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二章 首席
即使是因为【特殊事件:子嗣之战】,秦然与那位希林伯爵的见面也成为了必然。
  
  不过,时间却要看那位草原之王的行动了。
  
  一抬手,火鸦再次展翅飞上了赫尔峡谷的峭壁,比鹰隼还要锐利的双眼注视着草原人大营的一举一动。
  
  哪怕秦然的感知达到了SS+,但和天赋异禀的火鸦相比较,还是远远不如。
  
  更何况,秦然没有那么多时间分神去做另外一件事。
  
  这就是拥有团队的好处了。
  
  分工明确,各尽其责。
  
  独行者哪怕再全面,再强大,除非是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分身技能,不然的话,依旧难以媲美。
  
  所幸的是,秦然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且获得了火鸦,组成了一人一鸦的特殊队伍。
  
  事实上,这次副本世界中,如果不是火鸦的配合,秦然根本无法人在营地却又兼顾勒尔德里。
  
  “有着火鸦真是方便!”
  
  马克西姆看着飞上了峭壁的火鸦,忍不住的感叹着。
  
  做为鸦派的纪录者,他可是很清楚火鸦在某些方面的强大,并一直为此惊叹着。
  
  “玛丽的母亲,那位艾莲女士在鸦派中担任着什么职务?”
  
  秦然问道。
  
  之前赛尔提话语间透露出的些许信息,足以让秦然再次对玛丽母亲的身份感到兴趣。
  
  “艾莲?”
  
  “她曾是鸦派的首席!”
  
  马克西姆叹了口气,然后继续的说道。
  
  “首席?”
  
  秦然一愣。
  
  显然,玛丽母亲的身份出乎了他的预料。
  
  在《流派之说》中,有着对所谓‘首席’的解释——首席,是各个流派内,所有弟子中天赋最好之人的尊称,也是每一个流派的继承者!
  
  这样的人,会被其他流派的刺客暗杀?
  
  即使是出其不意……
  
  下意识的,秦然看向了马克西姆,目光中充斥着怀疑。
  
  暗藏着野心,想要获得鸦派首领位置的对方,有着不小的嫌疑。
  
  “即使我想要获得‘首鸦’的位置,可我绝对不会向艾莲出手的,当初的我们在‘首鸦’失踪后就做出了很对不起她的事情……而且,早已失去了‘首席’身份的艾莲,也不会对我造成威胁。”
  
  “更何况,我要出手的话,绝对不会等待那么长时间!”
  
  鸦派纪录者连连摆手。
  
  不过,秦然的怀疑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做过对不起艾莲的事情,而心怀愧疚?
  
  或许是真的。
  
  可因为心怀愧疚,从而杀人,抹去这份愧疚,也是能够说得通的。
  
  至于等待了很长时间?
  
  一个恰当的时机可不容易出现。
  
  等待自然是必须的。
  
  只是秦然并没有追问。
  
  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马克西姆等人做了什么对不起艾莲的事情。
  
  这件事情才是根源所在。
  
  是判断马克西姆是否参与到艾莲被杀事件中的重要判断。
  
  “你们做了什么对不起艾莲的事情?”
  
  秦然径直问道。
  
  “因为‘首鸦’的失踪,已经是‘首席’的艾莲在当时很自然的成为了鸦派的首领,只是艾莲的实力虽然在诸多弟子中是名列前茅的,但和真正的师范比起来,还差了一些,再加上艾莲的年纪,所以……我们逼宫了!”
  
  “一开始我们只想要艾莲放弃首席的位置,可艾莲却激烈的反抗者,并且得到了很多年轻的弟子拥护,一时间就变得难以收场了。”
  
  说到这,马克西姆有些说不下去了。
  
  秦然看着面带惭愧的马克西姆,忍不住的冷笑起来。
  
  他的脑海中,对于鸦派发生事件的脉络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一群暗藏野心的人,再失去了钳制后,为了得到权利的逼宫,却演变成了一次乱斗,大量弟子和部分师范的死亡,以至于整个派系都崩溃离析。
  
  接着,又以寻找‘首鸦’的名义,暂且聚拢着,但依旧是面合心离。
  
  甚至,不得已还向着他这个冒牌货妥协。
  
  逐渐明白了其中缘故的秦然,心中的怀疑越发的浓烈了。
  
  也许不是马克西姆出手。
  
  但其他人呢?
  
  其他争权失败的人呢?
  
  “艾莲是否在那次乱斗中受了很重的伤?”
  
  秦然开始引导话题。
  
  “嗯,艾莲的确受了很严重的伤,不过,身为鸦派的‘首席’,艾莲精通药剂学,那些伤不足以影响她很长一段时间。”
  
  马克西姆点了点头。
  
  在赛尔提身受毒伤,却相隔一天,就好似没事人出现时,秦然对于鸦派掌握的药剂学就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
  
  当然了,并不是因为药剂学本身。
  
  而是因为……诅咒!
  
  对于玛丽母亲,艾莲留下的【驱除药剂】,秦然可是记忆犹新的,也是他进入眼前副本世界时,就定下的目标之一:寻找解除‘解咒师’下的诅咒。
  
  “我知道!”
  
  “我曾经服用过艾莲留下的【驱除药剂】,那么鸦派的药剂学中,还有能够解除诅咒的吗?”
  
  秦然仿佛是好奇的问道。
  
  “【驱除药剂】就是鸦派药剂学对诅咒最好的药物了!”
  
  “鸦派擅长的是火焰,不是药剂、诅咒,幽森派系倒是非常擅长,可是……”
  
  马克西姆说着就苦笑起来。
  
  “怎么?”
  
  秦然一皱眉。
  
  “您杀了简妮.詹姆士,她可是幽森派系中幽派的‘首席’,哪怕是不被所有人认可的‘首席’,但她的身份却是真实的,所以,就算大人您想要找幽森派系帮忙也是不可能的,只能够找那些隐秘之地的女巫了——她们也擅长诅咒的问题。”
  
  马克西姆的回答,让秦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从没有想过简妮.詹姆士还有这样的一层身份。
  
  不过,回忆与对方交战的过程,还有最后【报应布偶】这样的物品,却又变得理所当然。
  
  “沃伦不仅有着鸦派、蛇派,甚至还有幽森派系吗?”
  
  秦然自语着。
  
  “那是自然的,仅仅是因为资源,各个派系也是不可能游离在贵族、王室之外的!”
  
  马克西姆解释着。
  
  秦然不置可否的一点头,然后嘱咐了马克西姆尽快召集人手中,就结束了这次稍显漫长,结果却不尽人意的谈话。
  
  “幽森派系?”
  
  秦然念叨着,但很快就收敛了心神。
  
  他知道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他从【赤鬼的胃袋】中,将四本技能书掏了出来,摆在了面前。
  
  三本绿色,卷轴却散发着紫色。
  
  光芒交织间,散发着别样的光辉。(未完待续。)
  <!--gen1-1-2-110-14612-259469178-1483430400-->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