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一章 行动表示
    慌乱,对于佩里克娜来说是陌生的。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她曾经拥有过。
  
      但很快的就用快增加的实力和自身独特的天赋将其拒之门外。
  
      她坚信有实力就有一切。
  
      只是当遇到更加强大的实力后,越是这样坚信的佩里克娜就越是惊慌失措。
  
      看着一步一步向着她走来的秦然,佩里克娜的耳中甚至出现了剧烈运动后的心跳声,喉咙更是一阵痒的干涩。
  
      不过,佩里克娜很快就驱逐了这些不适。
  
      因为,她还想要活下去。
  
      没有实力做保证的话……
  
      那就利益!
  
      “玛丽身上的秘密和消失的龙派有关!”
  
      没有再兜圈子,佩里克娜很干脆的说道。
  
      只不过,声音压得很低。
  
      仅有越走越近的秦然能够听到。
  
      站在原地的玛丽则是隐约的听到。
  
      至于远处的沃伦守军?
  
      他们只能够听到一阵阵的蛇嘶。
  
      秦然脚步未停。
  
      事关支线任务他自然很想要知道这个秘密,但明显一个蛇派领所带来的利益远远不止这些。
  
      利益最大化,一向是秦然的宗旨。
  
      如果达不到?
  
      秦然不介意以更直接的方式来获得自己的收益。
  
      例如:干掉对方。
  
      传说级别的道具或许很难获得,但是稀有级别还是有非常大可能的。
  
      最大可能的则是一些技能书。
  
      这对秦然来说,是非常不错的。
  
      “我可以和你分享这个秘密!”
  
      佩里克娜的语加快了。
  
      可她丝毫看不出秦然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刚刚压下去的心慌,又一次抬头了。
  
      而且,还带来了死亡的气息。
  
      当佩里克娜第一次从秦然眼中现淡漠、冷意后,她就知道对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一旦出现了杀意……
  
      想到这,佩里克娜拿出了她此刻最大的底牌。
  
      “我可以带领蛇派帮你对付草原人!”
  
      着重的咬重了‘蛇派’二字。
  
      蛇派最让人忌惮的是什么?
  
      技巧?
  
      行事风格?
  
      还是神出鬼没?
  
      单独的拿出来,或许会让人忌惮,可一旦融合在一切的话,就会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一群技艺精湛的刺客……不错!
  
      秦然停下了脚步。
  
      相较于一两本技能书,他更希望对主线任务有着一个保障。
  
      不然主线任务失败的话,其它获得再多也是没用。
  
      更何况,与对方有了‘交流’,技能书也不是难以获得的。
  
      “好!”
  
      “我需要你以蛇派的方式起誓,然后,以我的方式签下契约!”
  
      秦然这样的说道。
  
      空口白牙说下的话,秦然绝对不会信。
  
      《流派之说》中,特别标注出了,各个流派对于誓言的重视程度,那是一种与生命相关的‘言灵’。
  
      秦然不知道各流派是如何做到的。
  
      可他不介意再加一道保险。
  
      契约源自专家级的【神秘知识】。
  
      无法做到系统契约的‘绝对’,可却胜在方便。
  
      看着秦然从背包中掏出的羊皮纸,佩里克娜没有任何犹豫,目光一扫,确认只是一份‘诚信’契约,没有其它猫腻后立刻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我能够离开了吗?”
  
      佩里克娜问道。
  
      “当然!”
  
      秦然一点头。
  
      随即用【蛇王之戒.支配蛇类】命令蛇群散去。
  
      一条畅通无阻的路出现在了佩里克娜面前,蛇派领顿时消失在了黑暗中。
  
      秦然则向着玛丽示意后,就快的登上了雷霆要塞的城墙。
  
      这里生的骚乱显然引起了草原人的注意。
  
      数个隐藏身形的探子已经开始出现在雷霆要塞的城墙外。
  
      很自然的,跨过了秦然标立而出的界线。
  
      对此,秦然认为要给与回应才行。
  
      毕竟,人不能言而无信。
  
      说过了‘越界者,死!’
  
      那么……
  
      秦然的手中出现了崭新的【猎人长弓】,紫衫木在深夜的月光中,越的黯淡无光,但随着弓弦的拉开,灌注着秦然巨大力量的箭矢射出,却是如同深山的老虎,出了咆哮。
  
      嗖!
  
      嗖嗖嗖!
  
      第一支箭矢射出后,就是第二、第三支。
  
      秦然抽箭,搭箭的手带起一片幻影,常人根本难以分清楚秦然是在何时抽箭,又是在何时搭箭的。
  
      看不清,听?
  
      也听不清。
  
      破空声连绵,却又好似一声。
  
      无双级别的【冷兵器.弓弩】的特效【无双换单】让秦然本就达到了s+的敏捷,直接获得了+4的临时加持。
  
      尽管只对‘换弹’有用。
  
      但却足以让秦然一人顶上十人。
  
      并不是普通的十人,而是十个神射手。
  
      一桶十二支箭矢,射光了一半。
  
      六个越界的探子,没有例外的倒在了箭矢下。
  
      惨叫声,响亮。
  
      接着,又是六支箭矢射下。
  
      惨叫声,戛然而止。
  
      尸体抽搐在地,很快就没有了声息。
  
      没有越界的草原人探子惊惧的后退着,他们几乎是不顾隐藏,就这么露出了后背,向着大营跑去。
  
      看着那些惊慌失措的背影,秦然转身跳下了城墙。
  
      秦然当然是故意的。
  
      无双级别的【冷兵器.弓弩】根本不会箭下留下活口,只是他需要这些探子的惨呼来刻意的制造一种残暴感。
  
      面对绵羊有着面对绵羊的交流方式。
  
      面对豺狼同样如此。
  
      手中的武器远比柔声细语的管用。
  
      向着玛丽打了个招呼后,秦然在一种士兵敬畏的注视下,进入到了帐篷内,看似是休息了。
  
      不过,在场的只有玛丽清楚,秦然真正的是干什么。
  
      ……
  
      佩里克娜已经是尽全力的赶回勒尔德里的据点了。
  
      但还是晚了一步。
  
      反叛者要比她猜测中的还要多一些。
  
      而其中的一些人则是出乎预料的。
  
      蛇派领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比克。
  
      她最信任的人之一,也是她的左膀右臂。
  
      眼神中有着愤怒。
  
      却没有询问。
  
      佩里克娜不喜欢眼前情况下的询问,她不需要一个背叛者的施舍与怜悯。
  
      “不问问为什么吗?”
  
      比克,一个面容英俊,带着温和笑意的年轻男子,就这么的站在佩里克娜的身前。
  
      因为,他已经确认对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对方腰间的匕,不仅锋锐,还有毒。
  
      提取自五种毒蛇的毒液会让佩里克娜彻底的失去反抗能力。
  
      当然,意识不会丧失。
  
      相反,因为毒液的作用会更加的清晰。
  
      “好吧,既然你不问,那么我也就不说了——我会以行动表示的!”
  
      说着比克开始脱下外罩的斗篷,解开了皮甲的环扣。
  
      “你不介意周围的观众多一点吧?”
  
      比克这样的说着。
  
      手上的度则变得更快。
  
      他早已经迫不及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