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八章 锲而不舍
惊呼声还未真正落下,年轻的刺客就猛地合嘴。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用牙齿向着舌头咬去。
  
  死亡很可怕。
  
  但有的事情,却远比死亡可怕。
  
  身不由己,就是其中之一。
  
  那种明明神志清晰,却做着违背自己意愿,仿佛是傀儡一般状态,足以让人发疯。
  
  年轻的刺客绝对不想要陷入那样的状态。
  
  所以,在看到【梅斯丽之戒】时,他选择了自杀。
  
  不过,想要在秦然面前自杀,难度远超对方的想象。
  
  秦然一抬手,就把对方的下颌卸了下来。
  
  虽然秦然的技能【徒手格斗】专精于【双腿格斗】,但双手的一些技巧、知识也在秦然的脑海中。
  
  只不过是没有如同专精项的特效支持而已。
  
  “你认得这枚戒指?”
  
  “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认为我们会更愉快的交谈下去!”
  
  秦然微笑的说道。
  
  他的本意是想要用【梅斯丽之戒】控制对方,但是对方却认得【梅斯丽之戒】,并且还有着一个‘妖女之戒’的额外称呼。
  
  这让秦然暂时搁浅了之前的想法。
  
  以简妮.詹姆士的行事风格,【梅斯丽之戒】肯定是对方最大的秘密。
  
  而一个身手算不上顶尖、来历不明的刺客,却知道简妮.詹姆士的最大秘密,怎么看都不是巧合。
  
  组织!
  
  对方的身后必然有着一个组织!
  
  一个曾详细侦查过简妮.詹姆士的组织!
  
  再加上对方所用的蛇派技巧。
  
  “蛇派并没有被剿灭,还有部分逃走了吗?”
  
  秦然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但是对方的神情却告知了秦然,他的猜测没有错。
  
  “我认为你可以把你知道的写下来……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使用其它的方法。”
  
  说着秦然一晃【梅斯丽之戒】。
  
  对方非常配合的一抖。
  
  秦然很满意的一点头,然后,撩起了帐篷。
  
  玛丽已经带着一名军医走来。
  
  “替他包扎,但是下颌不用治疗,还有我需要一些纸笔!”
  
  秦然吩咐着军医。
  
  纸笔在帐篷内就有,但秦然不好翻动玛丽的物品,只能是由它们的主人递给他。
  
  “谢谢!”
  
  秦然笑着接过了纸笔,放在了刺客的面前。
  
  在秦然的注视下,这位刺客强忍着疼痛,开始了书写。
  
  差不多十几分钟后,当军医再次确认包扎完毕时,一张写满了文字的纸张出现在了秦然手中。
  
  秦然扫了一眼,就将纸张递给了玛丽。
  
  女孩细细的查看着。
  
  “一个隐藏在勒尔德里的流派,曾经被霍利灭亡过的,却又发展出上百人……总部还是在勒尔德里?”
  
  玛丽眉头一皱。
  
  流派一说,她曾听自己的母亲讲述过。
  
  沃伦原本有着两个最大的剑技流派,一个是蛇派,另外一个是鸦派。
  
  只不过两派一个早已消亡,另外一个却行事诡秘,完全脱离了当权者的掌控,在某些阴影人士、雇佣兵中,却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
  
  乃至某些平民也听闻过这样的流派。
  
  只是玛丽却不喜欢。
  
  因为,杀死了她母亲的真凶,盖尔阿特就是蛇派出身。
  
  【蛇形腿】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玛丽的目光再次看向那个刺客的时候,已经满是杀意了。
  
  不要错误的估计一个人被夺走至亲后会产生的愤怒。
  
  那足以让一个善良人拿起屠刀。
  
  不过,玛丽还算冷静。
  
  这个还未成年的女孩有着令常人都自叹不如的成熟。
  
  迅速的冷静下来后,女孩走向了帐篷外,秦然随之跟出。
  
  “是因为霍利和蛇派的人同时出现在了简妮.詹姆士的麾下,而感到了疑惑?”
  
  秦然问道。
  
  “嗯,霍利是灭亡了蛇派最大的凶手,蛇派剩余的人不可能无视这样的仇恨,甘愿为简妮.詹姆士服务,除非简妮詹姆士对他们也使用了【梅斯丽之戒】,可是显然没有!那么,当初他们又对我和母亲下手……难道是因为【荆棘之剑】?”
  
  女孩仿佛想到了什么。
  
  “【荆棘之剑】很诱人,但我有相当的把握肯定,那是盖尔阿特贪婪的产物,他的上线根本不知道这些,不然,根本轮不到盖尔阿特出现了!”
  
  秦然提示着。
  
  那把传说级别的武器【荆棘之剑】,秦然可是铭记于心。
  
  强大的攻击力,强悍的属性,如果是被蛇派知道的话,根本不会只派出盖尔阿特一人。
  
  应该是更高级别的人出现。
  
  被俘虏的年轻刺客的笔供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对方和盖尔阿特只是组织的边缘人物,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核心。
  
  “那他们为什么会对我锲而不舍?”
  
  “盖尔阿特失败了,现在又派出了其它的刺客,还是在简妮.詹姆士失败之后?”
  
  女孩越发的不解了。
  
  “这就需要问他们了!”
  
  秦然指了指笔供里的一些明确标出的地址。
  
  ……
  
  一夜过去。
  
  在黎明来临的时刻,重建的雷霆要塞一片忙碌景色。
  
  昨夜一战后,恢复了不少士气的沃伦守军,开始加固防线,执勤的士兵则登上了高塔,时刻注视着草原人的动静。
  
  博思科乘坐的马车,还没有真正的驶入沃伦守军的营地,就被拦了下来。
  
  四名士兵警惕的望着眼前的马车,远处的两名士兵更是弯弓搭箭。
  
  因为,马车内的气氛并不友好。
  
  博思科这位国王顾问正被绑在车里,脖子上还夹着一柄长剑,一个面容俊朗,但双眼冷漠的年轻男子正握着这把剑。
  
  对方鼻梁高挺,鼻尖却是微勾,让本该俊朗的面容中多出了一分阴鸷。
  
  配上那冷漠的双眼,更让人觉得有着冷酷的气息。
  
  “带托斯塔来见我!”
  
  对方冷冷的说道。
  
  士兵们没有回话,依旧警惕的看着眼前绑架了博思科的年轻男子。
  
  “快点!”
  
  对方强调着。
  
  但士兵们依旧不为所动。
  
  这让年轻男子脸上杀意闪过,架在博思科脖子上的长剑就开始向着其他地方游移起来。
  
  在没有换到托斯塔前,博思科他不会杀死。
  
  但可以做一些其它的事情。
  
  例如:切根手指,其它地方开个洞之类。
  
  “等等!”
  
  明显感觉到绑架者意图的博思科高声的喊了起来。
  
  绑架者一顿,冷漠的双眼看向了博思科。
  
  “我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她们出嫁的时候,身为父亲,我必须要体面的站在她们身旁,请不要给我造成不必要的残疾……”
  
  听着博思科的话,绑架者眉头一皱。
  
  他感觉自己仿佛是被戏耍了。
  
  没有犹豫的,一剑刺下。
  
  但阻止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等等!”
  
  不过不是博思科。
  
  声音从远处传来,周围的士兵纷纷退开。
  
  看到那道黑色的身影,绑架者心底一松。
  
  他,成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