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刺客
秦然声音并不高,但在这寂静的战场上突然响起,就仿佛是雷鸣一般,瞬间传遍了整个战场。
  
  随之一起传遍整个战场的则是蛮横、混乱的类硫磺气息。
  
  惊惧不已的人们,仿佛那片秦然所指的焦土裂开了一道地缝,一头全身燃火的恶魔从中爬出。
  
  然后,仰天咆哮!
  
  “是他!是他!”
  
  “他、他回来了!”
  
  草原人的大营中零散的传来了这样的喊声。
  
  可就如同平静湖面上投入的石子,扩散开来的涟漪只会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广。
  
  每个部族的头领不得不出面喝止着人心涣散的军队。
  
  并且,快速的将一个又一个的请求送到了大营最深处的某地。
  
  他们只是想要排除异己,分得更多的财富而已。
  
  可不是为了将自己也搭进去。
  
  大约几秒钟后……
  
  草原人的大营开始后撤了。
  
  后撤了足足上千米!
  
  “撤了!撤了!”
  
  “草原人后撤了!”
  
  狂喜的欢呼声在重建的雷霆要塞上响起,士兵们一个个都是喜笑颜开。
  
  可这样的情绪却并没有影响到秦然。
  
  因为,他知道草原人的后撤,绝对不是服软。
  
  只是为了更好的躲避欲.望之兽的攻击,并且为了下次的攻击做准备而已。
  
  眼前的一波攻击只是试探。
  
  既是试探沃伦守军,又是试探他这个变数。
  
  等到下次对方发动进攻的时候,才是真正开战的时候。
  
  甚至,秦然可以肯定一点,当他在【邪眼千击】的射程内,召唤出欲.望之兽的时候,就是他受到狙击的时候,以他SS+的感知,他清晰的感受到,刚刚在他释放出恶魔气息时,数道或隐晦或暴躁或冰冷的气息出现。
  
  虽然一闪即逝,可这些在恶魔气息下依旧表现出强大的气息,足以让秦然重视。
  
  “草原人中的强者吗?”
  
  秦然自语着。
  
  就如同认可量变引起质变一样,秦然从不会否认集一国之力时,会出现什么奇人异士。
  
  一旦基数达到了一个程度,那些让人侧目的强者,远比你想象中的还多。
  
  当然了,按照地下游戏的规则,副本次数越多,这样的强者也会越多。
  
  有的时候,还会否认基数一说。
  
  只是因为游戏副本的安排。
  
  至于眼前?
  
  却是两者兼备了。
  
  换一种说法,就是更难对付了。
  
  秦然再一次走向了玛丽、詹姆士八世所在的帐篷。
  
  这一次,路过周围时,士兵们的惊恐还有,但看向秦然的双眼中却出现了敬畏,并且纷纷行礼。
  
  任何一个能够逼退万军的人,都理应受到这样的礼遇。
  
  帐篷外,玛丽站在那里。
  
  蓝色的双眸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喜悦。
  
  不同于周围的士兵为了自己的胜利、活命而欣喜。
  
  这份喜悦,完全就是因为秦然安然无恙的归来。
  
  “他刚刚睡着了,去我的帐篷!”
  
  依旧是以代称来称呼自己的父亲。
  
  然后,玛丽拉起秦然的手掌,向着一旁的帐篷走去。
  
  没有羞涩、犹豫。
  
  只有自然与熟悉。
  
  ……
  
  玛丽的帐篷,要比詹姆士八世的帐篷小一点。
  
  事实上,即使是詹姆士八世的帐篷也称不上大,放了一张软榻后,就只能够摆放一张桌子了。
  
  而玛丽的帐篷,自然是一张软榻。
  
  被拒绝了一起坐在软榻上后,玛丽没有任何的不满,注视着站在面前的秦然,缓缓的开口了:“这次试探后,草原人应该会消停几天……希望我们的援军能够抓紧时间!”
  
  虽然还未成年,但玛丽能够看出之前的草原人是为什么出现的。
  
  甚至,因为对方母亲的教导,女孩还能够看出更多的东西来。
  
  但是和‘援军’相比较,这些东西却不算什么了。
  
  援军!
  
  沃伦并不单单是一个王都勒尔德里和一座雷霆要塞。
  
  在勒尔德里的南面,还有着更为广阔的领土。
  
  北面也有不下于南方的领土。
  
  援军就是来自南北两面、或大或小的领主。
  
  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让女孩心中多出了一份期望。
  
  但女孩却没有盲目乐观。
  
  “南北两面大大小小的领主都是以威尔郡、希林郡的求援密函,在三天前就发出了,如果一切正常,一两天内就会有回应,可是……”
  
  “威尔郡的老伯爵一直是支持我那位姑母的,想让他派出援兵真的很难!”
  
  “而希林郡却位于北方,即使赶来了,他们也需要面对挡在外面的草原大军,很难给予我们直接的帮助!”
  
  女孩眉头一皱,话语中带着无奈。
  
  “但总比没有好吧?”
  
  “而且……我认为你应该给那位老伯爵亲手写一封信告知他,如果不派出援兵,你就弃守雷霆要塞,放草原人南下,肆虐以他为首的贵族领地!”
  
  秦然缓缓的说道。
  
  女孩一愣。
  
  即使再成熟,女孩的心底依旧善良,她从没有想过用这样的方式来获得援军。
  
  可秦然不同。
  
  他需要顾忌的只是主线任务:保证沃伦的王都‘勒尔德里’不沦陷。
  
  至于其他的?
  
  秦然可不会顾忌。
  
  “可、可是……”
  
  女孩下意识的想要反驳。
  
  “只是一种逼迫的手段而已!”
  
  “只要那位老伯爵不是真的蠢到家了,就知道该怎么做!他难道真的认为失去了雷霆要塞、勒尔德里的牵制,南方还能够太平吗?还是草原人面对南方时,会手下留情?”
  
  秦然安抚着女孩。
  
  话语中也是事实,所以,女孩点了点头。
  
  “派博思科去?”
  
  女孩与秦然商议着。
  
  “嗯!”
  
  不谋而合的人选,秦然没有反对。
  
  然后,突然的,没有任何征兆的,秦然一把抱起了玛丽。
  
  女孩一愣,接着,满面通红。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可话语还没有出口,就被一声割裂布匹的‘刺啦’声所打断。
  
  一把长剑刺穿了帐篷的一面,斩裂了软榻。
  
  然后,那力量十足,本该陷入地面的长剑,却猛地跳了起来。
  
  如同窜起的蛇一般,发出一声蛇嘶,直刺秦然怀中的玛丽。
  
  PS第二更~
  
  话说今天遇到一家吃冒菜,米饭免费的店!
  
  真心大赞,可惜碗有点小,颓废胃口大开的吃了十一碗,都没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