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问话

      玛丽惊讶的看着赛尔提。
  
      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女孩从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会出生鸦派。
  
      因此,很自然的,女孩看向赛尔提的目光,就变得怀疑起来。
  
      她怀疑对方在欺骗她。
  
      “谎言,终究是假的,如同夏日中的冰雪,会很快的消融对于你母亲出身鸦派这件事情,你可以询问你的父亲……詹姆士八世陛下会给与你一个肯定的答复!”
  
      “好了,我无法再久留下去了!”
  
      “那位2567阁下实在是令我胆战心惊,如果他发现我玩弄的小手段,一定会对我不客气的……如果你确认了我说的,那么在傍晚时分请到雷霆要塞后的那片树林见我,我会告知你更多你母亲的事情。”
  
      “当然,我并不限制您一个人来,还是带其他人来。”
  
      说着,赛尔提微微一鞠躬施礼,就退出了帐篷。
  
      女孩看着对方离去的方向,整个人都发呆起来。
  
      “母亲出身鸦派?”
  
      “可为什么她没有告诉我?”
  
      诸如此类的想法,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旋。
  
      然后,毫不犹豫的,女孩向着詹姆士八世所在的帐篷跑去。
  
      当女孩离开后,帐篷一侧的阴影中,秦然迈步而出。
  
      看着女孩的背影,然后,又扫视了一眼名为赛尔提的男子离去的方向,秦然的双目一冷。
  
      在蛇派的人突兀劫持博思科转移视线时,秦然就发现了不对劲。
  
      多疑的性格,让秦然当时就在思考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蛇派的人变得这样单纯。
  
      诱导、欺骗等等猜测纷纷浮现在秦然的脑海中。
  
      然后,假设这些猜测是成立的。
  
      那么,是谁给了蛇派的人诱导,并且欺骗了他们?
  
      一个幕后人的形象,大致的出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
  
      接着,当蛇派的三个俘虏摆在眼前的时候,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幕后人,想要他去审问三人。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利用这三人,将他拖住。
  
      而在整个沃伦守军营地中,值得对方出手又有谁?
  
      玛丽和詹姆士八世。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秦然想不到其它的可能了。
  
      只是,令秦然意外的是,对方竟然知道玛丽的母亲出身鸦派。
  
      毫无疑问的,玛丽的母亲一直在隐藏着身份。
  
      甚至,连对玛丽都只字未提。
  
      “鸦派,且是女巫!”
  
      “然后,受到了蛇派的刺杀……”
  
      秦然自语着,双眼不由的微眯起来。
  
      经历了诸多副本世界的秦然,从中嗅到了属于支线任务、特殊事件的气息。
  
      自始至终,秦然都没有怀疑对方的玛丽母亲出身鸦派说辞。
  
      牵扯到詹姆士八世的谎言,实在是没有必要。
  
      当然了,秦然对对方的不怀好意也是十分肯定的。
  
      玛丽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可不是一两天了。
  
      对方明明有着更好的时机来见玛丽,可为什么会选择在草原人受挫的这个时候?
  
      巧合的出现,令秦然心底的警惕又高了一分。
  
      至于原本的怀疑?
  
      对方说出了玛丽的母亲出声鸦派的事实,可这并不代表对方也来自那里,极有可能对方是通过某些事情得知了这一事实,用来取信玛丽罢了。
  
      对于陌生人的警惕,总是让秦然从恶意的角度出发。
  
      他很清楚这不是什么好习惯。
  
      但所幸的是,也不算是什么坏习惯。
  
      只是让某些自认为高尚的人难以接受而已。
  
      而接下来,秦然所做的,更是会让那些高尚的人口诛笔伐,动怒不已。
  
      大踏步的返回了那顶帐篷后,秦然面对着三个蛇派俘虏,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使用梅斯丽之戒控制了其中领头的那个。
  
      “不!你不能够这样做!”
  
      “我……”
  
      “请吩咐,主人!”
  
      芬克在看到秦然左手中指的梅斯丽之戒后,整个人就叫喊起来,那种冷漠近乎冷酷的神情荡然无存。
  
      极具的挣扎,让对方的精神判定有了些许的提高。
  
      可是在秦然级别的精神下,完全就是被碾压而过的。
  
      丝毫没有改变任何结果。
  
      上一刻的挣扎,下一刻的顺从,让剩余的两个俘虏惊恐不已。
  
      他们下意识的蜷缩着身躯,希望躲避秦然的目光。
  
      而这似乎有些作用,秦然的目光并没有再放在他们身上,这让他们松了口气。
  
      事实上,梅斯丽之戒的魅惑支配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不然的话,秦然绝对不会留手。
  
      “将你所知道的,关于蛇派的一切,告诉我。”
  
      秦然说道。
  
      “是,主人。”
  
      “蛇派的领导者是佩里克娜女士,我们有着大约两百到三百人,除去在勒尔德里的几人外,剩余的人都分布在沃伦各地……”
  
      芬克立刻说了起来。
  
      秦然静静的听着,对比着之前得到的口供。
  
      很显然,那位最先被俘虏的托斯塔并没有完全的讲实话。
  
      而且,还是那种十分有技巧的,九真一假。
  
      如果真的按照对方的口供去追查蛇派的人,一定会在最关键的时刻,露出破绽,导致满盘皆输。
  
      秦然扫了对方一眼,在对方的颤抖中,却挪开了目光。
  
      他从不会指望对方会配合。
  
      眼前的口供也只是一个测试。
  
      “经历了覆灭的蛇派,依旧是一个十分严密的组织,哪怕组织成员在被俘后,面对着绝对威胁,内心的天枰依旧会倾向于自己的组织……佩里克娜吗?”
  
      秦然默念着这个名字。
  
      虽然对方是一个女人,但是能够将覆灭的蛇派起死回生,且建立了比原本更完善的制度。
  
      真的是让人惊讶。
  
      谁如果敢小觑这样的女人,那一定会倒大霉的。
  
      “你见过佩里克娜吗?”
  
      “或者,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
  
      秦然问道。
  
      “见过,但是首领每次都隐藏着面容,我们的级别不足以让我们见到首领的真实容貌。”
  
      “行踪也是一样的!”
  
      “整个组织内,知道首领行踪的人,绝对不超过两个!”
  
      芬克回答着。
  
      秦然点了点头。
  
      对方的小心,实在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那么……简妮詹姆士呢?”
  
      “蛇派的某些人曾经为她服务,追杀过玛丽!当然,我对曾经的那些人不感兴趣,他们有可能是霍利训练出来,但是为什么你们在简妮詹姆士死去后,还要紧追着玛丽不放呢?”
  
      秦然继续问道。
  
      “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活捉玛丽,并不是杀死!”
  
      “至于为什么?我并不知道!”
  
      芬克摇了摇头,如实的说道。
  
      顿时,秦然双眼一眯,看向了托斯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