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你所想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转过了街角,秦然就看到了一队士兵。
  
  不同于城卫兵,这些士兵显得要精锐的多,不单单是武器装备上,还有精神上的——那种看到他后,虽然恐惧、紧张,却没有忘却职责。
  
  “雷霆要塞的残兵和王宫的禁卫军吗?”
  
  秦然猜测着。
  
  雷霆要塞有三千常驻的职业军人,当初的他是冲关,并没有完全的杀戮三千。
  
  而禁卫军则明显是忠于詹姆士八世的人了。
  
  尽管那位简妮.詹姆士当初几乎在勒尔德里达到了一手遮天的地步,但是依旧有很小一部分效忠着真正的国王。
  
  哪怕……真的很少。
  
  但对秦然来说,却是难得的好消息了。
  
  如果真的靠那些城卫兵的话,秦然完全想不出他除了执行斩首计划外,还有什么是能用的。
  
  总算是有了一个好消息的秦然,步履轻松了一些。
  
  虽然这些士兵在充斥着恐惧、紧张的双眼注视下,秦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些士兵并不友善。
  
  但秦然却是坦然自若。
  
  而在看到队伍尽头的玛丽时,秦然的嘴角微微上翘,十分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玛丽一身白色的骑士服,金色的头发依然如同秦然记忆中的那样,聚拢在一起,扎在了脑后。
  
  狭长的蓝色双眸显示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
  
  而腰间的短剑,则让这份成熟变得英姿勃发。
  
  一个女孩很难拥有这样的气质。
  
  因此,即使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也会变得光彩夺目。
  
  “日安,玛丽。”
  
  秦然打着招呼。
  
  玛丽点了点头,成熟的气质中带着矜持,但看向秦然的蓝色双眸却是如火焰一般的炽烈。
  
  “跟我来!”
  
  强忍着心底的冲动,玛丽这样的说着。
  
  然后,就走向了身后的房屋。
  
  这是一间十字街口的房屋,门窗经过了加固。
  
  “临时指挥所?”
  
  秦然扫视了一眼后,心底满是诧异。
  
  按照他亲眼所见,即使是选择临时的指挥所,勒尔德里的王宫要比这里好得多,那里除去富丽堂皇外,在战争的时候,完全可以充当堡垒。
  
  可见玛丽的先祖在建造王宫的时候,就想到了最坏的情况。
  
  不过,联想到玛丽的身世,秦然没有多问,只是跟着玛丽走进了房屋。
  
  吱呀。
  
  房门关上了。
  
  而就在房门关上的瞬间,走在前面的玛丽突然转身,直直的冲入了秦然的怀中,双手努力环抱着秦然的腰,将脸贴在秦然的胸膛上。
  
  以玛丽的身高来说,这样做略显困难。
  
  但仿佛这样做,才能够让她安心一般。
  
  玛丽努力的踮起了脚尖。
  
  秦然全身一僵,双臂不自然的摊开,他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动作、话语来回应对方。
  
  只能是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直到秦然发现踮起脚尖的玛丽,还想要跳一下,拉近她和他的距离时,这才回过了神。
  
  身体没动,不自然摊开的双臂却是轻放在了玛丽的肩膀上。
  
  让才刚刚起跳的玛丽就这样的回到了地面上。
  
  玛丽的眉毛一蹙。
  
  拧成了一个淡淡的凸起。
  
  “你欠我一个道别……你应该补偿我!”
  
  玛丽这样的说道。
  
  “嗯。”
  
  “所以,我回来了!”
  
  秦然微笑着。
  
  “我想要其它的!”
  
  玛丽强调着。
  
  “其它的……眼前的事情更加重要——勒尔德里有着草原人的间谍,虽然博思科已经接手了,但是我不认为他们会有什么收获,那些间谍掌握着草原人的秘术,我们需要特殊的人士来针对他们!”
  
  秦然转变着话题。
  
  只是,略显生硬。
  
  “你欠我一个补偿!”
  
  玛丽完全没有被引开注意力,再次强调着。
  
  “好!”
  
  思考了片刻,权衡后的秦然,再次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感觉到了努力环保着他的玛丽的手臂越发的紧了。
  
  那股力量是从【卓越之铠】的缝隙中传来的。
  
  更好似是无视着【卓越之铠】的防御。
  
  刚刚松了口气的秦然,眉头一挑。
  
  他发现了玛丽的异常。
  
  “怎么了?”
  
  秦然问道。
  
  “他准备放弃了!”
  
  “他让我带着一部分人撤到南方去,而他打算死在这里——以一个国王应有的姿态!”
  
  “愚蠢、可笑的尊严。”
  
  玛丽讥讽的说道。
  
  但低下头的秦然看到的却是无能为力的不甘与哀伤。
  
  面对着秦然的双眼,玛丽低下了头,更加用力的抱着秦然,脸颊紧紧的贴在冰冷的铠甲上。
  
  那是一种在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后,绝不撒手的执着。
  
  宛如……溺水者的稻草。
  
  秦然深吸了口气,微闭起了双眼。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女孩的无助、彷徨。
  
  眼前女孩的冲动,绝对不单单是因为感情,还有着本能的求助。
  
  那是患难与共后,所产生的依恋。
  
  如同流浪的幼犬获得了临时的避风港。
  
  闭起的双眼,睁开。
  
  一抹精光在中闪烁。
  
  秦然轻轻的蹲下了身躯,以平时的角度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无法评价你的父亲,我和他不熟悉,只有过一面之缘……在这个世界里,和我熟悉的也只有你一个而已!”
  
  “所以……你怎么想的?”
  
  “或者,你想要做什么?”
  
  他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多想,只是想要在完成主线任务的时候,顺带的让眼前的女孩开心一下。
  
  因为,他知道女孩是不甘心放弃那个在女孩嘴中一无是处的父亲。
  
  就好似,他对于抛弃了自己的父母带着丝丝的恨意,却又十分的想要见到两人一般。
  
  很矛盾,却又很现实。
  
  他的愿望很难实现了。
  
  但可以的话,他并不介意让这个和他有着类似命运的女孩实现自己的愿望。
  
  尤其是在顺手施为下。
  
  “我、我……”
  
  女孩的话语结巴了。
  
  她下意识的就想要说出自己的想法。
  
  可马上,她就摇了摇头。
  
  接着,就是沉默。
  
  “你在担心我?”
  
  “放心吧!”
  
  “我最擅长的就是创造奇迹了,你不也见识过吗?”
  
  秦然瞬时看穿了女孩的顾虑。
  
  他抬手摸着女孩的头顶,宽慰着对方。
  
  “可这次不一样!”
  
  “不再是千人的先锋了,而是五万人!”
  
  “站在高处望去,无边无垠、黑压压的五万人!”
  
  女孩再次摇头。
  
  “哪又怎么样?”
  
  “我现在问的是你怎么想的,和那些人没关系,不论是五万,还是五十万,都没有关系!”
  
  “玛丽,告诉我你怎么想的?”
  
  秦然又一次的问道。
  
  “我、我想要……击退那些侵略者,守护沃伦!”
  
  女孩的声音开始时还带着颤抖,可最后却变得坚定。
  
  秦然面对着意料之中的答案,微微一笑。
  
  他凝视着女孩坚定的神情,站了起来。
  
  “我帮你!”
  
  秦然这样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