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到来

  营地外,佩里克娜与秦然有过一面之缘的老者,正在怒视着赛尔提和一位陌生的中年人。
  双方互不相让,且剑拔弩张。
  秦然能够从双方的目光中看到显而易见的仇恨。
  蛇派与鸦派有着宿怨,这一点很清楚的记录在上,不过,上面没有记载两个组织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只言片语的描述,也足以让秦然做出猜测。
  资源的争夺。
  弟子的争夺。
  势力的扩张。
  不论哪一点,都能够让双方成为仇敌。
  随着秦然的到来,双方纷纷冷哼了一声,向着对方表示着自己的不屑,然后,目光落在了秦然的身上。
  “2567,如果我的合作者中有着这些乌鸦,那么即使是违背誓言,我也不会与你合作!”
  佩里克娜斩钉截铁的说道。
  “一个连‘元蛇’都不是的人,竟然掌握了整个蛇派……果然一次覆灭后的蛇派,只能是躲在阴沟里当泥鳅了吗?”
  赛尔提冷冷的笑道。
  “赛尔提,你这个混迹在乌鸦里的业余厨子,有什么资格评价我们?如果有着这样的闲心还是快点去找找你们的‘首鸦’吧!说不定他正在哪里苦苦坚持着,等待着你们的救援呐!”
  与佩里克娜同行的老者毫不留情的回击着。
  “皮瑞特,你应该庆幸蛇派的覆灭,不然的话,你这个蛇派八支中的最末流,怎么会一跃其上?好好感谢当初的背叛者吧!”
  赛尔提面带笑容的看着对方,丝毫没有被激怒的模样。
  语调平稳,声音清晰。
  相反,名为皮瑞特的老者却是被抓住了痛脚,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手掌更是下意识的握住了剑柄。
  “想要动手吗?”
  赛尔提一抬手,一簇火焰凭空而燃。
  眼见一场战斗就要爆发了,可秦然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他的目光扫过赛尔提、皮瑞特,然后在那位与赛尔提同行者的中年人脸色略微停留后,就看向了佩里克娜。
  对方是故意的!
  故意挑起这场冲突!
  期望用这场冲突来,降低对方所必须的付出!
  不然以秦然对对方的了解,绝对不会这么不智。
  己方又一次发生了叛乱,在这个时候不想稳定局面,反而去招惹外敌,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不会这样做。
  更何况还是佩里克娜这样聪明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有着利益的关系,秦然会很赞赏这样的做法。
  可一旦有了利益关系……
  想从吝啬鬼手中抢夺本该到手的战利品?
  就算是神灵,也灭给你看!
  秦然的目光变得冷冽了,毫不掩饰的杀意已经笼罩了佩里克娜、皮瑞特,与赛尔提通行的中年男子,十分配合的略微挪动了脚步,挡在了两人后撤的去路上。
  佩里克娜脸色一变。
  她的预计在面对秦然的时候,又一次出现了失误。
  上一次是实力,这一次却是性格。
  原本应该进入商讨的环节,现在却随着秦然准备出手而变成了战斗。
  “面对草原人的大军,他对蛇派的帮助也不是那么急切?”
  “还是……他和鸦派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密切?”
  佩里克娜心底向着,眼角的余光则是扫过了赛尔提和马克西姆。
  做为仇敌,敌人的信息佩里克娜一直牢牢掌握着。
  不论是赛尔提,还是马克西姆,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除非……
  想到了什么的佩里克娜立刻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任何战斗的意思,并且张嘴说道:“您之前给予我们的帮助,我愿意付出更好的酬劳基础与千蛇一级的技巧,显然不适用了,万蛇级别的奥义,我有着誓言限制无法给与您,但是或者却是可以的。”
  无疑,佩里克娜改变了初衷。
  秦然可以肯定,对方最初的打算就是在基础、千蛇一级的技巧中给予他其中的一种。
  双方的约定中并没有技巧级别,只有着‘他所不掌握’的前提限制。
  听到佩里克娜的话语,赛尔提和那位同行者目露疑惑。
  可紧接着佩里克娜的话语,却让两人面色一变。
  “不过,万蛇级别的奥义,您也接触过,并且有着相当的造诣,那是令我也羡慕不来的!”
  佩里克娜缓缓的说道。
  挑拨他与鸦派的关系。
  秦然对此心知肚明,但却根本没有反击。
  对于鸦派的到来,他完全是意外,有些把握不准对方的来意,在这个时候,有人帮助他去‘试探’,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看着面色一变,显得担忧的赛尔提两人,秦然没有在犹豫,直接伸手道:“我要!”
  “没问题!”
  佩里克娜没有犹豫的将一个羊皮卷交给了秦然。
  并不是原版,而是抄录出来的。
  但通过羊皮卷的边缘、卷轴木来看,也有些年代了。
  意外的是,系统竟然认可这样的技能书。
  
  ……
  秦然扫试过眼前的人,并没有选择是。
  “我需要你带着你的人履行契约最迟两天,我希望他们出现在雷霆要塞内!”
  “当然!”
  佩里克娜回答着,然后,又扫了一眼鸦派的两人,快步的离开了这里。
  鸦派意外的出现,让她不得不改变原本的计划。
  但,却是殊途同归。
  佩里克娜离去了。
  赛尔提和马克西姆走了过来。
  “再次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您的火鸦呢?”
  赛尔提很是有礼的一欠身,似乎看不出昨天还背部中箭的模样。
  “怎么?”
  “你还在认为我是所谓的‘首鸦’?”
  秦然挑眉问道。
  对于这样的误会,秦然可不想牵连进去。
  因为,秦然知道,他冒充的话,最后是根本难以收场的。
  “不、不……”
  赛尔提连连摆手,脸上浮现着焦急,显然是在寻找着应对的话语。
  “见过2567阁下!”
  一旁的马克西姆上前一步,挡在了赛尔提身前,替好友说道:“任何事情的发生都必然有着它所发生的缘由,有可能是巧合,但也有可能是必然……在没有真正明白前,任何的断论,都是不负责任的无稽之谈。”
  “希望您能够告知我们一些事情,同样的,我们也会给与您回报草原人的入侵,是您需要解决的麻烦,而我们能够让这个麻烦变得更加容易简单的被解决!当然了,并不是蛇派的方式!”
  说完,马克西姆再次的一行礼。
  看着行礼的马克西姆,秦然双眼一眯。
  在选择了最困难的方式面对草原人时,他自然需要助力。
  雷霆要塞内的守军,不能够指望太多。
  如果是顺风仗的话,还能够发挥出一些实力,可一旦陷入到了逆境,就只剩下溃败一途了。
  想到这,秦然点了点头。
  “跟我来!”
  ……
  就在秦然带着鸦派两人走进了沃伦守军营地时,在雷霆要塞的北面,比草原人大营更远的地方,一队侦骑突然的出现了。
  赤红的飞龙印在皮甲右侧,心脏的位置上。
  飞龙之章!
  ……
  靠在柔软的毯子中,仍由几名美侍将葡萄放入嘴中的草原王者,猛地睁开了双眼,宛如实质的银色光辉充斥在帐篷内,令周围的侍女全都战战兢兢的跪倒在地。
  “你终于到了!”
  草原王者低声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