子们时不时会哭闹出声,安慰着孩子们的母亲,尽管柔声细语,却难掩面上的忧愁。
  
  丈夫手中握着能够充当武器的棍棒,似乎只有武器才能够给他一丝慰籍。
  
  上了年纪的父母则低声交谈着什么,他们期望用更长时间的生活经历,来给眼前的危难减轻一份负担。
  
  可惜的是……没有什么用。
  
  无数的人聚集在一起,惶恐的情绪早已漫延。
  
  人们只希望早早的逃出这座曾经繁华、富饶的城市。
  
  根本不会再去思考其它。
  
  因此,哪怕在仅剩余的城卫兵努力维持秩序下,整个队伍前行的速度也是缓慢不堪。
  
  “战争的阴霾。”
  
  秦然自语了一声,目光则锁定了城卫兵中的一员。
  
  那是他在上次这个副本世界中认识的原住民:博思科。
  
  那位詹姆士八世的私人顾问。
  
  一身棕色布质外衣的博思科,在一群身穿皮甲,携带武器的城卫兵中,是十分显眼的一顶斜插着白鹭羽的鹿皮帽则让平民知道对方贵族和官员的身份。
  
  对方面容疲惫,嘴里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但手中的书写依旧快速。
  
  “快点!快点!”
  
  “天黑之前,尽量再撤走一批平民!”
  
  对方吩咐着周围的城卫兵。
  
  “是,大人!”
  
  城卫兵纷纷应声,然后,散开进入到了勒尔德里的各个街头。
  
  原地仅剩下了博思科和一位随身侍从。
  
  这个时候一位平民走了过来,十分恭敬的脱帽、弯腰行礼。
  
  “大人,日安。”
  
  话语还算正常,但是平民的脸上却带着难以掩饰的恐惧。
  
  不同于周围逃亡者的惊恐,那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浓郁了数倍。
  
  博思科明显发现了这一点。
  
  “发生了什么?”
  
  他问道。
  
  “死人!在那条的巷子内,发现了死人!”
  
  平民尽量叙事清晰的回答着。
  
  “该死!”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亡命徒还不老实吗?”
  
  “还是有其它的家伙在浑水摸鱼?”
  
  博思科一咬牙。
  
  在这几天内,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了,每一次都会收获几具尸体和被洗劫一空的钱袋。
  
  而凶手?
  
  却是一无所获。
  
  在雷霆要塞几近被毁,北方入侵者的大部队逐渐显现的时候,勒尔德里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开始了逃亡,包括曾经的那些官员们。
  
  事实上,因为最先得到消息的缘故,这些人反而是第一批冲出了勒尔德里的。
  
  也正因为如此,才给平民带来了更大的恐慌。
  
  而在恐慌中,罪恶却是不断的滋生。
  
  “带路!”
  
  博思科对着平民说道。
  
  平民当即扭身向着拥挤的街道另一头而去,博思科和那位随从紧随其后。
  
  穿过街道,绕过一条小巷。
  
  当走进一个越发偏僻的位置时,博思科停下了脚步。
  
  并不愚笨的博思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实在是太过偏僻了!
  
  早已经远离了通往城门的必经之地,不要说在这个时候,没有谁会在这里停留,即使是和平时期,这里也没有普通人。
  
  聚集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帮.派.分.子。
  
  “等等!”
  
  博思科说着,同时对身后的随从比划了一个警戒的手势。
  
  锵!
  
  随从立刻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可还没有等这位随从摆好姿势,一支从阴影中射出的弩箭,就让这位随从惨呼倒地。
  
  接着,惨呼声越来越弱。
  
  博思科一惊,立刻从地上捡起了长剑。
  
  他没有时间去检查、救治自己的随从。
  
  因为,从阴影中走出的一人,已经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了。
  
  对方与那位带路的‘平民’一起盯着他冷笑。
  
  博思科缓缓的后退。
  
  可在身后,也蹿出了两人,挡住了他的退路。
  
  他被包围了!
  
  “你们是什么人?”
  
  “匕首会、断指帮?还是……”
  
  博思科嘴里说着那些曾隐藏在勒尔德里黑暗中的帮.派,心里却是不停的在转动着。
  
  他可不想要无声无息的死在这个小巷内。
  
  既为了他没有完成的使命,也为了他的两个女儿和妻子。
  
  不过,对方显然没有拖延时间的打算。
  
  没有等博思科说完,之前的那位‘平民’就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向着博思科冲来了。
  
  匕首的寒光,让博思科一惊,几乎是手忙脚乱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
  
  自然的,这样的挥舞完全的不成章法。
  
  袭击者很轻松的就用匕首磕飞了博思科手中的长剑,然后,匕首直刺博思科的心脏。
  
  完蛋了!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博思科感到了窒息。
  
  他完全的呆愣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他,已经绝望了。
  
  嘎!
  
  一声乌鸦的鸣叫突然响起。
  
  然后……
  
  烈焰焚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