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六章 假亦真
“好的。”
  
  秦然神情平淡的说道。
  
  就仿佛只是平时的一声‘早安’问候,而不是应该经过深思熟虑的人生大事。
  
  不过,眼前的玛丽却是无比的惊喜。
  
  那种带着激动、兴奋的表情,让她一把抱住了秦然。
  
  不同于以往记忆中的那样,而是更加的热情。
  
  “太好了!”
  
  詹姆士八世低声念叨着。
  
  有着一种终于完成了最后任务的解脱感。
  
  秦然看着玛丽、詹姆士,两人的表情完全的符合得到激动人心的消息时的一切表现,表现的也是无比的真实。
  
  甚至,他根本无法分辨真假的地步。
  
  “如果没有你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就真的和真实的一样了!”
  
  秦然低声自语着。
  
  他抬起了头,目光穿透了帐篷顶,看到了虚空中的某个存在。
  
  抱着秦然的玛丽、低声念叨着的詹姆士八世在这一刻静止了。
  
  他们的身躯快速的腐朽着。
  
  再一次的变为了那种半干尸半骸骨的亡者模样。
  
  亡者玛丽以能够勒死牛的力量环抱着秦然,亡者詹姆士八世则抽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直直的刺向了秦然。
  
  可秦然却是无动于衷的。
  
  似乎看不到眼前的一切。
  
  ……
  
  草原人营地。
  
  最深处的一顶帐篷内,拥有人类身躯,一半人类面容,一半灵魂怪物面容的赫塔盘膝坐在一张精致华美的毯子上,周围耸立着大大小小十几个似魔似神的雕像,有的慈眉善目,有的却是青面獠牙。
  
  但不论是什么模样,这些雕像满是着邪异的目光都注视着赫塔面前矮几上的木雕。
  
  木雕栩栩如生。
  
  就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秦然。
  
  “竟然还想要反抗?”
  
  赫塔低声自语着。
  
  语气中充斥着不屑一顾。
  
  然后,他手指微动,低沉的咒语声响起。
  
  一柄青铜打造,大小如同匕首,略带一丝铜绿的锥子握在了赫塔的手中,然后,狠狠的向着秦然的木雕刺去。
  
  噗!
  
  青铜锥子从木雕的天灵盖上连根没入。
  
  一股鲜红的血液,从木雕的七窍喷出,溅了赫塔一手。
  
  赫塔毫不在意的一抖手,顿时,一张价值连城的毯子就被猩红所渗透。
  
  从毯子上起身,赫塔大踏步的向着帐篷外走去。
  
  “出兵!”
  
  赫塔对着一直等候在帐篷外的传令兵说道。
  
  立刻传令兵躬身应是。
  
  片刻后,整座大营就运转起来,一个又一个的首领聚集在一起,他们的身后带着各自部族最强壮的族人,骑着最快的战马,拿着最锋利的武器。
  
  冲锋!
  
  铺天盖地的冲锋!
  
  赫塔看到了雷霆要塞被一击而碎。
  
  他志得意满的返回了自己的帐篷。
  
  一切已成定局!
  
  剩下的,不过是一些必要的收尾。
  
  而这已经不关他的事了。
  
  赫塔相信那些部族首领会做的更好。
  
  所以,赫塔躺下了。
  
  躺在了那沾满血迹的毯子上。
  
  赫塔能够感受到心神俱疲的劳累感,明明只是一次针对蛇派的射击,谁想到竟然会引出2567这个攻破雷霆要塞的最大阻碍。
  
  不过,这对赫塔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
  
  哪怕有些仓促,但他的秘术依旧发挥了应有的效果。
  
  那个以一敌千,现实中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强者,直接死在了自己的‘灵魂秘境’中。
  
  真的是太可笑了。
  
  一想到对方死时不可置信的脸,赫塔就忍不住的想要放声大笑。
  
  “经历了人生种种,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孩子登上了王位,可到头来却发现一切都是虚幻的……那滋味,啧啧!”
  
  “可惜的是,准备的太仓促,不然的话,我将会获得一个更强大的灵魂!”
  
  躺在那里的赫塔低声讥讽着,满是可惜。
  
  带着这样的叹息,赫塔准备闭上双眼少憩片刻。
  
  可就在闭眼的刹那,赫塔又马上睁开了双眼。
  
  他的目光看向了大大小小十几个似魔似神的雕像。
  
  这些雕像有的是被他所杀掉的强者灵魂,有的是天生万物中的邪神,是他力量的源泉。
  
  一共十二个。
  
  每日擦拭这些雕像的赫塔,对于这个数字是不会记错的。
  
  但……
  
  就在他闭眼的那一刻,似乎多出了一个。
  
  “1、2、3……11?!”
  
  赫塔对着周围的雕像细细的数了起来。
  
  可得出的结果,却是11个,少一了个!
  
  “这?!”
  
  赫塔眉头紧皱,下意识的念起了咒语,周围十一个雕像的力量开始漫延而出,由他的心意而运转。
  
  突兀的,一股力量出现在身后。
  
  赫塔直接转身,之前不见的那个雕像出现在了矮几上。
  
  感受着其中服从的力量,赫塔略微松了口气。
  
  赫塔抬手拿起了这尊雕像。
  
  对于牵扯到灵魂方面的事物,这样的怪事并不罕见,以至于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加固咒符。
  
  但依旧会有着不少麻烦。
  
  所幸的是,小麻烦,无伤大雅。
  
  “果然不愧是以一敌千的强者,动用了‘灵魂秘境’后,我的咒符有所松动了,明天我需要……”
  
  正在思考着明天冲击加固咒符的赫塔猛地想到了什么,他身体略显僵直的转过身。
  
  那个以秦然为蓝本雕刻而出的雕像不见了。
  
  如果说原本的雕像出现了意外,赫塔还能够猜到是发生了什么的话,一个‘新生’雕像的失踪足以让赫塔如临大敌。
  
  因为,灵魂的危险性,赫塔比谁都清楚。
  
  顾不上施展了‘灵魂秘境’后的疲惫,赫塔再一次的展开了他的秘术。
  
  顿时,周围的十几个雕像就活了过来。
  
  只是那些雕像中似乎多了一个。
  
  是属于秦然的那个雕像。
  
  可气息却与真正的秦然截然不同。
  
  傲慢!
  
  当赫塔的目光看到这个雕像后,这个雕像骤然间变大,从巴掌大小,变为了真人大小,然后,继续如同是吹气球一般的膨胀着。
  
  短短数息后,一个犹如山峰一般的巨人俯视着赫塔。
  
  目光冷淡、高傲,气息如同神祗。
  
  被盯视的赫塔,更觉得自己好似是蝼蚁。
  
  赫塔知道必须尽快的脱离眼前的一切。
  
  不然一切就都晚了。
  
  可他却觉得自己此刻浑身软绵绵的,眼皮不停的下垂,困意怎么也抑制不住。
  
  “不能睡!”
  
  “不能睡!”
  
  呼、呼……
  
  上一刻还在不住提醒自己的赫塔,下一刻就发出了酣睡的鼾声。
  
  ‘懒惰’打着哈欠,从阴影中走出。
  
  只是,它看向周围雕像的目光却散发着夺目的精光。
  
  没有丝毫懒散的样子。
  
  可马上它就掩饰了一切。
  
  因为……
  
  ‘傲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